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避尘珠
    .. ,下堂王妃逆袭记

    第54章 避尘珠

    第二日,当慕雪柔感觉到身旁有窸窸窣窣穿衣响动之时,便知道夏侯衔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想像往常一样起身服侍夏侯衔穿衣。

    刚要翻身,她发现自己不对劲儿,腹部以下全部酸疼酸疼的,尤其是肚子,稍微一用力,感觉里面撕扯般的难受。

    “嘶”慕雪柔翻身的动作一停,她真的动不了了。

    夏侯衔穿衣服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向满脸痛苦的慕雪柔,“怎么了?”伸手想要将她扶起来。

    “别动,”慕雪柔赶紧出声制止,接着因为说话用力的缘故,有一阵抽痛,“诶呀。”

    慕雪柔捂着肚子,怎么待着都不是。

    “柔儿?”夏侯衔见慕雪柔越加痛苦,生怕她出什么事,“到底哪儿不舒服?告诉我。”

    夏侯衔一个劲儿的问,慕雪柔一个劲儿的摆手,她说不出话啊,一说话便抽痛,很难受的。

    终于,夏侯衔还算有点眼力价儿,他理解了慕雪柔的意思,便安抚道,“不急不急,你先缓缓,没事了再告诉我好不好?”

    夏侯衔一下一下的拍着慕雪柔,试图平复她的感受。

    半晌,慕雪柔轻轻呼出一口气,难受的感觉过去了。

    “爷,”慕雪柔小声开口,生怕音量大了震得自己痛,“柔儿觉得,浑身疼。”

    “浑身疼?”夏侯衔觉得奇怪,他们昨晚也没做什么呀。

    咳咳。

    是昨天。

    夏侯衔生怕慕雪柔身体出什么问题,着人去请太医。

    早朝不能误,夏侯衔叮嘱再三让人好好照看慕雪柔,又确定只要她不动不说话就没事后,才出发去往皇宫。

    太医们又被召进端王府,这次夏侯衔不在,他们压力小了许多,轮番诊脉发现慕雪柔的身体并没有问题。

    “敢问侧妃娘娘,到底哪里不适?”陆太问道。

    他们几人到这,被告知柔侧妃全身不适,具体怎么不适没人说的出来。

    柔侧妃不出声,他们把脉也把不出什么。

    细微的声响从帐子里传出,他们实在听不清也不好凑太近。

    这时,一道女声传出,“主子说,全身酸痛难忍,并且毫无缘由,各位太医可有法子医治?”

    碧衣一直在帐子里服侍慕雪柔,之前慕雪柔不说话是因为一说就疼,再说太医诊脉治病,她也没必要出声。

    谁知切脉竟把不出缘由,慕雪柔忍着疼痛将症状说出来,说完便捂着胁肋边喘气。

    太疼了!

    太医们对视一眼,无原因的疼痛,这是怎么回事?

    “请问侧妃娘娘,昨日可曾劳累?”

    “不曾。”依旧由碧衣代传。

    “可曾受寒?”

    “不曾。”

    “可曾跌扑损伤?”

    “不曾。”

    不曾不曾!什么都不曾怎么就疼了?

    陆太医感觉自己气血上涌,怎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被这位侧妃碰到?

    最后太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看看时间,估计端王快要下朝了,几个太医一合计,随便开了些活血化瘀止痛的方子,接着高深莫测的胡扯了一通,乘上来时的轿子,回皇宫去了。

    下人们又去熬药,折腾了半晌,慕雪柔终于将一碗浓浓的苦药喝下,她松了口气。

    不知疼痛什么时候才会消失,不过喝过药心里安慰了许多。

    一连三四天,慕雪柔都觉得自己浑身酸痛的症状没有减轻,她现在不敢大声说话,不敢走太多路,连想怎么找容离麻烦都没时间。

    夏侯衔见到她如此,只能安慰她快好了,太医脉也号了,药也开了,怎么也得吃完这几付再看。

    慕雪柔倒没时间找容离麻烦,可容离也没闲着,桃花宴次日清晨,她一睁眼就看到一个小黑脑袋伸在眼前。

    容离下意识劈手砍去,小黑嗖的一下飞出老远,落地时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吓死我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暴力。”

    “吓我还有理了?”容离裹着被子坐起来,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又回来了。”

    上次不是飞走了吗?

    “切,你以为我想来呀,还不是主子怕你出事。”

    小黑提起这事也冒火,它受伤的小心灵还没有恢复好吗?

    那天它正在自个儿屋里吃小鱼干呢,之前窝火的心情也慢慢恢复了,谁知道 它两盘鱼干刚下肚,主子就进来了。

    本以为主子是来安慰它的,他还准备看在小鱼干的面子上原谅他,谁知道主子张嘴就给它一个霹雳。

    “明儿回沐芙院。”

    “什么?!”小黑要疯了,还要它去啊?

    “放心,她不会真烤你的。”他试图安慰它一下。

    “不去不去,你说不烤就不烤啊,我就一条小命好吗?”开玩笑,它很惜命的好不好。

    “如此,便断粮吧。”

    断粮的意思就是府内不再给它提供吃食,它又要过回吃虫子的生活了!

    它主子是有多丧心病狂?!

    “主子,我可是你的人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小黑抓狂,它太失望了。

    “第一,你是鸟;第二,不会;”他相当淡定,“你也知道我是你主子,还讨价还价,嗯?”

    “那也不能欺负人呀。”小黑嘟囔着。

    “去了便将避尘珠给你。”他抛出诱饵。

    “当真?!”避尘珠是它一直想要的,它平日里的形象可谓是英明神武,但有一件事让它特别郁闷。

    它黑色的羽毛太容易吸尘,尤其是在树上窝着的时候,树上的尘土时常将它的羽毛整成灰色,实在很影响它的形象。

    而且每次洗澡的时候也麻烦,它的羽毛层层叠叠,看着是漂亮,可是每次洗羽毛就跟灾难一般,要洗上一个多时辰。

    有了避尘珠就不一样了,那珠子神奇的很,带在身上尘不沾身,它再也不用频繁的洗澡,把自己搞成落汤鸡了。

    “当然。”

    “成交!”不就是去盯梢嘛,多大事。

    他将一枚黑色的珠子抛过去,小黑猛地飞过去,拿到珠子后开心的上蹿下跳。

    “哈哈,我的避尘珠!”

    “明早过去。”他转身出了房门。

    “是,拂风领命。”小黑乐颠颠的应了。

    “小黑乖。”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你…欺负人!”小黑的大吼震破天际,它一定跟了个假主子!

    还在找”下堂王妃逆袭记”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