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明月少女心5
    温家的后院里,现在七倒八摊地躺了一堆人,除了屹立不倒的叶玉珩和温家的女眷笑呵呵的之外,连王进都没撑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而叶玉珩之所以还清醒站着,得多亏了提前给自家的暗卫打了招呼,让他们去灌温父酒,没给他机会找自己麻烦。

    许是气氛太热烈了,一开始暗卫们针对的目标也只是温父,后来就成了除了自家公子的所有人,最后连自己内部人都不放过,于是乎,才有了一地醉酒的死猪。

    “竹香。”他轻喊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有一个摸着肚皮打着嗝的少年踱着步子跑过来。

    “公子您说。”竹香因为年纪小,虽然很垂涎桌上的酒,但却被众人排挤在外,只准吃,不准喝酒,所以他是清醒着的。

    “你回府去找两个人过来,把他们几个都拎回去。”他有些嫌弃地踢了一脚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下属,而后随手拉着身旁女子的手,朝着一旁对着丈夫翻白眼的温母道:“寇姨,小侄喝得有些多了,想出去透透风。”

    “你”温母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没好气地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酒也没吃几口,透哪门子的风?”

    不就是想带着明珠出门罢了,支会一声不就完了,还设这么大个局?

    叶玉珩闻言,笑而不语,温母也知道他们许久未见面了,年轻人总有些话要讲,便摆了摆手。

    “等等。”孤男寡女的出去到底有些不妥,往日里出门也总带着个小丫头打掩护,便将明月带出去散散心吧,温母想着,便一边朝着小女儿的房间走去,一边叨叨着,“竹香也回去了,你们单独两个总也不好,把明月带去吧。”

    正走到房间门口,温明珠便叫道:“娘,明月不在里面。”

    适才气氛热烈,娘没有暗卫们的听力,自然不知道那房中的小姑娘早也不见了踪影。

    “什么!”连忙推开眼前的房门,见那里面果然没有女儿的身影,顿时心头慌了,“她一定是去那和春园了走我们”

    温母气得有些语无伦次,害怕女儿年纪小,被人哄着私奔什么的,眼泪都快急出来,看见大女儿还是冷静的样子,似看到救星一般,忙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您别急。”

    “能不急吗?关了她这么些天了,还以为乖了,那和春园是什么地方,怎么能由得她去!”

    温明珠忙拉住母亲的手,轻拍了拍安慰道:“您放心,已经让朱轶跟着去了,不会让明月出事的。”

    “朱轶?”温母有些疑惑地念叨了一句,叶家的暗卫全是跟着姓叶的,名字也几乎都是编号,没得朱姓的。

    可现在她也来不及去想这人是谁,只是着急问道:“他功夫好吗?人靠得住?”

    若说是暗卫跟着去了,温母也不会如此一问。

    “功夫不错。”见身旁的女子用眼神询问,叶玉珩便开口如此回道。

    他在未来丈母娘的心中一向沉稳,既然他都在这么说了,那小女儿那边肯定是没问题了。

    “这次抓她回来,定要绑在家里才好!”温母抹了把快要掉出来的眼泪,恼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地跺脚,脸色十分难看。

    您拿铁链锁着她都有可能崩断了去,绑不住的

    温明珠心中有些无奈地想着,看见她娘的脸色发青,便不由得劝道:“您可千万别这样干,阻得越厉害,她点子就越多,咱们也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她不是?”

    “那还能怎么办!不拘住了,难道还让她跟着那姓冷的不成?”温母想着,有些心灰意冷。

    前一段时间她还跟丈夫商量着,以后把小女儿留在家中,在外招个入赘女婿好了,可没过多久,小姑娘就出了问题。

    这还是温明珠发现了小妹身上的不寻常。

    自那日写信完了之后,她小妹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才偷偷摸摸地回家来,饭也没在家吃,问她这一天的时间都在哪儿,她只道是香阁最近忙,在兰师傅那儿帮忙。

    起初温家人也没怀疑,毕竟兰师傅是个正经人,在女人圈子里面也算是个名人。

    可直到温明博找上门了,道堂妹最近总不见踪影,师傅念着她,让她去得勤快些,好多学些东西。这时候,温明珠才知道小妹出了问题。

    她想了想,送走了堂兄之后,便拉着刚好来拿信的竹香出了门,四处去寻找小妹的踪影。

    若是她一人可能还找得困难,可有了竹香就不同了。

    在叶家消息网的帮助之下,温明珠很快就循着线索找到了小妹的线索。

    起初站在芝兰院的门口之时,她还有些呆愣。

    这芝兰院和那和春园的关系非比寻常,若说和春园是个窑子,那芝兰院便也比和春园高端一些,是个有知识的窑子,但总的来说,都是窑子!只是芝兰院算是和春园的上司。

    温明珠和竹香两人进院的时候很顺利,但她的脸色却不这么好。

    按现代人的说法,这芝兰院还是个连锁店,不止水镇有,那南离各地只要发展得好的城镇,都会立上那么一座,温明珠曾也路过这地方,白日里外面也静悄悄的,看不出个什么,外面的门面装饰看着就像是哪个大户的庭院一般。

    不过这庭院的占地也忒大了些,她心中好奇,便抽了空闲时间问过叶玉珩,得到的答案却有些惊讶。

    这地方算是个权贵的消遣地儿,有钱有势的人也不全是那暴发户不是?那逛的勾栏都要比旁的人高级些,档次低的地方他们还不爱去。

    芝兰院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是经过精心培养的,在文学造诣上,不说是顶顶的才女,可连里面的丫鬟在某些方面,也可接得上客人的诗词。

    这里背后的势力有些大,倒不是说是某个得罪不起的大人物,而是这院子是几处势力合伙一起开的,叶家在里面算是占了一份,不过这处的产业在叶玉珩的心里并不受重视。

    温明珠她们进这院子如此顺利,不因为别的,只是芝兰院里面养的人,可不止是姑娘,那陪客的男子也是有一些的,那个个都长得风流俊俏,最是能讨女人的欢心,因着朝廷到现在都不许养小倌,所以在外面,这些客人们便也扯了块遮羞布,把里面的男人叫做侍生,在外只说是里面的琴师。

    她与竹香两人,这是被当作了客人迎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