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我们的爱,甜到掉牙(三)
    谢菡手一叉腰,仰天长笑,笑的是相当开心。

    祖宗保佑哟。

    “老爷,任务来了。”谢菡笑完倏地一收,郑重其事的看着容源。

    “夫人请讲。”容源严肃地看着自家夫人,看表情,似乎很重啊。

    “咱们家和齐王府素无交往,现在两个孩子可能要成,跟齐王套近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谢菡双手往容源肩膀上一搭,还拍了拍,“为了咱们敬儿,你可不能掉链子啊。”

    “这…”容源有些犹豫,两家孩子成婚,还用套近乎吗?

    直接找人说媒不就成了?“那不行!”谢菡多了解容源,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俩都不是一般孩子,萱儿比敬儿强点有限,而且齐王前几年就说要给萱儿找夫婿,你看有成功的吗?除了萱儿挑,齐王也没见少挑,咱

    们贸贸然找媒人上门,万一给拒绝了你说咱们还跑不跑第二趟?怎么跑第二趟?人多嘴杂,都是事啊。”

    谢菡叹了口气,若不是齐王妃去了,她哪儿用的着容源,自己就给解决了,现在就只能靠她家老头儿了。

    “敬儿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若是出了什么岔子…”谢菡双眼一眯,唇角微挑,好看是好看,就是给容敬吓的一个激灵。

    “岔子?我就不可能让它出,夫人放心吧!交给我了!”容源说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这时候当丞相的威严就体现出来了,跟上朝时一般无二啊。

    儿子神马的都可以往边靠靠,他能失信于他夫人?

    笑话!

    已经坐在院中书房的容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奇怪了,这几日他总是时不时的打喷嚏,明明已经撤了一盆冰了呀?

    容敬默默的站起身,将正中的冰盆往一边推了推。

    次日,当容源父子三人上朝之时,齐王府一顶二人抬的小轿打齐王府正门出来,一溜儿小跑直奔相府。

    轿中间或还传出几声,快点赶紧的等催促声。

    轿夫一点都不敢耽搁,俩人脚不沾地儿的到了相府,一落轿,为首的躬身行礼,“郡主,到了。”

    俩人躬身站在一旁,等着轿中人下来。

    然而…

    等了半天没动静。

    俩人面面相觑,路上郡主跟催命似的催他俩,怎么到了正地方反倒没动静了?

    他们又不敢掀轿帘,郡主出来没带丫鬟,说是走不快,现在就尴尬了。

    半晌后,轿中终于有动静了,只听瑾萱郡主在里面下定决心似的来了一句,“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了!”

    接着轿帘一掀,瑾萱大步迈出,两只手就没空的,都掂着东西呢。

    只见瑾萱目光如炬看向相府的大门,脚步沉重的向那里走去,颇有些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架势。

    给俩轿夫看的一愣一愣的,其中一个碰了碰另一个的肩膀,小声说道,“咱们郡主,干嘛来了?”

    “那谁知道去,”另一个直嘬牙花子,“看咱们郡主这步伐,上刑场也不过如此啊。”

    腿儿怎么还抖呢?

    正准备上刑场,哦不,入相府的瑾萱心里很紧张,这种心情越接近大门时越明显,她有些欲哭无泪,想她之前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见战王都没紧张过,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回啊头一回。

    将手里的东西往上又提了提,瑾萱深呼一口气,终于走到了相府大门口。

    门房自然认识她,自家小姐的好友他们当下人的自然要熟记,可是这位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小姐已经出嫁了啊。

    不明所以的迎了上来,门房躬身行礼,“郡主安。”

    瑾萱郑重其事的开口,“夫人可在?”

    门房恍然,原来不是找小姐的,连忙应道,“夫人正在上房。”

    点了点头,瑾萱跨过门槛便往里走,还没走两步,她又回过头来,“你们家大少爷,上朝去了吧?”

    门房被问的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回郡主,大少爷一早就随老爷上朝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瑾萱松了口气,她强作镇定的稳了稳神,“你忙你的吧。”

    “是。”门房看着那越走越远的背影,诧异的眨了眨眼,今儿郡主怎么和往日不一样?

    表情那么…凝重?

    瑾萱边走边给自己心里建设,前日她在宫门口堵容敬的事,想必伯母已经知道了,至于她醉酒后的那些事伯母知不知道,就全看容敬了。

    瑾萱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没什么喝什么酒啊?

    喝就喝吧,还喝大了,在容敬面前那般撒野,说实话,若换她是容敬,怕是对自己也要敬而远之了吧?

    瑾萱越走迈步越小,到最后她都想掉头回去了。

    然而,上房近在眼前,她就是想回去,碰巧从屋里出来的茹梅也不能让她回去呀。

    昨日夫人可是给她们耳提命面过的,以后若是见了瑾萱郡主,必是要亲亲热热看做一家人的,若谁敢怠慢了郡主,那就等着领板子吧。

    夫人有多忧心大少爷的婚事,茹梅作为谢菡的贴身大丫头自是再清楚不过的,她可得把人看住了。

    这瑾萱郡主啊,往后肯定是要当他们相府的大少奶奶的!

    茹梅快走了几步,笑着迎了上来,“郡主怎么有空过来?”

    “今日得空,来看看伯母。”瑾萱不大自在的说道,她还有些紧张。

    边说,茹梅边将瑾萱请了进去。

    瑾萱心里暗暗祈祷,容敬可千千万万别把昨天她耍流氓的事情告诉伯母知道,不然她可就真的没脸了。

    里间,谢菡正在处理府里的事情,刚听到茹梅的声音,就看到走进屋内的瑾萱。

    谢菡两眼唰唰放光,前儿还念道她呢,今日就来了,眼下什么事都没她未来大儿媳妇儿重要。

    慈爱的对瑾萱招了招手,“萱儿来了,快坐。”

    称谓这种东西很能体现亲疏远近,往日谢菡可是称瑾萱为郡主的,如今这么一变,瑾萱立刻便听了出来。

    她来不及多想,而是规规矩矩行了晚辈礼,“伯母安。”

    “好好好,你这孩子这么多礼数做什么,快坐下,”谢菡笑弯了眼,拉起瑾萱坐在自己身边,又吩咐道,“茹梅,上茶。”

    “是。”茹梅下去准备茶点。

    屋里就剩谢菡与瑾萱二人,瑾萱现在的感觉,就和容离大婚当日温婉的感觉差不多,尽可能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谢菡,心中当真是紧张不已。

    若是…那可是未来婆母的存在。她,紧张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