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明月少女心1
    “你以为,就算你不嫁我余家子孙,就能嫁了那无名的学子不成?”余贵妃寒着脸说道,目光盯着不远处那蛮横的人无不嘲讽。

    这一刻她的心头无比怨毒,凭什么,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她能得到?

    余娆心头的妒火起,似完全忘记了自己与不远处的人有着血脉亲情。

    “不牢母妃操心。”杨星火嗤笑一声,“星火嫁谁,自有父皇为之定夺,何况,那学子不过是个玩物罢了,我堂堂公主之身,何必屈尊?”

    上座的贵妃面色狰狞,在面前之人提及天子之时,心中的怒火已达顶峰,可她最后也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强令自己冷静下来。

    当年杨君昊入她宫中,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御卫们闪着森寒的大刀便挥向了殿中的宫人们,最后若不是她跪着磕头认错,连从小照顾自己的奶娘都保不住。

    这么多年了,那殿中的血色依旧印在她脑海中,成为午夜噩梦。

    直到如今,她也只是被禁锢之身而已,身边一个体己人都没有,若是她敢再次对着眼前的公主出手,那下场必定悲惨。

    余娆的心中情绪复杂,她想为自己的女儿得宠而高兴,但见到那张明媚肆意的脸,总忍不住将之与那多年不见踪影的人联系起来,于是,那心头的一丝丝喜悦立即被一股寒意所取代。

    母女两对峙着,谁也不让谁,殿中静谧得连根头发掉在地上都能碰出声。

    但里面的人谁也没注意到,在那殿门处,一个高大的人影渐渐远去。

    “赵彬。”此时皇帝的脸上颇为平静,但常年呆在他身边的人依旧察觉出了他心中的复杂。

    “皇上您说”赵大监小心地上前道,心中却也止不住的叹息。

    “你看,就算你将小香的事告诉星火,但她依旧与小香有着天差地别。”杨君昊淡淡地说道,但他身边的赵大监却噗地一声跪下,那清脆的声音磕在地板上,让身旁的御卫们皆是一抖,但却咬着牙关不敢吐出半个字。

    “皇上恕罪”赵大监迅速地磕下两个头,再抬起时,额头已经青紫一片,“奴才该死,不该教唆公主”

    “行了。”他还未说完口中的话,威严的天子便面无表情地截下他的话,“朕未曾怪罪你,起来吧。”

    语毕,跪在地上的赵大监心中一块大石落下,但站起身来面色却依旧惨淡,背后已是冷汗一片。

    伴君如伴虎,虽说这么多年以来,他经常揣摩帝王的心思,但却依旧不敢说看透,但有一件事他知道,那就是关于这些年丢失的寇家小姐,那是天子心头永远的痛。

    “你抽个时间去告诉星火。”杨君昊一边漫步着,一边冷淡道:“她就是她,是南离唯一的公主,不必学着旧人的样子来取悦于朕,再怎么样,也不过是邯郸学步罢了。”

    语毕,他便大步流星地走了,留下身后赵大监伫立的僵硬身影。

    “唉”面容苍老疲惫的人望着那向阳居的方向。

    这些年公主悄然地收集着那寇家姑娘的消息,一颦一笑都活在那禁锢里,父女两都心知肚明对方的意思,可这么多年来谁都没打破那层膜。

    今日皇上的话似是不想再自欺欺人,但好在,并没有怪罪于公主的意思

    那边走得飞快的杨君昊见着一荷亭,步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放慢了下来,想了想,便命身边的人都停在原处,自己独自去了亭中。

    闪着波光的荷塘四处都是碧色连天,有的早荷已经露出点点红蕊,似那娇羞的少女般惹人怜爱。

    荷亭中的男人望着那美景发愣,思绪却飘回多年前,耳畔似乎还能隐约听见女子大胆的嬉笑,嘴角不由得掀起一抹笑意。

    良久之后,那丝笑意并未消失,却变得有些苦涩。

    星火学得再像可到底比不上小香,至少,小香从来待人真诚,不会把人当做玩物

    他叹了口气,心知女儿如此,也是自己私信放纵的结果,父辈的恩怨倒是苦了孩子,只怕是童年的阴影困住了那孩子,让她对父母没了信任,所以才会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小香

    其实很多年前,他便失去了希望,派出去寻找的人也减少了去,并非不爱,私心里疯狂的思念只增不减,但却又怕找到那人儿,看见往日那双信任的双眸里面充满怨恨。

    更何况他已违背了誓言,有过其他女人,此生再无机会拥人入怀。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小师妹失忆了,前尘不记,可他自己过不了那个槛,他嫌自己脏

    温家的院子静谧非常,今日温明珠的父母已经相携着去游玩,而顾蕊娘母女也得了准许,去给已去世的父母上香。

    如今偌大的后院空荡荡的,除了偶有前面店铺中传来女子的嬉笑声,与小石头急促的脚步声之外,便没了其他动静。

    但那撑开的小窗户边却有一面目柔和的女子,正低眉垂眼地在写些什么东西,纸张翻飞发出微弱的脆响,那女子嘴角含笑,似一汪清泉注入这渐渐炎热的空气,只教人看了心头安静。

    半晌之后,温明珠拿着写好的信件,眯着眼朝着阳光看了看,那娟秀的簪花小楷模样俏丽得紧,就似那提笔的主人一般,诉说着心头的思念,内容虽平凡,却透出一股子女子的娇意。

    她满意地点头,甩了甩有些酸涩的手腕,朝着院子里看了看,心下觉着这地方有些安静得过分。

    还未来得及细想,那门口处便传来抠门声。

    砰砰砰。

    “温姑娘。”竹香笑嘻嘻地对着里面的人挤挤眼,“竹香来拿信了。”

    每日里竹香都会来温家一趟,为的就是那封自从自家公子去京都,便未曾断过的信件。

    房中的女子早以习惯了少年揶揄的目光,轻咳了一声便将信件交到他手上,再被打趣了两句之后面色也如往日一般,温和的笑意没有半点变化。

    笑话,她要是连这点子定力都没有,那怎么应付得了那手段层出的某人?

    竹香走后,温明珠疑惑地看了一眼安静的院子,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正想回房之际却恍然大悟。

    原来这院子里是少了个聒噪的小丫头啊!

    她好笑地摇头,平日里还嫌小妹太跳脱,可她这些日子不在家里,自己居然还觉得不自在了!

    不过小妹这些日子在忙什么呢?怎么老往外跑?往常也只半天去香阁,怎么这段时间连个人影儿都不见了?

    温明珠抬头摸着下巴,看着自家小妹那间紧闭的房间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