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夏侯衔的猜测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203章 夏侯衔的猜测

    半个多时辰,礼单终于念完。

    送聘队伍打中间开始就听不清管家的声音了,他们见前一组人将箱子打开后,默数五个数便打开自己面前的箱子。

    井然有序,当管家念完,箱子也开完了。

    管家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再念下去他嗓子都该冒烟了,收起礼单后,管家一侧身扬声喝道,“入府!”

    将士们将箱子合上,按顺序抬东西入府。

    相府里特地腾出一个院子来放聘礼,放着放着发现地方不够,又将旁边的院子打开,这才将聘礼全部放于府内。

    送聘的士兵再次列队整齐,夏侯襄从相府出来,骑上来时的汗血宝马打道回府。

    不是夏侯襄不想在相府待着,而是府里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准备,婚礼一切事物全部经由他手,他不放心别人,此时丝毫马虎都要不得,他要给容离一场最好、最盛大的婚礼。

    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夏侯襄嘴角噙着笑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人群中独有一人,眼珠充血,他瞪视着马上的夏侯襄,心里的恨意波涛汹涌的翻滚着,恨不得将夏侯襄碎尸万段。

    夏侯襄怎么能…怎么能向离儿提亲!

    此人,正是夏侯衔。

    今日下朝后,夏侯衔出来的晚一些,正巧看见夏侯襄骑着汗血宝马带领数千士兵离开。

    夏侯衔不明所以,看那一队的穿着颇为喜庆的士兵,而且抬着一箱箱的东西,看样子像是去提亲。

    这时,正巧夏侯宇也从宫中出来,看见了这一幕,好奇的走到夏侯衔的身边,“三哥,皇叔这是做什么去?”

    夏侯衔摇头,他也觉得惊奇,若说是提亲,打死他都不信,夏侯襄什么时候能让女子近过身?

    要是这个样子还能去提亲,他就把宫门口的石狮子给吃了!

    可若不是,那让手底下的士兵穿的这么喜庆做什么?

    夏侯宇摸着下巴嘟囔着,“不会是去提亲吧?皇叔不是不喜女子吗?该不会这提亲的对象——是男子吧!”

    夏侯宇兴奋了,他唯独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天祁响当当的战王,若是向个男子提亲,那才真是热闹了,坊间不是一直流传战王有龙阳之好吗?

    今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啊。

    夏侯宇激动不已,他拽着夏侯衔道,“三哥、三哥,咱们过去看看呗,我太好奇了!”

    夏侯衔被夏侯宇拉着往前走,正好他也好奇夏侯襄到底要做什么,索性跟着去了。

    夏侯襄比他长两岁,却是事事比他强,从小他们这一茬的皇子,全部活在夏侯襄的阴影之下,只要有夏侯襄在,无论他们有多优秀,都会被比下去。

    是以,可想而知夏侯衔心里对夏侯襄有多排斥,如今若是夏侯襄向一名男子提亲,那才真是办了件贻笑大方的事情。

    这种丑事,他怎么能不去参观参观?

    很显然,不止夏侯衔如此想,其他皇子也是如此。

    此时他们倒是心齐,憋着看夏侯襄的笑话,大大小小的王爷紧随提亲退伍其后,他们倒要看看,那个百姓心中的神,到底是去哪家提亲。

    跟着跟着,队伍就停了,街头上当真是人挤人,几位王爷又没兵丁保护,所以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往前挤。

    索性这几人各个还都练过些功夫,待他们挤到前面时,抬头便看到‘容府’两个大字书写于牌匾之上。

    容府?

    容府!

    这不就是容丞相家的府邸吗?

    那夏侯襄求娶的是……

    几个王爷的眼神飘啊飘的,飘到了夏侯衔的身上。

    那容离和夏侯衔可是有过一段人尽皆知的因缘呐!

    孽缘也是缘嘛。

    夏侯宇没想到,看个热闹竟然会这么热闹,怎么跑到容丞相家里来了?

    容丞相家只有一女名为容离,就是这个女人算计了他三哥啊!

    夏侯宇没敢拿正眼去看夏侯衔,余光瞟向自个儿的三哥。

    嗯,脸色都能和锅底媲美了。

    夏侯衔脑中‘嗡嗡’的响,他没想到夏侯襄要提亲的人竟然是离儿!

    离儿可是他能碰的?

    夏侯襄是不是起了什么旁的心思,所以才要求娶离儿?!

    夏侯衔的脑子急速转动,他这几个没成婚的兄弟,除了夏侯宇,有一个算一个都在他与离儿和离后来过相府,想要求娶离儿。

    娶了离儿,就相当于娶了一大助力。

    这是夏侯衔曾经就明白的事情,只不过他那事爱惨了慕雪柔,认为靠一个女人争夺皇位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容离还是以那样的方式嫁进王府的,所以他心里对于容离只有厌恶,当真一丝一毫的好感都没有。

    可现如今,他已爱上容离,在知道他的那些兄弟在登门求娶容离并没有成功时,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幸好离儿没有答应,不然被人利用了去,他会心疼的。

    夏侯衔认为,现如今天下最爱容离的便是他自己,而能给容离幸福的也只有他!

    他不是没想过和容离重修旧好,可每每当他去丞相府拜访时,无一例外被挡在门外,门房根本不用进去回报。

    老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都说了,无论家里谁见到端王爷都不用回禀,直接挡在门外便是。

    要了离儿的血,还想进他们家门。

    呸!什么东西!

    所以夏侯衔一次都没有成功,他便将主意打在了朝堂之上的容源父子三人身上,但是这三人每次见他都无视的很彻底,他若是上赶着说话,容源父子三人倒也会听,只不过那眼神直愣愣的看着他,目光泛着冷意。

    夏侯衔就算脸皮再厚,可他到底是个王爷,老是这么被臣子当众给脸子,他那自尊心也受不住,渐渐地便歇了找容源父子的心思。

    容府他进不去,容源父子三人也不理他,容离身为女子平日不出门总在后院,他根本见不到,所以他的内心才会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扭曲,将所有的火气全部发在慕雪柔身上。

    在他心里,慕雪柔就是始作俑者。

    若不是她,现在他和离儿应该是令人羡艳的一对儿,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如今夏侯襄能抬着聘礼前来,明显已经成竹在胸,想起之前夏侯襄频繁出入容府,和容丞相议事的情形,一个猜测又涌上夏侯衔的心头。

    该不会,容源和夏侯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吧?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