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你丫有病吧?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8章 你丫有病吧?

    侍卫长风中凌乱,王爷这就走了?

    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

    他看着坐在地上,胸口哗哗呲血的慕雪柔,眼角直跳。

    这玩意儿要怎么办啊?

    侍卫一把拉旁边的小侍卫,“你去,给扛回走。”

    “为什么是我?”旁边的小侍卫哭丧着脸,怎么这事落他头上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我是领导,让你去就去。”侍卫长拿出领导的架势,外加吹胡子瞪眼吓唬他。

    小侍卫认命的走了过去,他在一处站定想了又想,怎么抗呢?

    “快点,愣什么神儿啊!”侍卫长一抬脚踢在他屁股上,办个事磨磨唧唧的。

    小侍卫揉着屁股,一脸的怨念,小声嘟囔,“去就去,踢人干啥。”

    来到慕雪柔身前,因为她被封了穴道,下面这群侍卫功夫又不如夏侯衔,是以根本没人能解开,慕雪柔坐的姿势跟思想者的雕像差不多。

    小侍卫左右比划了比划,最后只得拦腰将她扛起,送入雪羽院。

    人是送到了可侍卫长着实头疼,柔侧妃都成这副样子了,是叫人医治还是不叫人医治。

    若是不叫人,他日王爷万一怪罪下来错处便在他身上,若是叫人医治,不管有效无效,往后王爷总拿不住他的错处才对。

    最后还是吩咐手底下的小兵去请府医,反正他只做职责内的事情,其他事情,他可不担那个责任。

    只是他不知道,今日这个决定,在不久的将来,会对端王府造成怎样的损失。

    与此同时,老老实实在容府待着的容离,没想到夏侯衔会再次登门。

    容离正在屋里乘凉,现下的天气太热,丞相府中将存着的冰拿了出来,放在各主子屋中,闷热的屋子瞬间凉爽了下来。

    几个丫头在屋子里翻绳、绣花,她坐在一旁看着夏侯襄带给她的游记,这本书里记载的各国地貌、民俗、文化十分详尽,她看得兴致正浓。

    就在这时,芽儿打门外跑进来,这丫头一向内院二门来回跑,是个闲不住的小丫头,她嘴甜腿勤,在府里颇得管事婆子们的喜爱。

    芽儿一进屋,先是行了个礼,然后脆生生的开口,“禀小姐,端王爷在门外求见,手里还端着一个大海碗。”

    边说还边比划碗有多大。

    “端王爷端着碗在咱们家门口?”容离不确定的问道,这丫头确定没传错话?

    “嗯嗯。”芽儿使劲点了点头。

    “什么情况?要饭来了?”容离有些疑惑,小声嘀咕了一句。

    恕她脑洞小,端碗上门除了要饭,她还真想不出别的理由。

    一旁的丫头们听得‘噗嗤’笑了出来,端王来要饭,主子怎么想出来的。

    小桃笑着说道,“小姐,您可不能胡说。”

    容离轻笑着挑了挑眉,看向芽儿,“碗是空的还是有东西?”

    芽儿想了想,“听门房说是一碗红色的东西,奴婢也不知道是什么。”

    红色?

    容离想了想,她倒是有些好奇。

    合上手里的书,容离起身准备去看看,这次夏侯衔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小桃和倚翠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在王府待过的,自然不喜端王,此次过来更是不知打的什么主意,她们可不能让小姐再受到伤害。

    容离带着一群丫头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前院,门房见容离来了,连忙行礼,“小姐。”

    “将门打开。”容离抬了抬下巴。

    门房麻利的打开大门,外面正中站着的正是夏侯衔,他身后站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今年奇事多,容府天天有。

    他们发现只要没事来容府附近转转,总能有不同的收获。

    容离迈步出来,与夏侯衔相对而立,目光看向他手里的海碗,她嘴角抽了抽,这东西怎么那么像——血?

    “离儿。”夏侯衔本来无神的目光,在容离出现的那一刹那恢复了神采,他欣喜的看着容离,终于又再次见到了她。

    “请叫我容离或者容小姐,咱们不熟,谢谢。”容离淡淡的开口说道,并不理会夏侯衔眼中喜悦的光彩。

    夏侯衔眼中的逛黯淡了些,他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将手中的碗往容离面前递了过去,“容…容小姐,这个…给你。”

    容离挑眉,“这是什么?”

    这东西,像能送人的吗?

    “慕雪柔的心头血。”

    夏侯衔此言一出,身后的围观群众都惊讶了,慕雪柔是端王府里的侧妃,这他们知道,端王今日闹的是哪出?

    将自己侧妃的心头血献给前王妃。

    这是在表忠心吗?

    所有人疯中凌乱,包括容离。

    容离没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你丫有病吧!”

    送血来给她,她是喝啊还是用啊?

    以为她是吸血鬼吗?

    “当日,慕雪柔自行服毒,是为了要你性命,今日,我替你报仇,取了她的心头血来给你,总不能白白便宜了她!”夏侯衔的语气渐渐狠厉,慕雪柔那个贱人!

    容离嘴角抽了抽,“她连服毒的事都暴露了?”

    也太不小心了吧?

    “你知道?”夏侯衔倏地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不过猜也能猜得出,好端端的余毒复发,又好端端的只能要我的心头血当药引,想不知道她自己服毒都不成啊。”容离耸耸肩,这么明显的事情,很难猜吗?

    “那你为何当时不说?”夏侯衔有些接受不能,他没想到容离当时便想到了。

    “说什么?”容离瞟了他一眼,“你会信吗?”

    他当时会信吗?

    当然不会!

    夏侯衔身形晃了晃,如果当时容离这么跟他说,他会如何?

    他一定会认为容离满口胡言,慕雪柔怎么会像她说的那般?

    她应该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会选择默默不语。

    他亏欠了离儿太多、太多…

    容离见他像遭雷劈似的,便不欲与他多言,看来夏侯衔是脑子有病,还不轻。

    “端王爷请回吧。”容离说了一句,转身迈进门中,她知道碗里是什么就成了。

    “离…容小姐,血。”夏侯衔急急上前两步,举着手中的碗。

    “我要这玩意儿没用,你自己留着吧。”容离再次翻了个白眼,不行,她以后不能再见夏侯衔了,不然老翻白眼,她眼睛受不了。

    吩咐门房关门,彻底隔绝门外夏侯衔的视线。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