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柔侧妃如何了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102章 柔侧妃如何了

    倚翠这丫头伶俐,虽不是容离的人,但她干娘古娘子总是教育她,王妃是好人,无论在王府处境如何都是当家主母。

    是以,倚翠听从古娘子的意思,对容离很是尊敬。

    “不错,”容离满意的看向倚翠,“今日辛苦你了。”

    从桌旁的托盘中抓了一把金瓜子,那是容离随手放在那里的,看着模样喜人便让小桃装盘当作装饰搁在桌上,反正她这个院子没人来。

    “奴婢惶恐,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倚翠不敢接,金瓜子别看小巧,可值不少银子呢,自己只是觉得事情有些稀奇,所以才来告知王妃的,不是为了贪这些赏钱。

    “给你就拿着。”容离好笑的看着被吓到的倚翠,想不到这丫头看着伶俐,怎么胆子还有些小?

    倚翠抬头看了看容离,才伸手结果那一捧金瓜子,“谢王妃。”

    “你回去问问你干娘,就说我问的,你二人可愿跟着我?”容离笑吟吟的说道,这两个人她想带回相府。

    “啊?”倚翠吃惊的看着她,这话说的太过直白,倚翠一时反应不及,跟着王妃,是不是,她们从此后便是王妃的人了?

    “去吧。”容离没再多说什么。

    “是。”倚翠有些激动。

    干娘早就将王妃视为主子,如今王妃这么说,干娘一定很高兴的。

    倚翠到没忘了规矩,规规矩矩的退出沐芙院,可出了院子便一路狂奔,她实在太高兴了!

    容离食指轻叩,将小黑和倚翠的话又想了一边,小桃见她在想事情,不敢打扰悄悄退了出去,逮小黑洗澡。

    按照小黑描述慕雪柔的样貌来看,大致应该是中毒了,嘴唇紫黑面色发青,明显是生命垂危之相。

    端王府虽说守卫不见得多严,但非高手一般人轻易进不得,更何况哪个高手进来就为了毒死端王侧妃一人?

    这明显不合常理。

    而且还在这种非常时期,容离可以确定,这毒便是慕雪柔自己下的。

    自己毒自己?

    这招不是在原主嫁入王府之时已经用过了吗?现在又来一遍,是为了什么?

    容离有些想不通,为了陷害她?

    那也应该事先留下自己下毒害她的证据才是。

    这些日子自己连雪羽院都没进,每次和慕雪柔见面,慕雪柔身后还都是一群人跟着,根本没机会给自己创造机会害她的啊。

    那她服毒又是为了什么?

    如果这毒牵连不到自己身上,那慕雪柔的苦不是白吃了?

    是的,容离知道慕雪柔有解药,当时慕雪柔嫁进王府后,在看到原主过的凄惨之时,曾来炫耀过。

    遣退所有下人,慕雪柔得意的将事情经过,全部告诉了原主。

    可是,那又怎样?

    原主那般处境,说出去的话有人信吗?

    更何况是对她误会极深的夏侯衔?

    原主不得不选择沉默,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看着慕雪柔远去的身影独自垂泪。

    像慕雪柔那般自私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做伤害她自身的事情?

    第一次服毒是有预谋,这次怎么能例外。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偌大的房间,只有手指‘嗒嗒’叩响桌面的声音。

    到底,为什么呢?

    容离倏的起身,既然想不到,那她便去看看好了,反正现在满府都得了慕雪柔中毒的信儿,夏侯衔又在雪羽院,其他女人大概早就跑过去献殷勤了。

    自己这时过去,倒是不突兀。

    走到院子中,小桃正浑身是水的按着小黑洗澡。

    小黑哪里都好,就是每次洗澡太费劲,小桃秉着给小黑一周一梳洗的原则,她觉得已经够久了。

    可小黑心里憋屈,它都有避尘珠了,不脏了不脏了啊,怎么这丫头回回捉它洗澡。

    它要这珠子有何用?

    “主子,您干嘛去?”小桃手半刻不敢松,就怕一个不留神小黑跑了。

    “出去逛逛,你忙你的,我一会儿回来。”容离没说是去看慕雪柔,要说了,小丫头一定要跟着去的。

    “哦,那您自己注意些,奴婢先给小黑沐浴完。”小桃又投入到给小黑洗澡的艰难工程中去。

    容离笑了笑,迈步出了沐芙院。

    当她到时,雪羽院里慕雪柔的住处已经被一众女人围得水泄不通。

    一个个拿着小手帕擦眼泪,嘴里念的都是姐姐命好苦、姐姐好难过、姐姐怎么会这样…诸如这样心疼慕雪柔的话。

    容离嘴角抽了抽,听着就很假好吗?

    麻烦擦眼泪的时候事先抹点葱啊辣椒啊,这样哭的比较真。

    “柔侧妃如何了?”容离在里屋外围转了转,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指证她的东西,由于屋里的人太多,她的出现愣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容离高声道,“柔侧妃如何了?”

    她一出声,屋里抽噎感叹的女人们安静了。

    头疼的太医们终于松了口气,他们是要给病人看病的,可围着这么些女人还哭哭啼啼的,他们要怎么治病?

    关键是这群女人身份还不一般,他们又不能赶,实在很难集中注意力啊!

    现在终于安静了,他们悄悄看向声源处,到底是谁?他们真心想谢谢人家!

    顺着话音儿,这群女人回头看向容离,没想到她会来。

    容离气场强大,女人们下意识的为她让开一条路,容离淡定的从中走过。

    来到床边,那里站着夏侯衔。

    “离儿?”夏侯衔轻轻唤了她一声,他有些呆愣愣的,慕雪柔现在的样子对他的打击有些大,身边的太医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法子。

    开的汤药一碗碗的端来,慕雪柔的状况并不见好转,药根本喂不进去,不是洒了便是吐了,中途还吐了几次血。

    忽冷忽热的毛病也没有改善,陆太医施的针渐渐没了效果,慕雪柔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死气。

    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夏侯衔心里有些接受不能,慕雪柔应该算是他最爱的女人,看着心爱的女人这般却无能为力,他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容离的到来,好似给了他一种无形的支撑。

    夏侯衔伸出手去,想要拉容离。

    容离巧妙的一避,同时再次问道,“王爷,柔侧妃到底是怎么了?”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