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他,已无心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200章 他,已无心

    凉亭依水而建,亭尖是深沉的枣红,亭柱为古老的墨绿,亭旁绿树掩映,流水潺潺,蜂歌蝶舞,犹如走进仙境一般,清风拂面虽然正值酷夏,可因其邻水的缘故,并不如何炎热。

    女人们得了信儿早早的打扮好聚在凉亭里,三三两两的围在一处说话,今日王爷难得有雅兴,她们可要使出浑身解数,到时凭本事将王爷留下,现在王爷行踪不定,想去哪个院子也是全凭心情。

    所以,她们得哄好了王爷才是。

    碧衣和慕雪柔相携而来,两人姗姗来迟还是一副姐俩儿好的样子。

    凉亭里的女人们无一不稀奇,依着慕雪柔的脾气,不应该恨死碧衣才是?

    怎会像如今这幅样子?

    最震惊的莫过于惜晴,她惊诧的看着步入凉亭中的二人,她们何时和好如初了?

    亏她拿碧衣当姐妹,结果这个贱蹄子自己怀了身孕不说,还瞒着她哄好了慕雪柔,当真是将她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

    惜晴咬牙切齿的看着碧衣,也不知她走了什么狗屎运,老天竟这么偏爱她!

    可慕雪柔早不复当日得宠之时,凉亭里的女人们并不将她放在眼中,一阵冷嘲热讽后,夏侯衔到了。

    当着夏侯衔的面,一群女人自然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人,一点间隙也无。

    夏侯衔眼中滑过一丝嘲讽,这群女人当真无聊,还真以为他像以前一般好欺骗?

    有了慕雪柔的前车之鉴,他现在轻易不会相信女人们的这些表面功夫。

    夏侯衔并没有让谁坐在他的身旁,只是关心了碧衣几句,接下来便让人摆宴。

    即便如此,也够其他女人羡慕不已的,王爷好歹还关心碧衣两句,对她们可是不闻不问的。

    这错处,自然是算在了碧衣头上。

    宴席一开,就有爱出头的女子上前献艺,夏侯衔难得的好心情,没有训斥反而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一时间女人们各显神通,各个拿出看家本事,力求能够入了夏侯衔的眼。

    碧衣终于能够放下心来吃些东西,这次是王爷设下宴席,他当然不会害自己的孩子,另外当着众人的面,这群女人也不敢在吃食上害她。

    连续两个多月未好好吃些东西碧衣,终于在宴席上大快朵颐了起来,哪怕就是多吃些水果也是好的,她肚子里的孩儿需要这些东西。

    渐渐的夏侯衔看厌了这些表演,他站起身来走到凉亭边,看着满池塘的荷花随口做了首小诗,凉亭里的女人们自然抚掌赞赏。

    并站起身来,纷纷围在夏侯衔的身边,一个个面露喜色,一边说着吉祥话,一边悄悄往夏侯衔身边挤。

    夏侯衔并不在一处待着,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凉亭里,碧衣站在一众人的身后,她离得距离不算近,并不敢凑上前去,生怕被挤到。

    此时,慕雪柔也随大流站在人堆里,可余光一刻也不离碧衣。

    凉亭里站着几个丫头,是为了方便伺候府里的主子们,时不时的甜茶倒水上些瓜果。

    随着众人的脚步,慕雪柔跟随夏侯衔,终于走到了碧衣所站方位的不远处,谁也没有注意,慕雪柔经过一个丫头时,‘不经意’的把她的腰带弄活了,腰带本来为了好看,就会留下长长的一段儿,这样一来有一头便落了地,而慕雪柔就轻巧的用脚勾着那腰带慢慢的行了过去。

    因为慕雪柔行得极慢,所以那丫头浑然不觉,几个丫头正忙着更换杯碟,正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哪个丫头的身子一歪,撞向了一个丫头,那丫头又撞向了人群中的一名姬妾,接连几个人相撞,凉亭内早就制造出了一小片的恐慌。

    女人们挨得极近,一个站不稳其他也会受到牵连,终于牵连到碧衣身旁不远处的一个丫头,那丫头被人撞了一下后腰,着实被撞得有些狠。

    她身子向前扑去,直直的扑向站在凉亭边上的碧衣。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碧衣根本来不及躲闪,便被撞的一蹶迾,她重心不稳的歪到一边,腿弯被凉亭内低矮的护栏一绊,‘噗通’一声掉进了池塘里。

    一瞬间的安静,凉亭里的女人们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夏侯衔眸光一顿,他没想到碧衣竟然这么快就被算计了。

    果然是个蠢的,连自保都做不到,怎么配怀他的孩儿。

    目光扫了凉亭里众女人一眼,她们脸上表情各异,以震惊为主,就连慕雪柔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所以,今日之事,到底是谁做的?

    夏侯衔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若说是意外他可不信,真是意外怎么谁都不落水,偏偏怀了身孕的碧衣落水?

    可刚刚发生的太突然,凉亭里人又多又乱,要找出幕后黑手当真不容易。

    不过,下意识的,夏侯衔便觉得这是应该是慕雪柔的手笔。

    夏侯衔脑子里在想谁是幕后主谋,他身后的女人们除了惊讶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待反应过来之后面面相觑谁也不出声。

    碧衣现在还未到三个月,胎还不稳,这次意外当真是上天帮了她们,让这小蹄子在凉水里多泡会儿,待被救上岸之后她的孩子若能保得住,算她们输。

    夏侯衔本就不会让碧衣生下他的孩子,此时碧衣落水他也不着急,任由碧衣在水里扑腾着喊救命,想了半天没想出幕后主使之人后,他才略微有些烦躁的吩咐侍卫救人。

    待碧衣被救上来,她的脸色已是异常苍白,嘴角边一道水渍流了出来,她陷入了昏迷,湿透了的衣物紧裹着她,裙下一抹鲜红的血迹顺着裙摆流出,落在了每个人的眼中。

    她们无一例外的松了口气,看来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侍卫、丫鬟无一人敢上前按压,帮碧衣将胸腔里的水排净,这位可是怀着身孕的,王爷没吩咐他们哪儿敢动?

    除了问题算谁的?

    不会凫水的碧衣在池塘里喝了好多凉水,又担心又害怕,那种被水包裹住的无助感侵袭着她所有感官。

    虽被救上岸,可身上的凉意和身下的疼痛,让无意识的她蜷缩了起来,皱着眉头显示她现在难受非常。

    夏侯衔同样看到了那抹血迹,下令将碧衣抬回院子,并着人去请府医,他自己并没有跟过去,而是兴致缺缺的去往书房。

    连个孩子都保不住,当真是个废物!

    慕雪柔看着夏侯衔远去的背影,眼眸中冰凉一片。

    他,已无心。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