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番外最终章 我们的爱,甜到掉牙【敬萱篇】
    朝堂上众臣子正在聆听圣上教诲,最近三皇子夏侯衔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在税收政策上提出了新想法,还是切实可行的那种,所以皇上对于此事相当重视。

    税收和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得不重视。

    然而,正在低头听圣训的众臣子看似认认真真的聆听,实则心痒难耐的总想往容敬身上瞟。

    至于原因嘛…

    昨日容敬被瑾萱郡主堵在宫门口的一幕,大家伙看的可是真真儿的。

    今日的容敬,可谓是受到众人瞩目。

    虽然,只是偷偷的那种。

    昨日瑾萱郡主在宫门口言辞含糊,话中的意思实在令人颇有兴致,别的不说,就那句赶上了,谁也控制不了不是一句,足够让人想入非非。

    众人回去暗暗猜测,听话中的意思,大概齐是瑾萱郡主轻薄了容敬,那成婚一事也是势在必行。

    毕竟是王爷家的女儿,又一直待字闺中,瑾萱郡主是齐王心里的老大难,这他们都知道,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看样子瑾萱郡主对容敬相当满意。

    那结果还用说吗?

    没想到,容家大公子平日里不声不响的,这一有动静就和京中名声响当当的郡主掺和到一起去了。

    而且啊,昨日瑾萱郡主和容敬不仅在酒楼里吃了饭,而且还在长街之上上演了一幕负心薄情男儿郎,准备抛弃良家女子的一幕。

    他们听说啊,辛亏瑾萱郡主力挽狂澜,这才没让容敬得逞。

    大家都是在官场当值的,平头百姓不知道当事人的身份,他们还能不知道?

    事情一出,各个府邸的官员都要炸锅了好吗?

    尤其是他们的后院,夫人、小妾还有待字闺中的小姐们,一个个就跟上了发条似得,可是来劲儿了。

    相府的八卦啊!

    这一年来,她们贫乏的后院生活,可就指着相府添光添彩了。

    说起来,好像除了容家二公子议婚时没什么动静,其他那俩,你瞅瞅容大小姐,你再瞅瞅容大公子,哪个不是惊天动地的。

    她们听着就兴奋啊。

    至于齐王府,她们只是捎带脚的关注一下,毕竟哪儿有容大公子这边吸引人,要知道,这位当初可是和战王爷的『性』子不相上下的啊。

    至今为止,也就瑾萱郡主能近了容大公子的身吧?

    往日那些爱慕容大公子的姑娘,无论是明里暗里的表达心意,哪次不是直接被怼回去了,半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官家后院里的话题,有志一同的被容大公子和瑾萱郡主的那些小秘密给代替了,更有甚者在研究,瑾萱郡主到底如何成功的轻薄了容大公子。

    怎么就成功了?

    她们为啥就没这运气呢?

    容敬,应该是好事将近了吧!

    说起来,容家这一年可不得了,一年之内先是定了两门亲,现在看来,岂止要办两回喜事?

    怕是连容家大公子的喜事也得一起办了,容家还真是囍事临门,一年间将家里所有孩子的婚姻大事都办妥了。

    省多少心?!

    所以,上朝时,众人不止偷偷瞄面无表情的容敬,就连看容家父子的眼神便不一样了,哪怕神经大条如容喆,都感觉出不同来了。

    他感觉,大家伙的眼神,怎么这么热情呢?

    当事人容敬到是没什么疑『惑』,主要是因为他的心思没在这。

    其实自上朝后,他便一直低着头发愣,至于发愣的原因,自是瑾萱郡主。

    他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一下子就和瑾萱郡主牵扯到一起去了。

    先是在宫中没找谁没惹谁,好端端下朝走在路上就被人拽了腰带。

    试问,这种事情有谁碰到过?

    要说夜半三更,还能稍微表示下理解,关键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最为重要的是,竟然在宫里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上哪儿说理去?

    现在弄得他走在宫里,下意识的就想捂紧腰带,走路姿势都变的端庄起来了呢。

    容敬唇边带了一丝无奈的笑意,瑾萱郡主着实吓了他一跳。

    昨日去酒楼吃饭,他倒是见到了郡主不一样的一面,原本在“扒腰带事件”之前他对瑾萱的印象并不深刻,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一些,像是脾气古怪、骄纵蛮横云云。

    只不过容敬的心『性』和旁人不一样,无关自己的事情不评价好坏,旁人家的女孩儿到底是好是歹与他并无干系,若说对瑾萱有没有负面的看法,对于容敬来说还真的谈不上。但通过昨天的接触,他突然发现,瑾萱郡主好像不似旁人评价的那般,倒是…有些意思。下堂王妃逆袭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