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是你对不对?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47章 是你对不对?

    夏侯赞点了点头,“皇弟说的没错,琴之一项,容离胜!”

    众千金简直要绞碎自己的帕子了,容离她何德何能竟能让战王开口?

    要知道,能得到战王的认可,要比得到皇上认可难多了。

    而且,她们宁愿不要皇上的肯定,只要战王一个眼神看向她们,她们便死而无憾了。

    容离,真是太过气人了!

    若是让容离知道,她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大概也只会无谓的耸耸肩,反正她们也从没喜欢过她,讨厌什么的,已经习惯了。

    倒是温婉,当真是与有荣焉。

    看看,她交的朋友,多厉害!

    看看,自己的眼光,多棒啊!

    瑾萱看着大殿中的容离微微挑了挑眉,这姑娘,还真有两把刷子啊!

    战王轻易不开口,更别说夸人了,尤其是女子,他当初有多厌烦女子,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一度大家伙还以为他有龙阳之好,是喜欢男子的。

    今儿破天荒的来赴宴,又夸了容离一句。

    瑾萱的眼神狐疑的在两人身上转了转,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呢?

    “离…容小姐。”夏侯衔颤抖着双唇站起身来,他双眼紧紧盯着容离,面色苍白,若不是他之前还正常,在坐的诸位都以为他得了什么重病呢。

    “可否…再…再奏一曲…平沙落雁?”

    容离一愣,平沙落雁她是会、还是不会啊?

    十面埋伏是她在现代学的,为了这曲子,她专门找了个老师父学古琴,不眠不休的练了好几个月才练成。

    实在是因为太喜欢这曲子的音律,既符合她的心境,每每弹奏又能悟出些不同的东西。

    十面埋伏本就是古曲,琵琶、古筝、古琴皆可奏,只是她更喜欢古琴的音色。

    是以,容离渐渐喜欢上弹奏古曲,还特地淘了些古乐章学起来,倒是小有所成。

    容离今日敢选琴,完全是因为这项不限曲目,而且心里的怒火实在需要个发泄口,这才坐在琴案前。

    她万万没想到,夏侯衔还要点曲子!

    若不是皇上在上面看着,她都想指着夏侯衔骂了。

    他以为他是谁啊?两个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到底懂不懂?懂不懂?

    可是,现在人家大人在一边看着呢,还是执掌生杀大权的那位,她也不好驳人面子。

    搜索了一圈原主的记忆。

    万幸,原主会。

    容离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后又坐回琴案后。

    再一次抚响琴弦,低低的琴音响起,不似于一般女子的弹奏上来便是悠扬婉转,容离的指法有些不同,先是低垂而后渐渐幽深高远,将曲中清秋寥落空寂风静沙平和鸿雁云程万里天际飞鸣之意表现的淋漓尽致。

    夏侯衔听着听着,突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口中喃喃出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手上还残留着葡萄汁液的深紫色,他双手掩住颜面,弓着身子蜷缩在椅中。

    刚从上一曲中恢复过来的夏侯宇,不明所以的看向自己的三哥,他这是怎么了?

    要有情绪波动也应该是上一首啊!

    他从没没想过,一名女子竟会弹奏这种荡气回肠的曲子,不禁有些疑惑,他之前对容离的看法是不是不大对?

    可是她之前的行事作风,确实差强人意啊。

    这首平沙落雁虽也好听,可和之前弹奏的十面埋伏相比,总觉得缺了些感觉。

    因为夏侯宇和夏侯衔之间还隔着个夏侯襄,他实在惧怕这位皇叔,一时不知该如何做。

    夏侯宇叹了口气,待宴席散了,他再问三哥吧!

    不止夏侯宇,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端王,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他,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待容离弹奏完毕,端王似乎还没有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捂着脸坐在椅子上,不知想些什么。

    容离已赢了琴这一项,接下来便要再挑一个拿手的。

    她不爱麻烦,索性选了两项。

    诗画本一体,成了便一锤定音,不成再比也无用。

    待文房四宝备好,容离执笔刷刷点点,一丝停顿也无,不一会儿,一副画作跃然于纸上。

    图中则素朴清雅,寥寥几笔,韵味十足,独一人卧于凉亭软榻,画中只勾勒出其背影,盘中两只未剥开的粽子置于一旁,空出一大片的地方,亭外炎炎烈日,几株树木围亭而植,独独清凉一片天地。

    画旁题诗:

    五五朝阳天气炎,

    银钩侧挂小垂帘。

    桐阴又忆儿时事,

    知了当头碧竹黏。

    搁笔将画递给立于一旁的小太监,由其呈给皇上。

    接过画作的夏侯赞点了点头,如此清新自然的画,倒是比之前那些热热闹闹的大场面好了许多,因着端午的缘故,千金们作画多是赛龙舟或是鲜花盛放之景,像容离这种几笔成画的倒是独一份。

    像是吃多了大鱼大肉的人,你突然给他端来一杯酸梅汤,虽不是什么金贵之物,倒是让人饮后感觉舒适。

    容离这幅画恰好符合这情形,一众浓墨重彩中突然来了一笔小清新,想不赢都难。

    夏侯赞笑着看向容离,“丞相之女容离,琴、诗、画三项全胜,赐琴。”

    话音落,底下坐着的或朝臣或家眷皆鸦雀无声,容离跪地行礼,“臣女,谢皇上。”

    没想露脸的人露了一大脸,想露脸的人最后什么都没落着。

    尽管她们再不愿,面上都得装出欣喜的摸样,并且千金恭喜容离、夫人恭喜谢菡,皇上都发话了,她们敢有半点质疑吗?

    她们还要不要脑袋了?

    宴会接近尾声,赏赐给了出去,接下来便没什么节目了。

    皇上和皇后相携离殿,众臣跪地恭送后,也要回自己府中。

    就在容离一家准备离去之时,夏侯衔一跃来到几人面前,他此时双眼通红,认真的看向容离道,“那天,是你对不对?”

    “嗯?”容离皱眉,这人怎么说话没头没尾的,上来拦路不说,还问是不是她。

    什么就是不是她?

    “呵呵呵…”夏侯衔笑声凄凉,边摇头边后退,直到撞在小几上跌落在地后,他还在看着容离笑,眼中蓄满泪水。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