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狗咬狗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5章 狗咬狗

    慕雪柔本来举着剪刀在后面追,当她看到夏侯衔的时候,心便凉了半截,再一听碧衣的话,她的心彻底凉了。

    本着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的宗旨,慕雪柔并没有放弃对碧衣的追杀。

    只是夏侯衔在听到‘王妃’那两个字的时候,马上想到了容离。

    即是和容离有关,他又怎么会错过。

    当下一把将碧衣拉到身后,惜晴随着惯性便跟着到了他身后。

    此时,慕雪柔也到了。

    夏侯衔抬起脚来,踹在慕雪柔的心窝上,力气之大,直让慕雪柔飞出很远,擦着地滑出一条笔直的线,才停下。

    慕雪柔‘噗’地一口鲜血喷出,她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吐出的那摊鲜血,突然一个想法跃然于脑海:这是不是报应,当日她要了容离的心头血,以至于没过多久她就总在吐血。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将容离的血吐完,她倒霉的生活才能彻底结束。

    夏侯衔见慕雪柔已经老实了,一把将碧衣从身后拽出来。

    碧衣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她连忙调整好姿势跪在地上,“谢王爷。”

    “说。”夏侯衔冰冷的说了一个字,他想知道碧衣所说关于容离的事到底是什么。

    “是,当日在慕府…”碧衣已经疯魔,她才不在乎这些说出来自己会受到如何惩罚,她要的只是慕雪柔去死。

    哪怕她是帮凶也会丧命于此,但是没关系,有慕雪柔陪她,她便心满意足了。

    碧衣跪在地上,从慕雪柔初次服毒开始讲起,接着将她如何难为、陷害容离,以及串通太医服毒索要容离心头血之事,事无巨细全部原原本本讲给他听。

    夏侯衔听着一个个熟悉的字眼:林东、大火、厨房、刘纯等等等等,每每碧衣说出一件事情,他看向慕雪柔的目光便阴沉几分。

    期间,慕雪柔挣扎着爬起,摇头大声辩解,这些碧衣是为了陷害她,才编造出来的谎言。

    可夏侯衔现在对她说的话,已经一个字都不相信,抬脚再一次将慕雪柔踹到在地,并命令身后的焙茗将慕雪柔的嘴堵上,这才没人打扰碧衣陈述前情。

    惜晴跪在一旁听得瑟瑟发抖,碧衣显然已经不要命了,将慕雪柔所作所为全部抖了出来,可这里面还有她呢呀。

    别的不说,就第二次慕雪柔服毒之时,她便和碧衣站在一旁,那次可真是让王妃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若不是那碗心头血,王爷也不会给王妃休书。

    现在碧衣全部说了出来,王爷…怕是也不会放过她们的吧?

    惜晴心中不停的打鼓,碧衣不要命了,她还要呢,可再回头看看正挣扎的慕雪柔,刚刚她的表情惜晴全部看在眼里,那举着剪刀的样子可不像只弄死碧衣一人,若是真让她追上,自己极有可能丧命于剪刀之下。

    一时间,惜晴大脑飞速旋转,她站在碧衣这边不对,可站在慕雪柔那边更不对。

    当真是…左右为难。

    惜晴死死咬着下唇,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力求王爷注意不到她。

    此时的惜晴,倒真想夏侯衔像之前那般,不在意她才好。

    “惜晴,她说的可是实话?”夏侯衔听完碧衣说所,转而看向一旁的惜晴,两人同是伺候慕雪柔的,若是两人都如此说,那慕雪柔当真是胆大包天!

    天不遂人愿,这话自然是有道理的。

    当你不希望一件事情发生,它就越会发生。

    墨菲定律当然不是随便说说。

    惜晴不住的发抖,到底怎么说,她还没有想好。

    “嗯?”夏侯衔已经在发怒的边缘,微微上挑的音节示意他的耐心所剩无几。

    惜晴认命的闭了闭眼,事已至此,她只求保命,“王爷恕罪,王爷恕罪,奴婢都是被逼无奈,求王爷开恩呐。”

    不住的磕头,惜晴不断重复着恳求的话语,其他实质性的问题一律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只是从犯,理应从轻处置…吧?

    夏侯衔听了这样的话,哪里会不知是什么意思,他目光阴沉的似能滴出水来,偏头看向一旁睁大双眼,拼命摇头的慕雪柔。

    惜晴松了口气,看来王爷是准备找慕雪柔的麻烦了,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逃过一劫?

    夏侯衔每步走的极慢,地上的慕雪柔看到他的表情,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慕雪柔突然觉得浑身都在发冷,她身体不住的抖,夏侯衔越走越近,而慕雪柔却觉得心脏处依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夏侯衔每近一分,那只手便紧了一分。

    直到夏侯衔行至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波涛汹涌的恨意翻滚,他沉声命令焙茗,“将她放开。”

    焙茗麻溜儿的把慕雪柔放开,刚一松手,慕雪柔便连滚带爬的来到夏侯衔脚边,双手扒住他的脚腕,痛哭流涕的说道,“王爷,您可不能相信那个贱婢的话,她已经疯了,她就是为了报复我,所以才变造那些谎言的啊!”

    慕雪柔尽量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已经没了其他办法,碧衣这个贱人将所有事情都抖了出来,她也不知该从何解释,索性说碧衣疯了,疯子的话怎么能信?

    慕雪柔心中希望夏侯衔能相信她的话,哪怕只相信一点,她就有办法推翻碧衣所有的话。

    “哦?她为何要报复你?”夏侯衔现在的脸色丝毫不见怒容,低垂的双眸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清清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慕雪柔有些拿不准,夏侯衔现在是相信碧衣还是没相信?

    知道自己时间不多,慕雪柔咬了咬牙,现下唯一办法就是丢卒保车,容离已经成了夏侯衔心中不能言说的痛,任何错误比起容离的事情来,都是微不足道的。

    慕雪柔深吸一口气,“臣妾因为嫉妒碧衣身怀有孕,遂设计陷害,使她丢了孩儿,所以她才如此怨恨臣妾,要编那些谎言来栽赃臣妾,臣妾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害了碧衣的孩儿,还请王爷恕罪,可陷害离姐姐的事情臣妾当真没有做过,也请王爷明鉴,换还臣妾清白!”

    一番话说得字字铿锵有力,倒真像一个被冤枉的正直之人。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