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今年选秀,有我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90章 今年选秀,有我

    “碧衣妹妹有身孕,臣妾当然高兴。”慕雪柔抬起头来,尖锐的疼痛已经消失,虽然她脸色苍白了些,但已经没有大碍。

    慕雪柔说着从手腕上退下来玉镯,拉着碧衣的手笑道,“从小你便同我一起长大,自是知晓镯子的寓意,这是我及笄时母亲送给我的,现在妹妹有了身孕,我这当姐姐的没什么好东西,这个镯子便送给妹妹吧。”

    碧衣一被慕雪柔抓住手,便吓得想要抽回,慕雪柔此时双手冰冷滑腻似是毒蛇一般,碧衣喏喏的摇头不敢收,这是她自那日后第一次面对慕雪柔,她太过熟悉慕雪柔的一举一动。

    “主子的礼物太贵重了,奴婢不敢收。”碧衣虽然当了些时日姨娘,可一旦见到慕雪柔总是打心底里发憷。

    并且,她现在是府里第一个有身孕的,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自然是满府上下对她非常重视,而坏处便是她已成为府中的众矢之的,王府里的女人没一个吃素的,如今她率先有了身孕,不知以后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碧衣偷偷抚上自己的小腹,如今她有了孩儿,不管是愿还是不愿,她既已为母,便会拼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孩子。

    “傻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我的妹妹怎么还称自己是奴婢?”慕雪柔笑着一用力,将镯子套在碧衣的手上,“看看,妹妹肤色比我白些,这镯子套在妹妹手上,立马就不一样了呢。”

    慕雪柔满意的握着碧衣的手腕看了又看,接着抬起眼来之视碧衣的眼睛,“妹妹说,是不是?”

    碧衣赶忙低头,慕雪柔的眼睛虽然带笑,可眼神似是淬了毒一般,想要她当场毙命。

    任由慕雪柔拉着她的手,碧衣低着头道,“姐姐过誉了。”

    “呵呵呵,妹妹可是害羞了?”慕雪柔娇笑出声,“也不怪王爷喜欢你,就这怜人的小摸样,我看着都喜欢。”

    惜晴站在一旁,像是喝了几坛子醋似得,心里不断冒酸水。

    她明明和碧衣同时侍候的王爷,可碧衣不久便有了身孕,既是头一份又是独一份,瞅瞅王爷看碧衣的眼神,关心里透着怜爱。

    若是此次有孕的是她,那王爷这般看的不就是自己了?

    碧衣的运气,也忒好了。

    还有主子竟将那么贵重的镯子送给碧衣,那镯子可是价值连城,主子平日磕一下都要心疼半晌的,真真是便宜了碧衣这个蹄子!

    有这种想法的当然不止惜晴一个,这屋里的女人除了慕雪柔,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这么想的。

    慕雪柔现如今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她想要掌权并培养心腹,那么在自己的羽翼丰满之前,府里的女人每一个都不能再有身孕。

    至于眼前的碧衣,她才刚刚怀上,前三月是最危险的,轻轻摔一跤就有小产的危险。

    慕雪柔笑着看向碧衣,她就不信碧衣能在床上躺十个月不动地?

    只要她动,自己就有办法除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

    夏侯衔现在不与自己同房,那自己就让满府的女人没一个能生下子嗣的,要痛苦大家一起痛苦,凭什么所有罪都她一人受了?

    慕雪柔看碧衣的目光越发柔和,和她说话也是细声细语的。

    夏侯衔在一旁讽刺的看着装模作样的慕雪柔,他都替她感觉累。

    往日离儿还在府中时,慕雪柔好似就是这样哄他的,他那时竟看不出慕雪柔的蛇蝎心肠,当真是被慕雪柔的温柔蒙蔽了双眼。

    现在他清醒了,再回忆起慕雪柔的表现,便只剩惺惺作态,离儿那般真实的女子,就是被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诋毁,让他厌恶离儿、疏远离儿。

    这一切,都是慕雪柔的错!

    夏侯衔目光晦暗不明,他得再想想,还有什么是慕雪柔在乎的,他要亲手毁了才行。

    ——————

    这几日温婉都要愁死了,在自个儿府里唉声叹气,御史夫人也是心疼女儿,这事太过突然,她能做的只是在女儿进宫前能过些舒心日子吧。

    所以,不再拘这温婉,让她出府散散心。

    温婉头一站便跑来丞相府,谢菡见她愁眉苦脸不禁也有些心疼,这么好的姑娘,要是送进宫去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那宫里可是吃人的地方,要是没个心眼,不被生吞活剥了才怪。

    离儿与温婉相处的不错,她也挺喜欢这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可选秀的圣旨一下,五品以上官职并未出阁的女儿,若无特殊均要入宫的。

    谢菡也不好多说什么,温婉对丞相府也熟悉了,便自行去找容离。

    带着凝轩无精打采的走在丞相府里,温婉简直觉得生活无望了,皇上都那么大岁数了,竟然还有心思选妃,选的都是未出阁的姑娘,他咋那么不要脸呢?

    气的踢了踢脚边的石子,结果一个用力,便听到‘哎哟’一声。

    温婉瞬间懊恼了起来,这里是丞相府,她瞎踢什么石头,看看,踢着人了吧!

    她什么时候才能不闯祸啊!

    哎…

    温婉猫着腰从树下钻过去,想看看石子砸到谁了,她好过去道个歉。

    结果就看到了抱着一条腿正在原地蹦跶的容喆,他正便蹦便叫,“谁这么缺德?给我出来,嘶…疼死…小婉?”

    他没想到出来的人是温婉。

    容喆刚刚一个人在路上走,思绪有些飘,听说皇上要选秀了,京城未出阁的女子都在备选行列,他小妹已经嫁过人自然不用去,全家人都松了口气,皇宫那个地方他们家人可不喜欢,他们对于战王还是相当满意的。

    至少比对宫中那位满意。

    本应放下心来的容喆,却总有些闷闷不乐,想不出为什么,可是一提选秀他总是莫名的烦躁。

    以至于现在走路都有些走神,今日正走着神便被一颗石子砸中,他的火‘腾’就上来了,谁这么不长眼?

    看到温婉,容喆裂开嘴颠儿颠儿的跑过去,“你怎么来了?”

    语气里,是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喜悦。

    “是你啊,”温婉眼睛亮了亮,没想到石子砸中的竟是容喆,可随后郁闷卷土重来,她低下头闷闷不乐的说道,“心里烦,找阿离说说话。”

    “烦什么?”容喆有些不解。

    “选秀呗,”温婉撇了撇嘴,“今年选秀的名单中,有我。”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