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0章 我们的爱,甜到掉牙(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瞬间,出奇的安静。

    容源和谢菡同时一愣,这孩子之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好端端的结巴了?

    尤其是谢菡,心中诧异更胜,她和瑾萱接触过很多次了,自打这姑娘和自家闺女成了好朋友后,虽然往相府跑的次数不算太多。

    这也是有对比,主要是温婉没事就往相府跑,反衬着瑾萱来的次数不多而已。

    其实按照瑾萱的以往的性子来看,她轻易不会登旁人家府门的,能让她是不是跑一跑相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说明问题了。

    谢菡狐疑的看着低头福身咬唇的瑾萱,能看出来,这孩子怕是心里正懊恼呢,这时不时往一边瞟的眼神…

    谢菡顺着瑾萱偷偷瞄的方向,瞬间明白,刚刚那突如其来的结巴,看来和自己大儿子脱不了干系。

    容敬原本见到瑾萱,脑海里蓦然蹦出她前几日在自己面前的情形,眼中笑意闪现。

    只不过除了他自己,其他人看不出他此时的愉悦。

    现如今听到她刚问安的话,他眼中笑意更浓,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好像前两天她就是因为和自己说话有些结巴,才喝酒的。

    尴尬中的正主瑾萱话一出口,脸‘唰’地红透了,怕什么来什么,刚刚明明心里建设好了,怎么不和容敬说话,她也能结巴呢?

    瑾萱懊恼的掐了自己一把,慌忙站起身来,相府她可不能再待下去了。

    “伯伯伯伯母、”瑾萱干脆咬破自己的舌尖,“伯父,瑾萱先行告退。”

    谢天谢地,她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话了。

    瑾萱心中深深地叹了口气,她在伯父、伯母面前留下的好印象,今儿算是完了。

    这得补到什么时候去啊!

    夏侯赞也真是裹乱,你说你该什么时候下朝就什么时候下朝呗,提前散朝算是怎么回事?

    原本对夏侯赞就没什么好印象的瑾萱,算是彻底把他恨上了。

    想归想,瑾萱这次可不敢再多留,天知道她再待下去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偏身一福就要出去,结果刚起身便被谢菡一把薅住了。

    瑾萱终于抬头,欲哭无泪地看向拉着自己的谢菡,她心中直念叨:伯母,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您就放了小的走吧。

    之前相处的也挺愉快不是?

    她这脸都快丢到姥姥家去了,回府躲一躲这个要求,提出来应该不算过分吧?

    毕竟有容敬在,她实在淡定不了啊。

    瑾萱眼神里不断传达出一个讯息:伯母,您想唠嗑,咱改明儿,您看成不?

    她觉得,依照伯母的善解人意,一定能读懂她眼神里,想要表达的意思。

    只见谢菡了然的看着她,笑眯眯地开口道,“哪儿能让你自己走,过府便是客。”

    递给瑾萱一个安抚的眼神,她是过来人,还能不懂这个?

    接着谢菡看向容敬,“敬儿,为娘有些累了,替我送送萱儿。”

    她这个当娘的,别的不说做多好,但创造机会这事,她一定给俩小的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包她身上了!

    “是。”容敬心里明镜似得,母亲如此说自然是怕他拒绝,可他是那么不懂事理的人吗?

    瑾萱来府中拜访,他理应相送。

    想必今日瑾萱来,正是为了前日之事来道歉的。

    容敬心里有些好奇,她交代到什么程度了?

    想了想之前瑾萱在宫门前的说词,说含糊了他娘误会更深,若是说明白了…

    他娘是不是得高兴疯?

    “郡主请。”容敬侧过身子,让出路来。

    瑾萱现在轻易不敢开口,向容源、谢菡二人又行了礼,连忙从容敬身旁走过。

    天知道,她有多紧张,若是可以,她真的想跟伯母说:她其实不需要人送的,真的。

    心跳似鼓点,瑾萱觉得,若是自己出府或许会好很多。

    走在相府的小路上,瑾萱的心思全在容敬身上,抬头基本是不可能的,容敬离她那样近,一侧头就可以看到身旁的他。

    瑾萱直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啊。

    双手置于小腹前,紧紧攥在一起,和之前容敬在宫门口看见她时的样子很是相似。

    不同的是容敬怕自己的腰带再掉,而瑾萱是怕自己再对容敬耍流氓而已。

    嗯,就是耍流氓。

    瑾萱最大的优点就是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自己干了点啥自己心里清楚,绝对不带找理由的。

    她不停的在心里建设,不能耍流氓!不能耍流氓!

    自个儿前科实在太多,若是再在容敬面前掉链子,她真的要自个儿抽自个儿了。

    瑾萱尽量忽略身旁的容敬,去想些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然而,成效,好像…不太大。

    容敬风轻云淡的看着沿路的风景,虽然这些自小到大已是看过千百遍的,不过今日却觉得好似有些不同。

    具体哪里不同,他却说不上来。

    余光不自觉的落在身旁的瑾萱身上,他看着一脸努力克制自己的瑾萱不由得唇角微扬。

    不怪他能看出来,实在是瑾萱表情太明显,他就是想看不懂都不成。

    “第二日醒来,可有头痛?”

    熟悉的声音在身侧响起,正努力控制自己的瑾萱眨了眨眼,忽而扭头看向容敬,他还是目不斜视的面朝前方。

    然而这句询问,她很确定是他的声音。

    因为…小路上除了两人,也再无旁人。

    “有…有一些。”瑾萱小声的回了句。

    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地轻响,她的声音自己听都听不大清。

    耳边是如鼓的心跳声,瑾萱有些拿不准,容敬听没听见她的声音,若是没听见,误以为她没说话,岂不会以为她没有礼数。

    她想了想,准备再重复一遍。

    “以后,莫再多饮。”容敬依旧淡淡的。

    可若是细听,话里含了些许关切之意。

    瑾萱太过紧张,听见容敬的话,一时误解了其中的意思,觉得容敬认为她总是醉酒。

    女孩子被心上人如此误会,自然是要解释解释的。

    瑾萱有些心急,连连摆手加摇头,“你…你听我…我说,我我…我…”  该死,又结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