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客官,能不能先将酒钱结了?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209章 客官,能不能先将酒钱结了?

    慕雪柔惊的直接破了音,她对容离的事情异常敏感,尤其现在还跟那个可望不可即的战王爷有关。

    京里的女子,没有不奢望和战王有段姻缘的,哪怕有些关系也是好的。

    慕雪柔待字闺中的时候,同样也有这种想法,只不过那人高高在上似在云端触不可及,所以她也便早早歇了那样的心思。

    在她心里,只要能高嫁便好,总要比娘家身份高些,这样出嫁后会被娘家高看几分,能嫁给夏侯衔已经是意外之喜,哪怕不是正妃,也足够被家中姐妹羡慕的了,尤其她还那样得宠。

    只不过慕雪柔自己过不了心里那道坎而已,明明之前夏侯衔承诺给她的是王妃之位,到头来却屈居人下,这才使尽手段要将容离挤走。

    现在好了,容离被休下堂却无时无刻不出现在她如今的生活里,今日更是被战王爷提亲!

    战王那样神衹一般的人,怎么会求娶容离?

    容离有什么好?竟然一个两个都将心思放在她身上?!

    慕雪柔气的胸口不住的大起大落,很快她便有意识的抑制自己的怒气,原因无他,只因她情绪波动过大,便又要忍受锥心刺骨的疼痛。

    因为愤怒,慕雪柔死死攥着桌角,她半晌没动静,秀秀好奇偷眼去瞧,只看到那泛白的关节,她便重新低下头去。

    主子气急,她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过了许久,慕雪柔已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咬牙切齿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秀秀咽了口唾沫,将自己看到的细细讲来,“奴婢今日出去采买…”

    原原本本的将自己看到的说出来后,秀秀顿了一顿,“奴婢见战王爷从容府出来后,便回了府中,现在大街小巷无不谈论此事。”

    说完,秀秀便住了嘴,她知道主子一直在意以前王妃的事情,所以今日看到那般轰动的场景后,自然而然地便想向主子回报,只是没想到主子的反应是这般。

    秀秀不禁有些懊恼,早知如此她就不冒这个头了,若是主子迁怒于她,她才当真是不值呐。

    慕雪柔听完后,脑海中瞬间脑补出战王爷向容离提亲的盛大场面,为了一个下堂妃竟然这么舍得,战王到底为什么?

    京里那么多女子,任由他去谁不可,偏偏那个人要是容离!

    容离这个贱人还真是不安分!

    勾引了夏侯衔不说又去勾引战王!

    慕雪柔恨不得将容离碎尸万段,容离就像一个魔咒般,无时无刻不影响着她。

    烦躁…

    异常烦躁的情绪侵扰着慕雪柔,容离到底有什么本事,哪怕被人休掉还能过的这般好?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哐当’门被推开,慕雪柔被吓得站了起来,地上的秀秀同样一惊,待回过头去,发现门口站着的是摇摇晃晃的夏侯衔,手里拿了个酒坛。

    酒气熏天!

    夏侯衔被夏侯襄扔出容府时,他是没有意识的,夏侯襄以防万一,干脆将他打晕扔了出去,过了好久夏侯衔才悠悠转醒。

    躺在地上,夏侯衔想起容离面对自己时的冷漠和面对夏侯襄时的亲昵,他接受不能,心痛万分,他的脑海中不住回忆着容离看向夏侯襄的眼神。

    那种眼神,曾经容离在看他时也出现过,甚至更加炽烈,只是那时他从不稀罕那样的目光。

    曾经的反感、曾经的厌恶,现在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现在他是那般渴望容离的目光,只是,容离的目光再也不会为他停留。

    回想起容离看着自己的目光,夏侯衔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厌恶、防备、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看向他犹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夏侯衔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有心再进容府,可一想起夏侯襄在里面,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已经被他扔过一次,难道自己还要上赶着再在容离面前丢一回人吗?

    自地上爬起,夏侯衔仿若幽魂般没有目的的在街上四处游荡,离儿将要嫁人了,嫁的还是那样强大的一个人,他的离儿怎么可以嫁人?离儿是喜欢他的啊!

    夏侯衔眼神涣散,他需要些东西来麻痹自己,心脏实在太痛,他觉得自己的胸口仿若空了个大洞,又疼又冷,刺骨的寒风往里灌,哪怕现在正直酷暑。

    抬头,一家酒肆的旗招出现在夏侯衔眼中,他想都没想便走了进去,里面掌柜正在算账,小二忙忙碌碌的给几桌客人上菜上酒。

    夏侯衔穿着考究,自然一进门便受到了小二和掌柜的热情招待,掌柜亲自前来招待,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可管想吃些什么?”

    就这打扮,赏钱都不会少,更何况菜钱了。

    夏侯衔定定的看着掌柜,眼神空洞仿若没有交集。

    掌柜皱眉,怎么这种表情,难不成是个傻子?

    可傻子也不该这种打扮呐。

    “客官?”掌柜试探着又叫了叫,可别真是个傻子啊!

    “上酒,”夏侯衔闭上眼睛,他声音似是嘶吼般,“把你们这儿最烈的酒,给爷全都端上来!”

    掌柜眼神微闪,“您只要酒?”

    “哪儿那么些废话,给老子上酒!”夏侯衔一抬手薅住掌柜脖领,便将他拽了过来,“老子只要酒,听明白了吗?”

    咬牙切齿般,就像要将掌柜生吞活剥了一样。

    掌柜忙点头,“明白明白,六儿,快给这位客官上酒,拿最好的酒!”

    开酒肆不是一天两天,对于什么人该怎么对待,掌柜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方案,现在眼前这主不知受了什么刺激,颇有些混不吝的意思,他可不想店面被砸了。

    小二早就看到这边的动静,掌柜一喊,他连忙应了一声,一手一个酒坛子给夏侯衔端到桌上,“客官,您要的酒。”

    夏侯衔将手一撒,掌柜重新得以自由,只见夏侯衔将酒坛上的红纸掀开,两手托起酒坛‘吨吨吨’不出片刻一小坛子酒便见了底。

    掌柜在一旁看得眉毛都要立起来了,小心翼翼的再次上前,“客…客官,您看能不能先将酒钱结了?”

    这么个喝法,他怕这人醉的不成样赖账啊!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