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明月少女心6
    引路的小厮长相甚是讨喜,穿着得体,举止有度,一般的富贵人家的下人都不及他机灵。

    温明珠见那小厮总也看她,心头本就急躁不安,没按捺住自己的脾气,开口便有些冲,“小公子什么时候挂牌?”

    一旁的竹香闻言一抖,看了一眼那颜色颇好的小厮,心里纠结着是否要告诉自家公子

    刚一出口,她便后悔了,心知自己不该把火出在这少年身上,在这种地方,这句话就明了很有些调戏的意味了。

    “只到年后十四岁便可挂牌”正当温明珠想要开口道歉之际,那小厮却是脸上忽然一红,偷偷看了一眼说话的女子,眼中竟也荡出些情谊来。

    本来这人老是偷看身后的女子,一是因为她的美貌,二是因为这少女的年纪实在是年轻,芝兰院来的最多的还是那丧夫寂寞的女人,这种年纪的不是没有,但多是行为名声不太好的。

    不过总觉着这位客人有些眼熟

    小厮想着,脑中闪过一个人影,可不过片刻那思绪就被自己被眼前人看上的喜悦所覆盖了去。

    芝兰院可不是什么善坊,那里面的姑娘侍生哪里会是白养活的。

    妈妈们从牙人手里面挑些长得有潜力的孩子,从小便放在院里养着,请着师傅给这些孩子教导学识,那习得好的,拔尖的,便留在院子里,那不出色的,便送了下面的和春园接客,做那低贱的娼妓。

    而院子里的人,到了年纪,便会在外挂牌,并非是如下等勾栏里的,看上便拉入了房中翻云覆雨。

    在芝兰院中,就算是点了挂牌名的,也不过是陪着客人们聊天吃茶培养感情,出了重金的自然也能带着姑娘侍生们出门去踏青,只要是夜里送回来就罢了。

    这么多年以来,因着芝兰院背后的那些势力,不管是谁,都还没有敢不把人送回来的胆子。

    有能耐的姑娘与侍生们,自是能勾得了外面的权势为自己赎身,姑娘们倒还好些,为妾室也是条出路,那得宠的日子也能有滋有味。

    可侍生们却多是走过的独木桥,就算是出了院子,也少有过得如意者,为其赎身的若是女人,那还可能赚得个名分,但入芝兰院的女人能有多少?又有多少愿意花重金买个男人回家?

    为侍生赎身的也多为男人,为不了妾,这又是个见不了光的,运气不好,还会碰到个有恶习癖好的,总之生活难过。

    若过了容貌的盛年还未能出了院子,却依旧是要被送去和春园,下场再难不过。

    这小厮若是还未挂牌便被人赎了去,那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番机缘,更莫说这赎身的女子还如此貌美。

    他想着,眼中的柔情却越发盛了。

    竹香见这人眼神越来越露骨,连忙木着脸站在身旁女子的面前,插着腰双目瞪着,气呼呼的模样,难得硬气了一回。

    而温明珠见小厮如此反应,倒也反应过来了,直接拉下脸来,嘴里的话也咽了下去,隐隐地还有些不悦。

    “还看!”竹香斥道,“还不赶紧给我家夫人带路!”

    小厮闻言,也不生气,看了一眼女子头上的明显的少女发髻,只得诺诺应是,可那张脸却是明显的失望,这看的身后的两人心里更加梗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芝兰院里面的布置倒真是用了心,里面没有一点俗气的脂粉气息,那路过的姑娘与客人们都是笑意盎然,多是正经模样,那就算情难自禁的也只是牵个小手罢了。

    狭长的湖心走廊边处处都是伸手可触的碧色荷莲,清新的味道充鼻,让这灼热的空气中透露一股股的凉意,浮动的碧色里传出轻微的私语之声,细地一看,竟是那露出点点褐色的小船中,坐了三两赏玩的姑娘客人。

    温明珠一路走来,却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那是新来的姑娘真是漂亮”

    “这可是生面孔,如此颜色,不怪乎妈妈们藏得紧。”

    “走走走,去问问屈妈妈,这妹妹的名字。”

    路边三三两两的轻浮语言与浪荡的口哨声,让行进的女子眉头轻皱,心头的烦躁与不安愈加地浓重。

    芝兰院说是个文雅的去处,可本质上到底是与和春园一样,套了个体面壳子的禽兽内里依旧是禽兽。

    竹香那双眼睛都给气圆了去,不住地瞪着身边那些轻浮的人,可周围不敬打量的目光太多了,他眼睛都酸了也没起到什么效果,这一路下来,竟还有不少贼子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那种邪恶的被盯上的感觉,让竹香心里一阵恶心,恨不得从怀中掏出自己新研制的东西,都撒在那些人脸上。

    “小姐,到了。”那小厮领着两人到了一处紧闭的房门,轻声说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竹香摆摆手,随手取出几颗碎银子扔给他。

    小厮接过银子道谢,可离去时却还是一步三回头,看着那女子的背影满目的恋恋不舍。

    温明珠可没空理这烂桃花,只轻轻扣了两声那房门。

    不一会儿,里面就出来个拿着精致烟杆的美艳女人,许是她正在休息,被打扰了那脸色自然不好,压抑着脾气打开了门,见是个漂亮非常的女子,双目一亮,正要开口打趣几句,竹香便直接取出一块腰牌扔过去。

    这动作突然,女人也是一小阵忙乱才成功接住,本有些不虞,可见着令牌上面的标记,忽地脸色一变,忙收了轻浮的模样,看着眼前的两人收起心中的轻视。

    “两位请进。”女人退开来,恭敬地立在一旁。

    “不用了。”温明珠道:“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姑娘有事尽管吩咐。”见不是来找事儿挑刺的,女人心中的大石头落下。

    少女抿了下唇,而后道:“最近有没有一个小姑娘来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身材娇小”

    温明珠粗粗描绘了一下小妹的形象,那女人想了不过片刻便揣着小心问道:“姑娘问的小姑娘是否力气有些大?”

    “正是!那小姑娘现在在哪儿?”温明珠还未回话,身旁的竹香忙追问道,两人心中已知对方口中的力大者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女人心中略微转了下弯,大概也将来人的身份与用意猜了个七七八八。

    “两位随奴家来,那小姑娘如今正在琴师那儿听琴。”

    说罢,女人关上房门,稍前两步,回头微带着笑意,便引着两人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