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我们的爱,甜到掉牙(十)
    ,精彩小说免费!

    说不失落是假的,她在京里还不容易有两个谈得来的朋友,一时间还结伴跑了…

    “也太不够意思了!”瑾萱小声嘟囔了一句,哪怕要保密,也不该不让她知晓呀,她嘴巴又不大,还能卖了两人是怎么着。

    现在倒好,她们走远了自己才知道,连送送都不成。

    瑾萱心里想着,但见谢菡的面色有些疲惫,忙出言开解,“伯母放心,离儿与婉儿都是机灵的,又有墨阳、墨白保护,一定会平安抵达边疆的。”

    “你说的没错。”谢菡点了点头,她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关系到自家姑娘和儿媳的安危,她实在轻松不起来。

    瑾萱温声劝着,尽自己所能去开解谢菡,她这些日子以来与容敬的关系稍近了些,但也仅仅处在相熟朋友的位置上。

    有点儿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意思。

    这还多亏了谢菡的帮忙,瑾萱别看平日骄纵,但该懂事的时候绝不含糊,谁对她好她心里清楚着呢。

    只是,容敬到底什么意思,她也闹不清楚,只能尽自己所能的对他好。

    虽然容敬与她相处时话不多,神色也是淡淡的,但瑾萱一点儿都不气馁,她坚信,只要容敬不是当面拒绝她,她就还有机会。

    人生嘛,哪有一帆风顺的?

    而且这事要对比,容敬现如今的话可是比一开始和她相处时多了些许,偶尔她讲些趣事,容敬也很给面子的笑一笑。

    这对于瑾萱来说就是进步,她能看到前方的光亮。

    瑾萱觉得自己长这么大基本都是一帆风顺的,除了母亲病逝之时她无能为力外,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她说如何便如何的。

    谁命里还没点坎坷了,对于瑾萱来说容敬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坎儿,若是跨不过一定会摔的头破血流,若是过了她便能把后半生的幸福握在手中了。

    容敬是她第一个为之心动的男子,她一定能成功占领高地的,无论过程多坎坷,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她就算没白努力。

    这一点,无论到何时都不会变。

    所以,瑾萱自然先将谢菡当成未来婆母来敬重,安慰的工作就由她来做。

    至于容离和温婉,两个人好好助夫君在边疆多多打胜仗,早日回来就好。

    到时,她再为她们接风洗尘。

    因着一下朝容源和谢菡便去战王府看女儿了,是以容敬并不知晓小妹已经离京了。

    这会儿处理完公务得知父母回府,他便去往上房请安。

    容源自去处理公务,上房只有谢菡和瑾萱两人,因为路遇瑾萱的缘故,她倒是比容敬提前知晓容离的情况。  瑾萱的一番开解倒是让谢菡的心情好了几分,此时见儿子过来,待容敬请完安后,她拉着瑾萱的手对容敬说,“为娘有点累了,你陪萱儿去逛逛吧,你妹妹那有点事,

    让萱儿告诉你吧,我歇会。”

    说罢拍了拍瑾萱的手,“好孩子你慢慢跟他说,我实在有些乏,就劳烦你了。”

    “伯母言重了,”瑾萱摇头道,“今日之事确实突然,您好好歇歇,别太劳心了。”

    “好,去吧。”谢菡笑着点了点头。

    容敬有些纳闷,自从小妹嫁到战王府便过的极为舒心,如今看母亲和瑾萱郡主的神色,仿佛有什么大事已经发生了似的。

    前天战王出征,小妹相送时还未见如何,虽然能看出小妹有些失落,不过精气神还是不错的。

    难道是因为战王出征,小妹思念太过病了不成?

    容敬心思转了转,这也不像他小妹的性格啊。

    若说追着战王跑了他信,思念成疾什么的,他觉得自家小妹干不出那样的事。

    “母亲歇息吧。”容敬行了礼和瑾萱退了出来,心里还想着离儿怎么了。

    该不会…真跑了吧?

    容敬心中所想并未表现出来,瑾萱瞅了瞅他,正巧容敬看过来,瑾萱一下便红了脸,转开目光,“那个,离儿…离儿离京了。”

    “嗯。”容敬点了点头,果然。

    这才像他小妹干出来的事。

    “你知道了?”瑾萱见他反应平平,顾不上害羞,惊诧地看向他。

    容敬诚实地摇头,“不知道。”

    “那你…”

    “怎么不惊讶呢?”

    瑾萱未说完,容敬便把话接了过去,瑾萱点点头,她听到的时候可着实吃惊了一把。  “小妹与战王的感情很好,她胆子大主意又多,若是出了什么令母亲忧心的事,怕也就是小妹追随战王出征了吧。”容敬为瑾萱解惑,这算是他与瑾萱相处一来,说过

    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这倒是,”瑾萱认同的点了点头,小声嘟囔了一句,“主意是挺多的。”

    “什么?”

    “没什么,”瑾萱笑了笑,眉宇间有些担忧,“伯母知道阿离去边疆挺担心的,你若无事,多劝劝伯母吧。”

    “放心,”容敬点了点头,他唇角含笑,“这段时日多谢郡主。”

    “谢我?”瑾萱诧异的指了指自己,“谢我做什么?”  “小妹出嫁后,母亲虽然未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我与二弟身为男子,无法时常陪伴母亲左右,也不知母亲心中所想,多亏郡主相陪,母亲的心情确实好了许

    多。”容敬真心实意的道谢,字字诚恳,他自己没意识到能和瑾萱说这么多。

    “嗨,”瑾萱笑着摆了摆手,“没事,一家人,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话说的相当溜,以至于瑾萱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双颊好不容易褪下的红润立刻飞涨,她感觉脸上火烧火燎的呀。

    “不…不…那个…你…那啥…别误会啊!”瑾萱直接掐了自己一把,这时候结巴太郁闷了,她需要解释啊!

    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吧,我,就是,你娘就是我娘…”

    这么说,好像更不合适,瑾萱觉得自己要疯了,咋还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不是从你这论啊,你别误会,”瑾萱赶紧摆手,“我是说,我跟阿离这关系,她,伯母…”

    容敬看着瑾萱手忙脚乱的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  “抱歉。”容敬握拳挡在唇边,话里还带着笑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