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来日方长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49章 来日方长

    慕雪柔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实在没想到夏侯衔竟会听出不同!

    窒息感、恐惧感席卷全身。

    慕雪柔有种活不过今晚的错觉。

    她已发不出音节,嗓子眼只余咕噜咕噜的响动声,慕雪柔的双手用力巴拉夏侯衔的手,像只被抛上岸的鱼,无法呼吸!

    倏尔,夏侯衔又松开了双手,瞪着猩红的双眼似看仇人一般,看着在地上大口倒气的慕雪柔。

    他不能杀了她。

    那样…太过便宜她了!

    慕雪柔低着头大口喘气,她的大脑没有闲着,必须尽快想出最恰当的借口,否则夏侯衔一定会休了她的!

    “既然你觉得本王好欺,那本王就慢慢陪你玩,不急。”夏侯衔的声线再次恢复柔软,他现在的样子异常可怖,幸亏慕雪柔没有抬起头来,不然一定会被他吓到。

    “王爷,您听柔儿解释…”慕雪柔觉得嗓子恢复了些,急急的开口解释。

    “嘘…”夏侯衔食指立于唇前,“不急,咱们…来日方长。”

    夏侯衔转身离去,独留慕雪柔跌落在地,伸长了手没能抓住他的衣角。

    他疾步回到书房,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夏侯衔感觉自己的浑身的力气一下子全部被抽光,倚着门慢慢滑落在地。

    原来他至始至终爱的人都是容离,可是他却厌她、弃她、伤她…

    痛失挚爱,万箭穿心!

    ——————

    曾经,那是皇后度日无趣,设下的宫宴。

    未出阁的小姐都应邀参加,那时她们还小,虽然有时跟随父母出入宫中,但独自赴宴还是头一回。

    所有闺阁小姐心情雀跃,皆是盛装出席,想要给一国之母留下个好印象。

    容离、慕雪柔都在应邀之列。

    能入宫的自然都是府中的嫡女,因此人数并不多,有些关系好的还能互相有个照应,可其中不乏不善交际之人。

    闺阁小姐聚到一处自然就是吟吟诗、作作对、赏赏花、弹弹琴。

    在这之前总要先玩个小游戏,谁若输了便要出才艺的。

    有些聪明人想着办法输,这样表现的才艺越多,没准就会被皇后看在眼里,再好些婚配之事都可能解决。

    也有聪明人想着办法赢,这样便不必表演才艺,万一出丑被皇后看在眼里,得不偿失。

    容离就属于后者,她那时还未爱上夏侯衔,只是对他有好感而已,儿时相遇印象至深无法磨灭。

    小女娃总是喜欢粉色的装扮,容离也不例外,瓷娃娃一般的容颜穿着嫩粉色的衣衫,显得娇小可人。

    可巧的是慕雪柔也穿了粉色衣衫,两人装扮相差无几,远远看上去还真分不清谁是谁。

    容离自小便心细聪慧,对于游戏之事,常常赢多输少。

    几圈下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输过,唯有她一局未输,皇后在一旁倒真注意到了她。

    只是皇后心里想的是,这孩子竟然不想引起自己的注意?

    细细一想,便记起她是丞相容源之女,这倒真引起了皇后的兴趣。

    此次宫宴何尝不是皇后挑选儿媳预备役的前奏,对于京中身份地位尊贵的女子,她都要好好了解一番,以后好为衔儿挑选王妃。

    她钟意的有几个,还没那准主意罢了。

    现下又换了新游戏,容离一个失手输掉一局,再看了看场上摆好的物件,她决定弹首曲子,这算是最中规中矩的才艺,不见得会多好,但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本就是中规中矩的曲子,容离年岁小想法自然多些,师父教的指法音律好是好,可总让容离觉得弹奏出来千篇一律并不出奇。

    是以,无事时总是自己琢磨,古琴之弹奏本就千变万化,速度、技法、指力稍有不同,则演奏同首曲子所出效果便不同。

    大家闺秀自小学琴,基础差不太多,可以后的悟性便是一人一个样。

    容离边试边练,觉得不好便换一种方法,久而久之有了自己独特的弹奏风格,虽然功力尚浅,但隐隐有自成一家的苗头。

    弹琴习惯自是难改,容离本不愿太过出头,可弹完整首曲子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用的是自己惯用的弹奏方法,心下有些懊恼。

    再看周围人差异的目光,容离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福了福身站回原处,容离什么都没说。

    皇后挑了挑眉,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悟性,到是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年纪尚浅,功力到底不太够。

    女孩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游戏,并不知道正阳宫外,一处残壁,少年时期的夏侯衔满脸惊诧的站在那里。

    怎会有人这般弹奏平沙落雁?

    琴音里的意境正巧符合他对这首曲子的理解,平日里他也弹奏过此曲,却总觉得有哪里没有表达到位,差着些什么。

    今日路过,他本无意在次多留点却被琴声吸引,直中心灵。

    愣在原地听了半晌琴,才想起他应该看看到底是哪位女子所奏。

    冒冒然出现在正阳宫有些不妥,毕竟里面都是女子,古人云男女七岁不同席,若非宫宴,他得有所避讳。

    是以寻了半晌,这才找到一处残壁,叮嘱身后伺候的人不准出声,他悄悄爬了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只可惜他之前耽搁的时间有些长,此时再看,只见一名粉衣女子离席而去。

    夏侯衔心下有些失望,没有看清她的样貌,他也不好向母后打听,年轻人面皮薄,无论是少男还是少女。

    他殃殃的离开,总觉得有些遗憾,低着头向外走去。

    突然迎面撞上一个人,那女子走的急,也没想到皇后宫门处能有人,还是名男子!

    她的脸登时便红了。

    夏侯衔惊喜过旺,看着眼前的粉衣女子细细打量了一番,好似和之前奏曲的女子身形有些像。

    他也不敢确定,定了定心神,施礼道,“冲撞了小姐,实在抱歉。”

    能在皇宫内院随意行走,身着蟒袍有下人随侍之人,想都不用想便知其身份为何。

    她飘飘下拜,回以一礼,“王爷言重了。”

    夏侯衔挑了挑眉,是个聪明的女子,能奏出那样的曲子,倒也不是不可能,遂装作不经意的的问道,“刚刚所奏之曲,可出自小姐之手?”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