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晚辈遵命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55章 晚辈遵命

    容离嘴角抽了抽,合着自己不原谅他,还还天天来报道呗?

    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你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容离没好气的说到,接着坐到一边,摊开了本书不去看夏侯襄。

    夏侯襄眼中闪过一丝笑着,走到容离对面坐下,也从桌上抽出本书来看。

    反正离儿不赶他就好,现在不想听他解释,那他就再等等。

    容离本来是装装样子,她这么晾着他,他总不会再待下去了吧?

    可谁知道,这人一点儿被嫌弃的自觉都没有,反而坐在一边跟她一块看书。

    容离心里那个气啊,哼,她就不理他,看他能待到什么时候!

    慢慢的,到是看书看入了迷。

    一晃,午时将至,小桃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房门,“小姐,该吃午饭了。”

    她们在院子里东想西想,小姐和那个王爷进了屋,半天不出来不说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到底是咋回事?

    有心去敲门问问吧?但一想着小姐昨晚上的火气,她们还是不大敢这时往枪口上撞的。

    熬啊熬的,终于到了饭点,小桃当仁不让的被推选出来去敲门。

    叫了一声,没人说话。

    小桃想了想,准备再敲一次,还没敲,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

    夏侯襄走了出来,对她说道,“把饭端进去吧,你们小姐在看书。”

    说完,侧身从小桃身边离开,出了院子。

    小桃眨了眨眼,小姐和云…王爷这是没事了?

    带着人端了饭菜进去,发现容离正坐在桌边看书,神态专注连她们开门进来都不知道。

    小桃走上前,“小姐,该吃饭了。”

    容离没抬头,就连一丝反应也没有。

    “小姐?”小桃上前轻轻拍了拍容离的肩膀。

    “嗯?”容离这才抬起头来,眼神还有些蒙,“怎么了?”

    “该吃饭了,”小桃指了指桌上正在摆的饭菜,“奴婢伺候您净手。”

    “中午了?”容离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椅子,夏侯襄已经不在那里了,“他人呢?”

    “王爷刚走。”小桃回道。

    “哦,那吃饭吧。”容离站起身,没想到这书挺有意思,竟一下看的入迷,都不知道夏侯襄何时离开的。

    现下天气渐热,容源、谢菡心疼女儿,中午便不再让容离过去,顶着大日头到底不舒服。

    容源和容敬、容喆在玉容院外等了一上午都不见夏侯襄出来,想着进去看看,又想起容离之前的话。

    既然离儿说处理得了,他们便相信她。

    一直等到夏侯襄出来,父子三人都快晒的冒烟儿了,容源冒着热气走到夏侯襄面前,“您和小女说明白了吗?”

    夏侯襄叹了口气,“离儿不听我的解释,我明日再来吧,有劳伯父了。”

    还摆出一脸挫败的表情。

    容源和容氏兄弟二人简直要疯了,战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他们之前见到那个不苟言笑、一身生人勿近的战王是谁啊?

    这个绝壁是假的吧?

    瞅瞅眼前这个人,除了脸长的和战王一样,其他哪里一样啦?

    战王有这么随和吗?啊?

    容源尴尬的咳了一声,正要说话,谁知先被夏侯襄截住了,“今日劳烦伯父带路,着实辛苦,晚辈已经认识路了,明日便不再叨扰伯父,晚辈直接来找离儿解释便可。”

    说完不理会已经石化的三人,双手抱拳,“告辞!”

    大步流星的顺着原路返回,出了容府。

    容源和容敬、容喆回过味来,他们很想问问,战王爷是今儿才知道路的吗?

    昨儿被离儿打的是谁?

    不行,明儿他们还得来看着,哪儿能让他自己来找离儿?

    第二日,夏侯襄一下朝,立马乘轿跟着容源来容府报到。

    有认识战王轿子的人,倒也没太在意,一个王爷一个丞相,甭问,肯定是有正事要谈啊。

    容源三人分别乘了轿子,昨日是要商量事情,一个马车上方便,今日倒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容源暗自琢磨,不知战王今儿什么时候来。

    结果一下轿,容源默了。

    出门前仨轿子,回来后四个,战王挺自觉啊。

    果然,他这刚下来,夏侯襄也从轿子里出来了,容源不能装没看见,毕竟人家身份在那摆着呢,有啥事关起门来慢慢说,街上人来人往,他要不让战王进,估计被同僚看见,得以为他疯了。

    “战王,请。”容源任命的将夏侯襄请进府。

    刚一进门,夏侯襄转身对他一礼,“伯父,晚辈先过去了。”

    说罢,扭头就要走。

    容源一把给他薅住了,我滴个天哪,幸亏他反应快啊,不然真让他跑了还成?

    “呵呵,王爷不必着急,这样,我让丫头去把离儿找来,你们前院说。”容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再是王爷也不能进自家姑娘院子如入无人之境啊?!

    “对啊,王爷,您稍等等,我们去叫离儿。”容喆赶忙帮腔,他小妹的清誉还要呢。

    容敬不动声色的拦下去路,要见小妹,先过他们这关。

    “这样的天气,若是离儿来回走,心里的火气一定更大,诶,”夏侯襄摇了摇头,“既然伯父不愿晚辈现在过去,那晚辈晚些再来吧。”

    “现在就去!”容源脱口而出,开玩笑,战王语气虽然诚恳,但话里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现在不让他过去,难道还要让他晚上来爬墙吗?

    既然一定要见,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见的好。

    “晚辈遵命。”夏侯襄一抱拳,顺着小道就去了玉容院。

    容源那个郁闷,这话接的,就跟他非要让夏侯襄去离儿院子似的。

    咬着后槽牙对身后的儿子们说道,“跟上!”

    仨人紧随其后,待夏侯襄进门后,他们三人也进了院子,容离照例在练功,见夏侯襄进来没理他。

    夏侯襄多自觉,自动找了把椅子坐下。

    可等容源一进来,容离便不能不理了,问了完安后,容源摆了摆手,让她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管他们。

    吩咐人在夏侯襄旁边安了仨座位,四人坐一排,容离站着前面风中凌乱,下面她是不是该汇报演出了?

    咋整的跟领导视察似的?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