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明月少女心7
    穿过挂满各色绸缎的走廊,边上也可看见坐得三两个的女人,多是中年,偶有看见少女,大多身边都陪着一个长得芝兰玉树的俊俏公子,说说笑笑,氛围却是比适才温明珠她们穿过的前院来得素净。

    至少进了这侍生院,温明珠耳边还没听见什么轻浮之语,不过在她身上的打量却依旧不少,许多女人还对她露出揶揄的笑意。

    随着步伐渐近,前方传来隐隐约约的丝竹之声,回响在这走廊里,倒是格外好听。

    “我妹妹她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温明珠目不斜视,看似淡然地问道,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会儿心里多不安。

    马丹!这些侍生怎么都爱穿白衣服!?

    白白净净的长得好看的

    她脑子里面回想着自家小妹曾说过的话,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甚。

    “没有没有。”屈妈妈连忙否认道,不过片刻后,想了想,又有些犹豫,“不过二小姐最近和一位琴师走得近”

    这院子是个什么地方,走得很近,就已经是关系暧昧了

    能在这芝兰院里当上妈妈的,这屈姓女人自是聪慧,消息灵通得很,在脑子里面过一过就知道眼前人的身份了,自然是有问必答,不敢怠慢。

    本听着前一句话,温明珠心中还松了一口气,垂死挣扎地想着小妹大概是听个曲儿,娱乐一下可下一秒就被打破了幻想,那双眸子不由得锐利了起来。

    “琴师?”

    屈妈妈见她脸色不算太好,只得悻悻地笑了笑,琴师,也就是侍生了。

    温明珠到了自家小妹在的地方时,心中不祥的预感终是落到了实处。

    只见对面的荷亭内,参差不齐地立着三个人影,一方矮桌上还放着一架古琴,与一尊徐徐燃烧着的香炉,那白衣的男子嘴角噙着笑意,柔和却挺立如画的五官,只看着就让人觉得心里安静。

    旁的立了一个小厮,看起来似少年模样,时不时地为坐下的两人添一杯茶水。

    少女身着杏黄色的衣裙,头顶着两个花苞头,此时正满脸地兴奋,手舞足蹈地不知在说些什么,而她面前的男子时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伸手揉一把少女的头,轻声细语之下,不难看出动作之间的宠溺。

    “这人叫什么?”等见到了小妹的身影,温明珠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那方脸色微红,摸着自己脸偷笑的人,一看就是深陷其中。

    “这侍生叫冷琴。”屈妈妈回道,心下有些不安。

    冷琴可是她们这儿侍生的头牌,长相自是不必多说,那每日里想听他抚上一曲的客人颇多,愿意为他赎身的也不少,若他自己愿意,早就可脱离这芝兰院了,只他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爱陪着这新来的小姑娘,说是真喜欢上了?

    屈妈妈对此嗤之以鼻,风月场上的人看透了人心,谁愿轻易将自己的心交出去让人践踏?

    “那你瞧着,他可有了两分真情?”温明珠面目平静地问道,一双眼睛却直直地盯着那欲将一只珠花插在小妹头上的男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正在动作的冷琴自是察觉到了有人正在打量着自己,可他也未曾想过是眼前小姑娘的家人,心里只道是那吃醋的女客罢了。

    而他面前的温明月正睁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那眼眸里面闪着些细碎的波光,不带一丝杂质,净是欢喜与恋慕。

    这样的纯粹,让冷琴的指尖似烫了下一般,耳朵有些绯红,微垂下头,敛下眼中的复杂。

    “小姐您这话问得。”屈妈妈笑笑,目光中带着深意,“这来这院子的,有几个是那蠢的?我们这一行啊,若净出些真心,那还不成了圣地?可一点不付出,那也过不了客人的眼不是?”

    竹香觉得有些听不明白眼前这艳丽妈妈的话,可温明珠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这冷琴对着小妹,或有两分情,只是,那剩下的八分,怕也是算计。

    若换个人来问,屈妈妈的话自不可能这么说,可眼前女子可是她主子未来的夫人,虽说以她的地位,从未曾见过那最高层的人,可这并不妨碍她的畏惧与忠心。

    眼见着自家小妹是顺着杆子往上爬,已经快要滚到对方的怀里了,温明珠终是看不过眼了,拉下脸吼道:“明月!”

    正眼巴巴地等着心上人回应的小姑娘,忽地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立马僵直了背脊,刷地一下就躲到了白衣男子的身后,只伸着半个脑袋出来,紧张地向外面张望着。

    冷琴眉头一皱,伸出自己的双手,将身后人的脑袋按了按。

    “姑娘是?”

    这保护的姿态似是下意识地做出,却让温明珠心下有了些许计较,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未将目光移向那出声的人,反而竖着眉冷言道:“还不赶紧滚出来!胆子大了,敢对着家里撒谎了!”

    温明月的小身子抖了两抖,攥着手中的白袍子咽了咽口水,眼中的慌乱藏都藏不住。

    “姐”最终她还是期期艾艾地耸拉着肩膀挪了出来。

    冷琴有些惊讶,眼中的暗光一闪而过,站起身来认真地见了一礼,但他面前的女子却只无甚感情地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移开来。

    没得到回应,他也没生气,只安静地站在一旁,倒是那小厮有些不服气,悄悄地瞪了温明珠一眼。

    “还不赶紧过来!”见小妹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温明珠心头的火气现在烧得正旺,等她慢腾腾地挪过来之际,一把拉过她的手,转身便要离去。

    “姑娘”冷琴叫道,眼中有些担心,“明月她”

    “她怎么样跟你有何关系,冷公子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事吧。”温明珠对这拐带自己妹妹的人心中并无好感,她的阅历比小妹可多太多了,自是能看得出这人身上的隐忍与复杂,自家这单纯的小妹怕是被别人做了筏子。

    我回头来找你。

    看见姐姐正在气头上,温明月不敢忤逆她,只得安抚性地朝身后之人道一句唇语,末了咧嘴一笑,表示自己无甚大事。

    冷琴见此,背后攥紧的拳头渐渐松开,唇角勾出一抹笑意,可细看之下却并无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