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你刚刚说什么?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228章 你刚刚说什么?

    夏侯赞携皇后离去,宫宴正式结束。

    不论过程如何,皖月想要嫁给夏侯襄的愿望落空。

    只是南楚皇帝来时便表明了要和天祁结亲,那就意味着,不论是谁,皖月总要挑一个嫁过去的。

    君无戏言,对于天下所有的皇帝都适用。

    今日参加宴会的都是位高权重的臣子,容家也只是容源带着夫人谢菡参加,容敬、容喆这种小一辈的都没资格来。

    容源夫妇对于自家未来姑爷,简直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瞅瞅今天的表现,本来那个南楚公主说要嫁给战王时,他们夫妻着实捏了把冷汗。

    与众人想法基本一致,按背景实力论,确实娶南楚公主要划算一些。

    可是他们家姑爷,太给他们长脸了。

    看给公主气的,看给他们乐的。

    离儿后半生的幸福,真的没有托付错了人。

    容源夫妇了呵呵的回了家。

    容离在自个儿院中还不知今日发生的事情,本来她就以为是一般的迎接外使的宴会,哪里知道,在宫中刚刚结束了一场关于她家阿襄的腥风血雨。

    第二日,天蒙蒙亮,丞相府外迎来一个不俗之客。

    正是南楚公主——皖月。

    她昨晚上从宴会上跑了出去,顺着小道跑啊跑不知疲累,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一直以来她所坚信的,所期待的,全部破灭了。

    她的梦碎的彻底,碎的…连渣都不剩。

    皖月越跑越慢,越跑越不甘心。

    凭什么夏侯襄能喜欢那名女子,却不能不喜欢她?

    那个女子到底是谁?

    皖月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上一看,她堂堂一国的公主,竟然还比不上一名大臣之女?

    凭什么?

    慢慢停下来,皖月坐到了一处石凳上,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自己爱慕夏侯襄五年,难道说放弃就放弃?

    不行,她总要再想想办法,不能让自己多年的感情,就这么付诸东流!

    皖月觉得,自己要找到夏侯襄的未婚妻,和她谈条件让她退出。

    真正嫁给夏侯襄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皖月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时,远处南楚皇帝派出寻找她的人也到了。

    现在皖月已经平静下来并有了,是以没什么抵触,甚至更加急迫的跟前来寻她的人回去了。

    回到驿馆时,南楚皇帝急的团团转,他还真怕女儿做出什么傻事来,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信儿,他怎么能不急?

    直到皖月进来,南楚皇帝才松了口气,见她没什么异样了,便让她早些休息,睡一晚就好了。

    皖月听话的应了,刚一回房间,她便派身边伺候的丫鬟出去打听,将要和夏侯襄成婚之人到底是谁。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战王去容府提亲,所以丫鬟没怎么费力气便打听出来了。

    皖月早早睡下,准备第二天一早便去容府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把夏侯襄迷住。

    在皖月的脑海中,容离的形象已经和狐媚子彻底重合了。

    翌日,天还未亮之际,皖月便来到容府外,‘咣咣咣’地砸门。

    门房睡眼惺忪的起来开门,大清早的谁这么烦人,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开门,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站在门外,还没待他反应,那女子一把拨开他直接步入府内。

    “诶,这位小姐,您是哪位,丞相府可是能随便闯的?”门房语气有些急切,守门的任务要是出了差错,那丞相第一个就要怪罪到他的头上。

    皖月哪里会听这些,进得丞相府,她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容离住哪儿呢。

    一把揪过门房的衣领,“说,容离住哪儿?”

    语气恶狠狠的,一点儿也没有女子应有的温柔。

    门房一惊,这人找小姐干嘛,看样子绝非善类,他大呼一声,“来人呐。”

    府里巡视的兵丁,自从上次夏侯衔跳墙成功,并摸到玉容院后,容离给他们全方位系统化的来了次培训。

    直训的这帮大老爷们儿叫苦连天,自此侦查力、战斗力提升了一大截。

    并且,容离就府里巡视的漏洞加以把控,现下丞相府不能说铁桶一般,但再有人想翻墙偷偷入府是万不可能的。

    门房一喊,附近巡视的兵丁立马到位,府里进了不速之客自然要通知主子的。

    容源和谢菡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赶来,没想到看见的却是昨晚宴会上见到的皖月公主。

    容源面色一沉,开口道,“皖月公主,您虽贵为南楚公主,可也没有直闯天祁臣子府邸的道理,今日您过来所为何事,还请公主给老臣一个解释,否则,老臣定要向楚皇讨个说法!”

    一声质问掷地有声,皖月现在有些后悔,她还是太冲动了些,怎么不翻墙进来摸清容离的院子直接杀过去,现在倒好,人还没见到,她先被容丞相揪了个错处出来。

    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无用,皖月索性放开了来,她扬声道,“本公主与战王相识许久,此行跟父皇前来便是要与战王爷成亲的,可是你家女儿半路截本公主的因缘,现如今本公主总要为自己讨个说法,容丞相您说是也不是?”

    容源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这南楚公主忒不讲理,颠倒黑白的本事谁也比不上啊。

    说他家女儿截她因缘,明明是她自己误会了战王的意思,上赶着来嫁,战王澄清了她现在又在自家府里不依不饶的闹。

    容源哪怕再好的脾气,此时也忍不了,他当下命令道,“来人,把南楚公主请出去!”

    “谁敢?”皖月拧眉立目,她一国的公主都敢动,这老头是疯了吗?

    这是什么地界儿?

    容丞相家中,容家侍卫不听自家主子的难道还会听一个女子的?

    再横也没用,他们到现在还没怕过谁呢!

    想在相府中撒野,门儿也没有啊!

    两个兵丁上来就要撵人,可刚到皖月身边,便被一道冷清的声音打断,“慢着。”

    容源夫妻一回头,发现自家女儿站在不远处,谢菡急忙走过去,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听到这个公主的胡说八道,“离儿,你怎么过来了?”

    容离没吭声,她面沉似水,只看着差点别撵出去的皖月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