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他在怕什么?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24章 他在怕什么?

    夏侯赞严肃的看着夏侯衔道,“衔儿,传闻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父皇,”夏侯衔不敢抬头,“儿臣不知。”

    “不知?哼!”夏侯赞冷哼一声,“人家传的是你后院的侧妃,你一句不知便想了事?”

    夏侯赞之所以这么看重此时,那是因为关乎自己的声誉,想想看,一国之君的统治之下而且还是皇城根,竟然有妖精出没。

    他是谁?真龙天子!

    真龙在此竟还有妖精作祟,打的是谁的脸?

    若不是天子德行有亏,怎么会出现妖精祸乱天下,皇上不下个罪己诏说得过去吗?

    “儿臣知罪,一定会尽快查出散布谣言之人。”夏侯衔身子躬的更低。

    “嗯,”夏侯赞顿了顿,“前些日子你又叫了太医院一半的太医入府,朕听说医治的就是你院里的柔侧妃,可有此事?”

    “父皇,柔儿只是余毒复发,现在已无大碍。”夏侯衔急忙解释,他后院真没闹妖精啊。

    “一个妾氏而已,竟闹的这般兴师动众,衔儿,你已经不小了,凡是总要考虑清楚后果再有所行动,你可知你背后有多少人盯着?你来看看,朕手边这些奏折都是言官弹劾你的,上次朕便说过你,如今你怎的还不知收敛?”夏侯赞有些动怒,这些儿子里,他最中意夏侯衔,本是将他当继承人培养的。

    谁知夏侯衔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个女人违反宫规,再这么下去他迟早得毁了。

    夏侯赞眼眸微冷,若是再闹出这种事,他少不得要考虑将祸根除了。

    夏侯衔除了应声称是再无它法,夏侯赞无奈的看了眼他,叹了口气,“朕给你三天时间平息谣言,下去吧。”

    “是,儿臣告退。”夏侯衔躬身退出御书房,出了大殿抬头看了眼湛蓝的天空,他实在感觉太累想歇歇,怎么就这么难。

    皇宫中夏侯衔不好过,端王府里慕雪柔同样不痛快,她都要被气死了!

    怎么会有那样的谣言?到底是谁散播出去的?

    说她是妖精?还要喝人血?

    没错,人血她是喝了,可那也不能说明她是妖精啊?她是为了治病!治病!

    慕雪柔气的将桌案上的茶盏一把扫到地上,前些日子她还在沾沾自喜,街头巷尾全部在评论容离被休一事,之前容离用计嫁入王府之事又被人翻了出来。

    过不了几日,容离便会像过街老鼠般,名声彻底臭了。

    可谁知过两天,市井间流传的谣言竟变成她的,慕雪柔怎能不急?

    胸口激烈的上下起伏,她身旁的碧衣和惜晴看在眼里,简直要担心她不定什么时候会喘不上来气。

    正想着,慕雪柔突然弯下了身子,一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二人一惊,不会真让她们说中了吧?

    连忙蹲下身,碧衣在身后给慕雪柔顺气,“主子您消消气,传闻而已怎能当真?但凡有脑子的人,仔细想想都觉得荒唐。”

    “就是啊主子,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得啊!”惜晴也在一旁劝和。

    半晌,慕雪柔终于缓过劲儿来,这毒真是麻烦,明明都服了解药竟还有症状,她深深呼出口气,“碧衣,你回府一趟,让夫人查查谣言到底从哪散出来的?若让本妃知道,不拔了他的舌头!”

    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碧衣和惜晴吓得一哆嗦,不敢耽搁,碧衣赶忙去了。

    不得不说,慕雪柔太看得起她娘家人了,市井谣传这东西,要想摸清源头根本不可能,若不是这样,她怎会着人去散布关于容离的传言。

    有些人,她来策划事情,便觉得自己聪明之极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同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便接受不能非要找出幕后主使除之而后快才可。

    慕雪柔皱着眉头思索,这些日子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许多,每天倒也天天能看见夏侯衔,不过他却一次都没有歇在自己这里过。

    若说之前她还觉得夏侯衔是担心她的身子,怕她受不住,现在想来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的夏侯衔经常无意识的出神,有时候明明是看着她,但慕雪柔感觉夏侯衔的眼神不对,似是透过她在看别人。

    但凡夏侯衔回过神来,再面对自己时,夏侯衔的眼神便有些躲闪,那感觉不像不愿看到她,倒更像是怕看到她。

    他在怕什么?

    不会是夏侯衔也将她当妖精了吧?!

    慕雪柔稳了稳神,不行,这几日她必须弄清楚,不然心里总不踏实。

    夏侯衔白日里将人撒出去寻找散播谣言的元凶,父皇只给他三天时间,他必须将事情处理好了。

    晚上回到府里,慕雪柔精心打扮过,穿的都是轻薄的衣物,吃饭时趁着夹菜的功夫总想往夏侯衔身上靠。

    夏侯衔完全是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他现在无法面对慕雪柔,一看见她便能想起来容离取血后的情形,尤其是慕雪柔的嘴,他连看都不敢看。

    慕雪柔呆了一呆,她没想到夏侯衔竟会躲着她,当下放了筷子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王爷,您是不是嫌弃柔儿了?”

    “没有啊。”夏侯衔一愣,接着看到慕雪柔闪着泪光的眼睛,心中不禁有些自责,柔儿大病初愈,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你想多了,本王怎么会嫌弃你,乖,不哭了,咱们先吃饭好不好?”夏侯衔轻轻的帮慕雪柔擦干眼泪,好言哄着。

    “真的?”慕雪柔小心翼翼的看了夏侯衔一眼,“柔儿还以为您听信那些传言,所以嫌弃柔儿了呢,到底是谁这么坏,要怎么说柔儿,柔儿实在想不通。”

    说着,又要哭。

    “好了,本王今日已经着人调查了,你放心,两日后流言自会消失,不哭了好不好?”夏侯衔轻声劝道,他的头已经够痛的了,实在不想在听到慕雪柔的哭声。

    心累。

    “好,柔儿相信您。”慕雪柔脸颊挂着泪珠点了点头,当真是我见优伶。

    只不过夏侯衔没心思欣赏罢了。

    一顿饭吃完,夏侯衔又没多留,起身去了书房,找的理由自然是有公务要处理。

    慕雪柔简直要咬碎一嘴的银牙,她还没来及留人,他便跑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恨恨的跺了跺脚,她还不信逮不到他!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