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战王到!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43章 战王到!

    “咳咳…”温婉直接被呛住,容离忙帮她灌茶才把糕点顺下去,“瑾萱,你是鼠猫的吗,走路都不出声的!”

    害得她被呛着了,她这儿一出动静,吕燕条件反射的便往这边看来,果然是自己那个不省心的闺女啊。

    吕燕叹了口气,现在人多她也没办法管,有容小姐和瑾萱郡主看着,估计也出不了什么大岔子,索性眼不见为净,正巧谢菡在她不远处坐着,她今日对容离的看法改变的着实有些大,对于这个曾经不自爱的姑娘倒是改观了许多,自家丫头跟人家处的不错,两家又没什么仇。

    所以,吕燕很自然的来到谢菡身边,两位夫人亲切友好的交谈了起来。

    瑾萱挤在两人当中坐下,瞟了温婉一眼,“你自己光顾着吃,赖得了别人吗?”

    说罢,也从桌上拿起一块糕点放在口中。

    怎么感觉和自己那桌的不太一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吃的总是别人家的香?

    “你就强词夺理吧,我跟你说,你这么野蛮很容易没人要的。”温婉拍了拍手上的碎末。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若不嫁,我爹也不会念我,倒是你…啧啧。”瑾萱话没说完,给温婉抛了个‘你懂得’的眼色。

    温夫人都要愁死了,温婉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可是以她家闺女的行事作风,根本嫁不出去啊!

    为这事,温婉没少被她娘提着耳朵念。

    “诶…”温婉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怏怏的犯愁。

    “阿离,你们刚才聊什么呢?什么赎出来不管了?”瑾萱转而和容离说话。

    这可把容离惊着了,刚刚这位郡主还不对脾气,转眼就叫她叫的这么亲了?

    容离一时没出声,瑾萱无所谓的又捏起一块糕点,“问你呢,怎么不吭声?”

    “哦,”容离这才反应过来,“我找了个教功夫的女教习,忘记请进府了。”

    “我跟你讲,那天可传奇了…”温婉瞬间恢复了精神,拉着瑾萱巴拉巴拉的将那天怎么遇到容离的事情讲了出来,还有如何把沐蓉语赎出来的事情讲了一通。

    瑾萱听罢挑了挑眉,随后看着容离和温婉道,“以后再出门,记得叫上我。”

    “呃…”容离彻底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带个郡主出门,怎么想怎么惊悚,老王爷能答应吗?

    “得了吧,带你出门还得跟着伺候你,我才不干呢。”温婉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你不带无妨,阿离记得叫我就成。”瑾萱又将目光转向容离,反正温婉靠不住她早就知道。

    “我…尽量。”容离可不敢将话说死,并且认为温婉说的话确实没错,这姑娘脾气有异于常人啊。

    “成,我就当你答应了。”瑾萱倒是老大不客气。

    容离感觉有乌鸦飞过,她今儿是不是做错了?

    她怎么觉得还是维持原来的形象比较好,这样就不会被郡主缠上了?

    边吃边聊还不觉得,一停下来容离感觉需要上个厕所。

    “抱歉,我出去一趟。”古代规矩多,出恭这种事情不可说的太明白。

    “阿离,要不要陪你去?”温婉虽然没太大感觉,但怕容离一个人落单不好。

    “不用,我自己去就成,只是…”

    “出门左转,直走第二个小园子就是。”瑾萱善解人意的给容离指了条明路。

    “多谢郡主。”

    “叫我瑾萱就成。”瑾萱对于认可的人,倒是一点架子都没有。

    “好。”

    容离起身离去,皇宫中到处都是景,她走的这一处林荫小道便是郁郁葱葱,草地上偶有盛放的花朵,奇木怪石随处可见。

    不多时,容离从净房出来,正走在来时的小道上,突然耳边听到一声极小的声音,“喂!”

    容离皱眉,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几米远外偏殿的殿角旁,一颗花树下探出一颗小小的脑袋,正笑眯眯的对自己招手,“嗨…这边…这边…”

    容离看了看四周,才诧异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

    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花树里的孩子冲她点点头,“过来呀。”

    容离缓步走了过去,她有些搞不清楚这孩子叫她做什么?

    “你比画上的还要漂亮哇!”待容离走到近前才看到树丛中蹲着一个容貌精致可爱的小姑娘,七八岁左右的年纪头上梳着可爱的包包头,发髻上还挽着两串晶莹的珍珠,做工精致的衣服上绣着繁复的花纹,能在皇宫中行走自又如此装扮的,身份一定不同于旁人。

    “什么画?”容离奇怪的问道。

    “我不告诉你,”小姑娘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她,“不过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没眼光了哦。”

    容离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姑娘,有些想笑,怎么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

    不过还是忍着笑意郑重的点了点头,“公主放心,我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公主?”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她有什么地方露馅了吗?她明明什么都没说啊!

    “这个…我也不告诉你。”容离笑眯眯的说道。

    “好吧好吧,看来我王叔说的没错,你是个聪明人。”她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不过这些没有逃过容离的耳朵。

    “你王叔?”

    “嗯嗯,我告诉你哦,本来我是打算长大后嫁给王叔的,不过看在他那么喜欢你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们瞎掺和了,反正等我长大他没准都变成老头子了,”小姑娘说着还吐了吐舌头,“但是,我把他交给你,你得答应我照顾好他哦,要是欺负他,我可和你没完!”

    说罢,还冲容离扬了扬小拳头。

    容离越听越迷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我都做这么大让步了,你还不谢谢我啊?”她皱了皱小鼻子。

    “公主殿下,我根本不认识你王叔啊?”容离哭笑不得的说,小丫头是不是搞错了?

    “怎么可能?他书房里放着你的画像,你竟然还说不认识他,你是不是看我年纪小好糊弄,我告诉你哦,我聪明着呢。”她嘟着嘴巴,满脸不高兴。

    “可是…”

    容离还欲再说什么,小丫头直接打断她的话,急急的说道,“你赶紧答应我,我时间不多,要让母妃知道我偷偷跑出来又要说我的。”

    容离无奈,只能先点头应到,“好,谢谢公主殿下。”

    “这还差不多。”小小的姑娘努力的做出大人的模样和公主的气派望着容离。

    容离唇角微挑,“公主怎么会来这里,还…嗯?”指了指小公主藏身的花树。

    小姑娘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继续躲在树丛里,“本公主就是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你,这里离净房最近,嘿嘿,果然被我逮到了,今天我是偷偷出来的不能多留,等改日你再进宫,一定要找来找我玩啊!”

    抬头往外望了一眼,立刻将小脑袋缩了回去,“我要走了,不要和任何人说见过我哦。”

    “好,”容离点点头,“快回去吧。”

    待她将小脑袋收回去后,容离顺手帮她把花树恢复原样。

    还没等容离站起身来,小丫头的脸又伸出树丛,皱了皱小鼻子说道,“忘了告诉你,我叫漪沫,夏侯漪沫,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容离好笑的点点头,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那我走了。”小脑袋再次收回,树丛微微颤动,这下她是真的跑远了。

    容离又整理了下树丛,这才往御花园走去。心下实在诧异,漪沫说的王叔到底是谁,她自打穿来认识姓夏侯的也就夏侯衔一个而已。

    御花园的小宴已经接近尾声,皇后这边本就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晚上那场局,正经的宫宴。

    由皇后带领,众夫人领着自家姑娘跟在凤驾之后来到宣德殿,那里早就摆好了宴席所需之物。

    皇后自有人服侍着回宫中更衣,宫宴开始时和皇上一同入场。

    女眷各自找到自己夫君所在位置,携女坐在一旁。

    几位王爷有来的早的,身旁伴着自己的正妃坐在殿中,和兄弟谈笑风声。

    唯有夏侯衔只身一人,痴痴的望着大门处,希望早些见到容离。

    “三哥,你看什么呢?”睿王爷夏侯宇乃圣上六子,和夏侯衔关系最为亲近,前些日子夏侯衔休妻之事可把他乐坏了,三哥终于脱离了那个花痴,他替三哥高兴。

    “没什么。”夏侯衔收回目光,今日他没带慕雪柔入宫,就是为了不让容离误会,想到将要和容离见面,他激动地握着瓷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嘿嘿,前些日子你忙,兄弟我一直没来的及祝贺你和三嫂,你们终于不用再面对那个白痴了。”夏侯宇拍着夏侯衔的肩膀笑道。

    夏侯衔皱了皱眉,没说话。

    夏侯宇一个人笑的有些尴尬,将手收回拿了颗葡萄放到嘴里,他怎么觉得三哥有些不大开心?

    其他几个兄弟虽说不上和睦,基本各自为政,谁和谁交流都不大多,但是夏侯衔的事情他们无一例外的都知晓了。

    娶妻的时候便闹了笑话,倒是没想到他这么快便休妻,不知该说他生性薄凉还是当机立断。

    他们可听说了,皇后娘娘特地召容离入宫,这回应该能见到正主儿了。

    就是不知,两人再见面,将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还没迎娶正妻的皇子同样期待容离的到来,不知他们能不能打动容离的芳心,若是娶了容离,他们在争夺那个位子的时候,可谓多了一大助力!

    一时间,大殿里,皇子们各怀鬼胎,但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容离!

    待容离刚刚出现在门口,夏侯衔握着杯子的手都泛了白,目光再也离不开容离,眼里的眷恋藏都藏不住。

    她没事,还是那么美,他…终于放心了。

    容离敏锐的感觉到,当她一进殿,几道目光同时锁定她,那是带着侵略性、目的性的目光。

    她皱了皱眉,怎么感觉自己像是猎物一般?还是狼多肉少的那种?

    其中,最让容离反感的自然是夏侯衔的目光,她暗暗翻了个白眼,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

    之前取血时还想赖账不给休书,多亏她机灵留了一手,不然真给他心头血,自己说不了话柳一又做不了主,那血不是白放了?

    现在给她玩深情、玩颓废?给谁看呢?

    闹到这般田地,都是他咎由自取!

    容离毫无压力的顶着数道炽热的目光,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其他皇子怎么想她不感兴趣,盯出花来也不关她的事。

    皇子们心下一片火热,没想到啊没想到,容离之前浓妆艳抹的看不出真容,如今这般清淡的打扮倒当真是惊为天人!

    哪怕不是为了她身后的娘家,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放在府里也是赏心悦目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夏侯衔是眼睛瞎了吗?

    容离从容貌到气质,不知甩慕雪柔不知几条街啊!

    “切,丑人多作怪,”夏侯宇撇了撇嘴,接着小声对夏侯衔说,“三哥,她这么做是不是为了重新挽回你?你可别上当啊?”

    听到夏侯宇话的皇子们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夏侯宇是不是眼瞎,谁丑啊?

    夏侯衔苦笑了一下,他倒希望这是容离为了吸引他所使的手段,可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皇上和皇后并没有让众人等太久,不消一炷香的时间,大太监在殿门外唱和,“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臣携家眷起身,撩袍跪地山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待皇上和皇后走到龙凤椅上坐下,“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各自起身归位。

    皇上刚准备说开宴语,突然门外的太监再次唱和,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紧张,“战王驾到!”

    就像是滴进油里的一滴水,溅出的油滴烫的人心惊。

    不止底下的臣子吃惊于几年未参加过任何宫宴的战王,为何会突然到来,就连龙凤椅的皇上和皇后都大惊失色。

    他们脸色有一瞬间变得苍白,接着皇上夏侯赞稳了稳心神,携皇后从龙凤椅上起身,一齐步入台阶之下,等待战王的到来。

    众臣子更是躬身站在大殿两旁,不敢抬头。

    容离诧异至极,战王在原主印象中并不深刻,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慑力,就连皇上和皇后都会如此?

    她随众人一齐躬身立在座位旁,偷偷半抬了眼眸,想看看战王到底何许人也。

    这一看不要紧,待来人进得大殿,容离差点蹦起来大叫——云襄!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