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我看起来…很蠢吗?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48章 我看起来…很蠢吗?

    容离无语的看着他,这是什么状况?

    弄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欺负他似的,正要开口问夏侯衔到底要干什么,只见他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的出了殿门,不见踪影。

    留下一圈摸不到头脑的人,端王今日也太反常了。

    夏侯衔此时心中惊涛骇浪,他顾不得坐马车,直接卸了马后的车厢,翻身骑在马上一骑绝尘而去。

    留下端王府的车夫和侍卫刘亮面面相觑,主子这是怎么了?

    他们就一匹马,看了看被扔在一旁的车,刘亮叹了口气,“我先回府牵马,你在这等等吧。”

    两人总得回府不是?

    夏侯衔一路疾驰,进得府内将马缰一扔,自有下人过来牵去马厩。

    只是有些奇怪,他记得主子今日出去是坐马车的呀?

    此时,雪羽院里的慕雪柔刚刚歇下,她今晚上饭都没怎么吃,心里还在为夏侯衔不带她入宫之事生气。

    她就不明白了,怎么自打容离离府,比在府里存在感还强?

    之前夏侯衔还歇在她屋子里,现在倒好,每每看到她除了歉意就没别的了。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根本没在自己院子里歇过一次。

    多亏夏侯衔只住书房,没有在别处歇下过,不然,慕雪柔非要被气死不可。

    该死的容离!

    ‘咚’的一声巨响,慕雪柔被惊的坐起,院中微微有些亮光看不真切,她扬声唤道,“碧衣,怎么回事?”

    还没待碧衣出声,她的房门‘哐当’被踹开,因她的屋子已经熄了烛火,此时一片黑暗。

    慕雪柔抱着被子紧张的缩在床里,现在夏侯衔不在府上,该不会是贼人闯入吧?

    府上侍卫按时巡逻,若说有贼人进府,那功夫一定不得了,慕雪柔越想越心惊,她不会有危险吧?

    捂着嘴巴不敢出声,她该什么办?

    沉重的脚步声砸在地上,一步步走的极快极重,没两步就来到了床边,一只大手伸入纱幔,直接叼住慕雪柔的手腕,用力之大痛的慕雪柔快要流出眼泪。

    慕雪柔觉得眼前一花,再反映过来时已经跌坐在地上。

    “啊!”慕雪柔捂着脑袋尖叫出声,腕上的手虽然已松开,但她已经暴露在贼人面前,她是不是要被…

    “闭嘴!”

    慕雪柔尖叫声戛然而止,是夏侯衔的声音?

    泪眼朦胧的看向声源处,此时夏侯衔掏出火折子将烛火点亮,面沉似水的走进隔间,再出来时抱了把琴。

    将琴置于琴案之上,夏侯衔转过身定定的看了慕雪柔半晌,眼里不悲不喜平静无波。

    “爷?”慕雪柔轻轻唤道,这样的夏侯衔让她害怕,到底是怎么了啊?

    “弹琴,平沙落雁。”夏侯衔声音虽然不大,但听在慕雪柔耳中就行一声炸雷般响亮。

    为什么要让她弹琴?

    还…还是……

    慕雪柔瞳孔紧缩,她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面部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始抽搐,她咽了口唾沫,眼神有些飘忽。

    “弹琴,平沙落雁。”夏侯衔又重复了一遍,声音丝毫没有变化。

    “爷,”慕雪柔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您这么是怎么了?柔儿觉得,地上有些凉。”

    她的表情怎能逃过夏侯衔的眼睛,刚刚还算平静的眼眸突然盛满笑意。

    夏侯衔蹲了下来,平视慕雪柔,唇边带着温柔的笑,一只手抚上慕雪柔的脸颊,拇指轻抚她的唇瓣,“柔儿冷了?咱们弹完琴就去睡,好不好?”

    语调柔和的不像话,可坐在地上的慕雪柔生生打了个冷战。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慕雪柔眸中带着祈求,“爷,今日柔儿累了,明日…再抚琴可好?”

    “哦?那…柔儿就是不愿了?”夏侯衔低低的笑了起来,眼中疯狂之色渐现。

    “听不懂爷的话是不是?”夏侯衔收紧了捏着慕雪柔下巴的手,慕雪柔不得不用力向前伸着脖子,二人的脸颊离得极近,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本应是缱绻迤逦的气氛,可慕雪柔只觉得浑身越来越冷,仿若置身冰窖。

    “爷让你,现、在、就、弹,”夏侯衔一字一顿的在慕雪柔耳边说道,,“听明白了吗?”

    语气依旧轻柔,只是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慕雪柔只得用力发出声音,“知…知道了。”

    她的双唇已经被挤成了o型,根本吐不清楚字音。

    “乖。”夏侯衔又抚了抚她的唇,这才放开手。

    慕雪柔心思快速飞转,慢慢自地上爬起,缓缓走到琴案前。

    此时她已经慌了,大脑一片空白,她该如何应对?

    慕雪柔看得出来,夏侯衔正处在暴怒的边缘,示弱已经没了作用,一个令她心惊的想法出现在脑海。

    那是她不愿承认、不愿面对的事情。

    今日…凶多吉少。

    慕雪柔双手附于琴弦之上,她自从那日之后也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虽学不了十足十,但**成还是有的。

    今日虽不知夏侯衔到底为何突然让她弹奏这首曲子,不过幸亏她早有准备。

    琴音初响依旧是低低沉沉的响动,慕雪柔闭着双眼,手指在琴弦上翻转拨弄,一曲平沙落雁空灵婉转仿若置身一片宽广的天地,等待奏曲之人大施一翻拳脚。

    琴音渐近尾声,夏侯衔还未出声打断,这让慕雪柔悬起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她对自己的琴技还是很有信心的,很平常的一首曲子,只不过处理方法不同而已。

    模仿对她来说,一点儿也不难。

    曲毕,慕雪柔微笑转头看向夏侯衔,“爷,柔儿弹完了。”

    连她自己都听不出破绽,他总该信自己了吧?

    夏侯衔在一旁抚掌赞叹,“柔儿的琴技果然出神入化,连仿…都仿的这么像。”

    笑容凝在慕雪柔脸上。

    什么!

    仿?

    “你知道,你和离儿相比差在哪里吗?”夏侯衔微笑着耐心的向慕雪柔讲解,像一个循循善诱的师父般对慕雪柔谆谆教导,“对于‘吟’之处理,你还是太过生分了。”

    慕雪柔一瞬间脸色惨白,他都知道了!他竟能听得出!

    夏侯衔站起身,大手卡主慕雪柔的脖子,将她从椅子上托起,眼眸中一片冰凉,咬牙切齿道,“为什么要骗我?我看起来…很蠢吗?”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