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他的眼光…很不错啊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22章 他的眼光…很不错啊

    夏侯衔回府后,宫里赏下的补品流水般的送入王府,说是赏赐给柔侧妃补身子,皇后对她甚是想念,知道她病了特地赐下东西来。

    另外领队的小太监说了,皇后娘娘体恤柔侧妃,说她久病体虚,待身子大好后再进宫谢恩也可。

    慕雪柔自然顺从的应了,同时心下暗暗计较,宫里赏东西下来,何时非要进宫谢恩了?

    皇后娘娘的话有深意,她不能不小心应对。

    夏侯衔一直在书房中没有出来,他在等丞相府里的消息,之前容离被柳一带回相府之后,他便派侍卫跟着,下令让其守在相府门外,容丞相什么时候出府,什么时候回来报给他知晓,另外想办法打探容离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

    这几天,丞相府大门紧闭,无人进出,他派出去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到底如何。

    夏侯衔深深叹了口气,不知离儿到底能不能挺过去。

    而他所担心的离儿,此时正在玉容院和云襄下棋。

    自打容离回府后,云襄便一日不落的前来报到,每次来的说词都一样,看看容离恢复的如何了。

    而且也不多待,一盏茶的功夫便走,容离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他又不是大夫,腿儿这么勤干什么?

    云襄又不是话多的人,每日前来说两句二人便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容离忍不住,从自个儿的箱笼里拿出棋盘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呗。

    结果一下便下上了瘾。

    从小到大没歇过午觉的容离,愣是宣布从现在开始她每日午时过后要歇上一个时辰,除了小桃不用别人伺候。

    容丞相夫妇一听这信儿连忙跑来玉容院,原因无他,以为容离身体受损所以精神不济,不然从没午睡习惯的她怎么突然要午休了?

    容离再三解释,自己就是太闲了不知道干点啥才想睡觉的,并让柳一帮她又请了脉,证明她的身体没有问题后,容氏夫妇这才安心的回了自己院子。

    拿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她容易吗,不就怕云襄被人发现,她一大姑娘家的,屋里出个男人,好说不好听啊。

    其实,最重要的是,和云襄下棋太过瘾了。

    两人棋逢对手六博、樗蒲、围棋、象棋挨个过手,每次下的畅快淋漓,容离从一开始的消遣到认真。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如今每日清晨一睁眼,最期盼的便是中午那段和云襄下棋的时光。

    小桃自打知道云襄的存在,便留了个心眼,当日在端王府,云襄可是很紧张主子的,现如今又天天过来,她作为主子的身边人自然要帮主子留心,这人到底可不可靠。

    经过她的一番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云襄有什么不妥,相反他待主子极好,小桃渐渐便放了心,每日吃过午饭,她都会自动自觉的帮主子将棋盘摆好,另外沏上一壶热茶。

    小黑耳聪目明的,自然知道它主子何时进府,本以为他是开了窍,知道来小离儿面前刷好感,谁知道竟是来下棋的?

    它气的脑仁疼,下棋这么枯燥无味的项目适合追女孩子吗?

    想下棋去找小五啊,哦,那厮是个臭棋篓子,当它没说。

    但是风花雪月之事琴棋书画,其他三项哪个不比下棋强,真是…榆木脑袋!

    小黑还是太嫩,容离是一般女子吗?

    哪个女子一见棋盘上厮杀激烈便满眼放光的?

    下棋就好比一场战役,执棋人便为将军,手中的棋子是他的士兵,将军的智慧性情会在棋盘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就好比她和云襄下棋的这段日子,往日云襄并没有表现出来的东西,容离却从棋盘上看到了不少。

    云襄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往日并没有了解到真正的容离,他看向对面专注于棋盘的女子,不禁愉悦的挑起唇角。

    睿智果敢、杀伐决断。

    这才是真正的她。

    看来他的眼光…很不错啊。

    一个时辰一晃而逝,要不是小桃提醒,容离和云襄二人还沉浸在棋盘中回不过神来。

    棋局没有结束,容离扔下手里的黑子,对云襄说道,“今日先封棋,明日继续。”

    “好,”云襄点了点头,起身整了整衣冠,“我先回去。”

    “嗯。”容离看着云襄淡定的从窗子翻出去,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她现在觉得云襄翻窗的姿势,还蛮帅的哈。

    脸颊有些红,她在想什么呀!

    小黑瞅瞅容离又瞅瞅窗子,高深莫测的一咧嘴,拍着翅膀也顺着窗户出去了。

    它主子…高啊!

    小离儿的眼神渐渐变得不一样了,没想到它家那个闷葫芦追姑娘还挺有一手。

    之后会怎样,它很期待哟。

    他飞檐走壁行于房檐之上,现在天气渐热,这个时辰出来的人并不多,做生意的小贩蔫蔫的在树影下躲避天上的日头。

    大中午,也就他能顶着大太阳来回穿梭,此时,他不仅不感觉热,反而通体舒畅。

    他已经成功让容离习惯了他的存在,眼睛里笑意闪现,之后…大概可以考虑加快一些速度。

    进得府内,刚一到书房外,他敏锐的感知到书房内有人。

    推开房门,一个人大咧咧的站在桌案前,背对着门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什么,嘴里啧啧称奇。

    听到门后的动静,云耀一转身,接着对他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小子行啊!”

    他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说话没头没尾懒得搭理,径自绕过云耀来到书案前,目光触及桌案之上展开的画卷,他瞪了云耀一眼,迅速出手将画拉倒自己跟前,“不请自来。”

    “请不请的无所谓,咱俩谁跟谁,诶,跟我说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春心萌动了?看不出来啊,那画上的女子是谁?你看上人家了?”云耀一脸好奇的凑了过去,他这朋友有一毛病,但凡女子近身必将人打飞两里之外,虽然这世上关于他可怖的传闻不少,可还有许多女子垂涎于他的美色,不知死活的凑过来。

    结果无一例外,摔得很惨。

    云耀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还真没见他对哪个女子动过心思,这几日云耀手里的训练告一段落,又不想回家面对家里的老头和老娘,自己都这么大人了,只要一离开训练场,在他们眼里就还跟小孩子似的,最关键的是一回府他们就叫自个儿小名儿,云耀听一次抖一次还不敢反抗,索性来找他躲清净。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