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明月少女心2
    转眼间已到六月下旬,远去不归的叶玉珩终于带着阿杰一行人赶回水镇。

    京都这一趟去得顺利,叶玉珩和王进两人都是油条子的生意人,惯会笼络人心,这在京都就像两财神爷一样,银钱砸出去可没一点心疼的意思。

    下面的人打通了,这路子就好走了,更别说他们还有镇国将军府的帮助,那再上面了,仗着杨老的关系,也见了些许早已隐而不出的老人们。

    这些大佬们帮着,还有天子那方的放水,王进觉得,这外面人求着难以登天,钻营了数年的东西,就这么个把月就完成了,颇为不真实。

    虽说路子通了,但其实他们手头上还有好些事要做,可叶玉珩觉着时间不够了,迫不及待地要回去准备成亲,便很不仗义地把阿杰和叶旗云给抛下了,勒令他们留在京都把剩下的事都给处理了。

    叶旗云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回去也是要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的,这在京都做的都是不沾血的正事儿,还求之不得呢。

    可阿杰却不干了,他可是有心上人的,心里火急火燎地想要跟着回水镇,但叶玉珩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自家可怜侍卫的要求。

    原因是叶旗云虽有几分聪明,可常年干的都是暗事儿,有些方面还真不能交给他做,就怕他那臭脾气一个控制不住,把叶家的合伙人给剁了,阿杰在这儿正好两人给互补了。

    可怜巴巴的杰侍卫虽然表示了抗议,但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被自家公子捏着拳头狠揍了一顿之后,才终于不甘不愿地留了下来,还额外被附送了身边几个暗卫的嘲笑。

    一行人骑马到了清水镇之时,时间却已经大致到了戌时,这天儿黑得晚,若放在前一段时间,这天上的太阳早就没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的还附带了一人,这人就是朱轶,这才就家没多久,因着受不了他娘老念叨着给他相看媳妇儿,便厚着脸皮跑到叶玉珩那儿说要跟着他走。

    那会儿叶玉珩表面是和和气气地答应了自己这弟弟,可回头等朱轶一走,他那消息就送到了将军府。

    朱轶在家还喜滋滋地收拾着包袱,自以为他爹娘不知,哪儿猜得到他叶大哥本就是个切开黑的,人还没到家就把他给卖了。

    本来叶玉珩也以为,这下子他这便宜弟弟走不了,可没过多久便受到了将军夫人的来信,请他照看着自家的傻儿子,还暗示着,若有个机会,撮合个好姻缘。

    叶玉珩眯着眼,脑子翻腾了这“好姻缘”的意思,沉思了片刻就明白了,这胡姨怕是惦记上了温明月那小丫头了。

    不过这事儿他也就这么一看,要别的女人还好说,可若是他在那小姑娘身上动了歪点子,说不得又会被人拿着菜刀追上好几条街。

    清水镇是个小镇,离水镇骑马大概有个三天左右的路程,可与水镇的富庶相比较,这里确实不负清水的名头,人口少了一半不说,这街道上的店铺看着档次也不太高。

    几人到一处客栈,那小二机灵地牵了马便迎着他们进去了。

    想是晚上,饭点儿也到了,几个拼酒的汉子正撸着袖子划拳,所以客栈里面也还算是热闹。

    许是快到自个儿的地盘了,众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下来,王进时不时摸一下吊在身侧的玉络子,脸上扬起些柔和的笑意。

    那络子是他走之前王雨儿给他的,据说是在专程去半山腰的庙里开过光,灵验得很。

    叶玉珩对此已经司空见惯,犹自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连个眼神都没投过去。

    那旁的朱轶却有些好奇,盯着王进打趣,“王大哥莫不是离家久了,思念家中嫂子?”

    几人这些日子混得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也已经成了至交好友,彼此性格还算相投,私下里也活络。

    “我还未成亲。”王进微收敛脸上的笑意,放下手中的络子,“这东西是我妹妹给的。”说罢,还补充了一句,隐隐还有些炫耀的意思。

    朱轶哦了一声,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一边一直未开口的叶玉珩嘲笑了一句,“可不是,听说人袁学子也收了个络子。”

    顿时,王进的脸就黑了下来,瞪了叶玉珩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络子他不是独一份的,另一份在袁善的手中,说起这人他就恨得牙痒痒。

    那小子榆木脑袋也不知道是被谁点拨开了,竟也知道把东西都和着温明阳的东西捎回去了。

    温明阳与王进的关系不错,他再怎么样也不能去翻人家的私人物品不是?

    “唉,这妹妹过不了多久,怕也是别人的了。”叶玉珩啧啧了两声,说的话字字戳进王进的心口,末了许是被眼刀子扎得有些狠了,唇角微勾,看了身旁的人一眼,似惊讶道:“你看我作甚?自己做的孽,醒得晚,可不得自己偿?”

    王进面沉如水,心里堵了口气不上不下的,这成了朋友才知道,这叶大公子私下里话虽也不多,但那却丝毫不妨碍他那张臭嘴,还最是见不得别人炫耀,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朱轶听着他们的哑语,有些摸不着头脑,心头感叹,王大哥与妹妹的感情可真是好,但仔细想想,他两说的话好像又不是这个意思?

    休息了一晚之后,叶玉珩一行人便急着赶路了,三日之后的晌午十分便到了水镇,约摸着这会儿去到温家,也还能蹭个饭吃。

    如此,叶玉珩加快了步伐,可走了两步便不爽地回过头去,“你们几个跟着我干什么?”

    “吃饭啊!”叶六笑嘻嘻地回答。

    语毕之后,其余的几个人皆是摸着脑袋似憨傻地笑了笑,可那眼睛却亮晶晶的跃跃欲试。

    他们都是在温家做过活儿的人,温母觉得他们一群人大大减少了家里的负担,也不好意思饿着人家不是?这吃着吃着不就惦记上了

    早几天前就送了信儿到温家说是今日到,叶幺偷偷留了个心眼儿,代替他们一伙兄弟也送了封信,倒也知道没敢冒死送给未来夫人,那信是给温母的,里面先是将温家所有人从头到脚地赞扬了一番,之后再暗示了一下几人对伙食的垂涎之情,最后还保证了明年春季的劳力。

    “吃饭都去似锦吃,去温家干什么?”叶玉珩低声斥道,心头已经后悔了将眼前这群崽子弄去干活的事,语毕还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旁的王进,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去找雨儿。”王进温和一笑,端是理直气壮,朱轶在路上也听了不少温家美食的事,这会儿他没理由跟着去,便四下望望,当做没看见眼前人的暗示。

    “哎呀,公子,您别那么小气嘛,咱们也是想去拜访一下夫人”叶幺被身后的几人推了一把,回头瞪了几人一眼,又收到前面杀人似的目光,前后夹击,到底是屈服于美食,壮着狗胆上前几步讨好地道:“公子您看在咱们辛苦了这”

    “呵”叶玉珩冷笑了一声,打断了叶幺即将出口要卖惨的话,转身没好气地走了,懒得管他们的事。

    但熟悉自家公子脾气的暗卫们却心下一喜,虽然公子脸色不太好,但这就是同意了他们去蹭饭了!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连忙快步跟上前面人的脚步。

    不久之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道了温记的门口,可叶玉珩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扬起,便见着自家珠子眼前站了一个穿白衣服的男人,而珠子还面带笑意,心中的暴虐狠地一起,气血上头,想也未想,噌地一下转身抽出身后叶幺手中的刀,狞笑着上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