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你何时变的这般有趣?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62章 你何时变的这般有趣?

    端王府中——

    慕雪柔面无表情的坐在夏侯衔的卧房外,手中的帕子已经被绞成一团。

    房内女子低吟男子低喘的响动,声声入耳。

    夏侯衔一定是故意的!

    自那日弹琴之后,夏侯衔便像换了个人似的,每日换一位姨娘伺候,夜夜饮酒作乐,还要慕雪柔来作陪。

    慕雪柔坐在一边,看着他左拥右抱和别的女人调笑,心里早就气炸了,想要转身离去,可没有夏侯衔的命令,她哪里敢?

    若是只让她在一旁坐着便罢,可偏偏夏侯衔时不时的还要指示她做些事情,什么端茶倒水、夹菜递饭,活脱脱将她当一个丫鬟使,还是当着众姨娘甚至没有位分的那些女人的面。

    那些女子笑的得意,往日只是慕雪柔一人得宠,她们看着干着急又没法子。

    现在倒好,慕雪柔不知怎么惹了王爷生气,这倒是便宜了她们,往日从不进她们院子的王爷破天荒的过来了不说,还当着她们的面下慕雪柔的脸子,看着真是解气!

    慕雪柔忍着怒气,心中告诉自己不能急不能生气。

    她知道夏侯衔生气,想着是不是过段日子,待他气消了,自己再哄哄便好了。

    可是——并、没、有!

    夏侯衔在府中无论是当着后院女人,还是下人的面,肆无忌惮的践踏她的自尊,毫无收敛之意。

    王府的下人惯会见风使舵,就连往日听命于慕雪柔的那些管事们,在看到她渐渐失宠之后,直接变了副面孔,压根不拿正眼瞧她,更别提为她做事。

    想当初慕雪柔得势,他们好处没捞到多少,气倒是没少受。

    如今慕雪柔失宠,奈何不了他们,他们做什么还要捧着她?

    慕雪柔不是没像之前那般,装作柔弱假意伤心落泪,可夏侯衔根本不搭理她。

    她愿意哭就哭,无论哭成什么样子,夏侯衔脸上除了讽刺的笑再无其他表情。

    后来,慕雪柔不甘心,便开始装病,夏侯衔往日最在意她的身体,她一犯病便什么气都消了,急匆匆的去请太医来为她医治。

    慕雪柔觉得,哪怕夏侯衔就算再生她的气,可一听她病了,大概还会像往日一般紧张的吧。

    可她高估了夏侯衔对她的情意,也低估了他的怒意。

    当碧衣去孙姨娘那里请夏侯衔时,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搂着孙姨娘吃着她手中的橘子,凉凉的来了句,“爷又不是大夫,来这儿说没用,自个儿想办法去吧。”

    任碧衣如何哭求,夏侯衔泰然不动,摆明了不管慕雪柔的死活。

    慕雪柔无法,只能另外想法子。

    她脑海中一瞬间便出现容离索要休书,夏侯衔回心转意的模样。

    慕雪柔暗自琢磨,她就不信夏侯衔一点儿都不在意她?

    当下摘了佩珠钗环,换了件素净的衣衫,脸上的妆容统统卸掉,只扑了一层薄粉。

    慕雪柔来到啸云院院外,伸手推开厚重的院门,不顾下人的阻拦去见夏侯衔。

    夏侯衔虽然夜里胡闹,不过白日该处理公事还是要处理的,毕竟他是皇子,对那个位子也有兴趣,皇子间争斗本就瞬息万变,若是在朝堂之上他便颓然不已,没得给其他兄弟机会。

    父皇主意未定,他可不能出差子。

    当见到慕雪柔推门进来时,夏侯衔晃了下神,他吩咐府中的下人,无论慕雪柔何时找他都要拦下,没有他的命令,慕雪柔根本别想见到他!

    他皱了皱眉,搁下手中的狼毫,这时有侍卫跑进来告罪,说是他的失职没拦住侧妃娘娘。

    夏侯衔支着下巴一脸兴味的打量着慕雪柔,自己多日夜夜笙歌宿在姨娘院中,她沉不住气自己早已知道,如今突然来书房找他,是要闹哪出?

    哭和装病已经入不了他的眼,夏侯衔其实也想看看,慕雪柔这自认为聪明的脑袋瓜里,又想出了什么好主意?

    好脾气的摆了摆手让侍卫退下,侍卫得了特赦自然感激涕零,柔侧妃忒不懂规矩,还当是之前得宠的时候呢?王爷的书房说进就进?

    害他提心吊胆,总怕王爷会降罪下来,幸亏王爷大度,没跟他一般见识。

    门一关,夏侯衔嗤笑出声,靠在椅背上看着她不说话。

    慕雪柔闭了闭眼,她已经受不了他那样的目光,太过伤人。

    熟悉的疼痛感席卷全身,痛的她微微发抖,白色衣袖止不住的颤,锥心蚀骨。

    慕雪柔现如今又添了个新毛病,情绪太过激烈之时,心口便刀绞般的疼痛,现如今她身处困境,不似之前一般稍有不妥便有太医进府为她医治。

    夏侯衔不管她,她若难受的厉害了,便只能派丫鬟去找府医。

    府医的医术不能说不高,但对于慕雪柔的症状实在束手无策,想当初可是十几二十个太医给她医治,现下一个府医若是能将她的病治好了,那就称不上是奇毒了。

    所以,一旦难受,她只能硬挺过去。

    渐渐地,慕雪柔也摸出了门道。

    大喜、大悲或大怒都不行,她只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让过激的情绪出现。

    从最初夏侯衔所做之事令她伤心、大怒,到后来哪怕在意夏侯衔的所作所为,她都不敢有太多的情绪,心痛之证实在太过难受。

    慕雪柔站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她挺直腰背先是福了一福,接着看向夏侯衔道,“王爷既然已经厌烦与我,我便不再强求,烦请王爷我给一纸休书,我好收拾东西回娘家,再不来碍您的眼。”

    “哈哈哈哈……”话音刚落夏侯衔便大笑出声。

    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嘴里不停念叨‘不行了,笑死我了’的话语,眼角都有了泪花。

    慕雪柔站在那里脸色难看,她不过说了一句,怎的就能让他笑成那个样子?

    难道她的话有什么不妥?

    当初容离自请下堂,夏侯衔也不是这般反应啊?

    怎么到她这里,就变的很可笑吗?

    “哎呀,”夏侯衔揉着肚子,终于渐渐止住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柔儿,你何时变的这般有趣?”

    慕雪柔听见‘柔儿’二字,眼睛里泪花闪现。

    多久了,他多久没有这样唤她了?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