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我们的爱,甜到掉牙(七)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瑾萱倏地盘腿坐起,思考事情实施的可能性。

    反正在容敬面前,她早已没什么形象可言了,索性放下那些拿捏的小家子姿态,大大方方的做自己好了。

    若是与容敬过一辈子,她也不能总端着不是?

    瑾萱一拍手,重重的点了点头,“就这么办!”

    困扰于心的事情想明白了,其他就便都不是事儿了,瑾萱气势汹汹的蹦下床,大步流星走过去拉开房门,给外面四个丫头吓一跳。

    云兮几人连忙凑过来,主子怎么没叫她们便起身了,而且看主子的表情…

    “主子,您要干嘛?”段叶眨了眨眼,怎么感觉主子双眼‘唰唰’放光呐?

    “没事,我出去走走,你们不必跟着。”瑾萱一摆手,她现在心情有点激动,得出去溜溜,好消耗她这无处安放的小情绪。

    出得门去,大片大片的阳光洒在身上,瑾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既然爱了,就大胆向前。

    她瑾萱还从没怂过,之前的那些过往全部掀过,她要让容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她!

    抬头挺胸大踏步的向前,瑾萱成功的在下阶梯的时候摔了个狗啃泥。

    “主子!”身后是四个丫头惊诧疾呼,还有快步跑来的声响。

    捂着磕的红肿的脑门,瑾萱差点仰天长啸,干嘛呀这是!

    她是要去正事的人,给她可磕相了,谁负责?!

    ——————

    送走瑾萱,容敬便回去处理公务,这会儿已经处理完毕,他正在自个儿房里看书,‘吱儿’地一声轻响,门缓缓被人推开,门边贼头贼脑的露出个脑袋。

    容敬抬眼去瞧,接着继续看书,“要进就进,在门口扒着做什么?”

    来人正是容喆。

    容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自个儿这不先瞅瞅他再做啥,要是正忙着,他就过会儿再来。

    现在大哥请他了,他不进都不合适。

    “你和瑾萱郡主到底怎么回事?”容喆做到屋中的软榻上,伸手拿了个李子开吃。

    跟他大哥说话不能来弯弯绕的,以他这个脑子,绕肯定也绕不过,索性来直的。

    拍着良心说,这天下能绕过他大哥的人,怕是不太多。

    “什么怎么回事?看过你未婚妻了?”容敬没什么表情,仿佛整个人的注意力还在书中似的,只是在听到瑾萱二字时,眸光微微有些波动。

    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开。

    “嘿嘿,看过了。”容喆一想起温婉便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光芒,脸上是甜蜜幸福的微笑,脑子已经转不动了,满心满眼都是温婉。

    容敬瞟了他一眼,继续埋头看书。

    这样不是好很多?

    没那么多问题,屋里也安静了。

    容喆傻乎乎的自个儿笑了半晌,就在哈喇子快要流下来的时候,他反应过味来,今儿来不是为了想婉儿的呀。

    “大哥,你是不是故意的?”容喆一脸怨念,拿婉儿当话题给他岔开,太坏了。

    “是。”容敬没什么心里负担的便承认了,自家兄弟,不必藏着掖着。

    “呃…”容喆被噎的不知说什么好。

    谁见过这样的人?

    当面承认的理直气壮,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很好,这很他大哥。

    人生如此美好,他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容喆给自己顺了顺气,堵在胸腔里实在不爽,他撇着大嘴,“大哥,你可憋装了,人家姑娘都找上门了,再说那天在宫门口,瑾萱郡主说的清清楚楚,是不是兄弟,你

    给我讲讲到底咋回事呗?”

    说着,他往前凑了凑,从盘子里拿个桃,一脸殷勤的给容敬递过去。

    容敬连看都没看,“不吃。”

    “不吃也成,那你说说。”容喆不打听到决不罢休,婉儿给他任务了,让他谈谈大哥的口风,看对瑾萱郡主的印象怎么样。

    自个儿未婚妻开口他怎能不遵命,而且他小妹还让婉儿给他带了话,意思一样,都是要知道大哥对瑾萱到底是什么心思。

    仨人关系好容喆也是知道的,而且事关他大哥的终身大事,他这个当弟弟的不可能不关心,没看他娘知道有姑娘堵大哥都乐成什么样了吗?

    容喆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呀,平时跟容敬不是白混的,若说了解,没谁能比他了解他大哥。

    不就是说话爱绕人、爱怼人?

    他能忍!

    这不,他自御史府回来就直奔大哥书房了,容喆倒也想的明白,不可能一次就把事问清楚地,能从他大哥嘴里套出多少是多少。

    反正来日方才,兄弟俩一个府里住着,一个朝上着,还怕没机会再问?

    容喆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争取十次之内,能把容敬对瑾萱的想法问出来。

    如果十次不行,那就…二十次。

    不过问印象之前,容喆想先把俩人认识经过整明白了。

    其实吧,这事他特别好奇。

    就他大哥这种性子的人,要说能吃亏,那绝对是想瞎了心的。

    可在瑾萱郡主说完那些话后,他大哥不但没有怼回去,反而跟着瑾萱走了,而且还是那么暧昧含糊的话语。

    容喆实在诧异,那心就跟猫挠的似的。

    “想知道?”容敬抬起眼皮看着容喆。

    容喆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容敬搁下手里的书,缓缓吐出几个字,“就不告诉你。”

    容喆:“……”

    他怎么突然觉得大哥变得那么幼稚,以往倒是常怼他,那也是绕着弯。

    像今日这般,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呀。

    “不说拉倒,那你说说,你对瑾萱郡主的印象怎么样?”容喆索性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反正完成婉儿给的任务便成。

    容敬倒没想到容喆会这么问,当下一愣。

    对于瑾萱,他也不知自己作何想,两人遇见的次数并不多,每次见面又很…戏剧性。

    若是谈印象,只能说瑾萱是个有趣的女子,他对女子的了解基本都是温婉贤淑,像瑾萱这般不按常理出牌,每每见面都有新鲜感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见。

    只是,容喆的问题,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容敬意味深长的看着容喆一眼,接着拿起手边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容喆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接着龇牙咧嘴的想,那一眼到底什么意思?  他大哥想表达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