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进京11
    出来了这么久,朱轶是真有些挂念他娘了,本也只想抱上一抱,以表自己的思念之情,可身后却忽然传来一声怒喝。

    “贼子!放开我夫人!”

    朱轶微蹙眉,正想回头告诉来人自己是谁,却不料腰间忽然传来一股子巨力。

    嘭。

    整个人似流星一般横着飞了出去,那一声爹还未说出口,便哐当一声砸在那旁的桌椅上,顿时那上面的瓜果茶具洒落了一地。

    朱淮是见了自家夫人送来的信件,说是叶家的侄儿前来拜访,所以才火急火燎地处理完手中的事儿,赶着回来是想与许多年未见面的侄儿好好喝一场酒。

    却未想到他急急忙忙地跑回来,人没见到不说,一进屋就看见自家的夫人被一个胡人强抱着,又看到夫人脸上一副忍耐的模样,霎时气血上涌,想也未想地就一脚踹了过去。

    胡馨被自己丈夫抱着,还有些迷茫,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那朱淮见此,心中却更气了,“王八蛋!在老子将军府也敢动手动脚!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

    说着,便携着一脸狞笑踱着步子过去,脑子中已经想好了怎么将地上的人大卸八块。

    朱轶此时还扶着自个儿的腰趴在地上哀嚎着,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爹的那一脚造成的疼痛吸引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危险。

    这是他这一年来受过最重的伤!绝对!他悲愤地想着。

    若不是家里从小就教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此刻他一定是扯着嗓子喊冤!

    这会儿胡馨终于从神游中回过神来,见丈夫那斗大的拳头已经扬了起来,吓得即刻尖叫,“住手!那是儿子!”

    朱轶终是发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见自个儿爹的拳头已经快到面门了,那双眼眸顿时就睁大了来,里面不由自主地闪着些泪光。

    因着妻子的大喊,朱淮的拳头倒是停下来了,脸色僵硬地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会儿地上的大汉一眼,眼中的嫌弃已经不能再明显了。

    正当母子二人松了一口气之时,却又忽然听他指着胡馨不可置信道:“你你”

    胡馨瞪了丈夫一眼,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我怎么了?”

    “你居然”朱淮的眼眶渐渐红了,“你居然除了轶儿还有其他的孩子!”

    胡馨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心想幸好今晚上没有留下自己侄儿一群人,不然那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见面前长得甚是结实的男人回头一瞪眼,“说!你这小儿的爹是谁!”

    曾经常年在外拼杀的将军,身上的杀气犹如实质一般渗了出来,那眼中的伤心绝望,简直让见者落泪。

    胡馨也是跟着在战场拼杀过的女将军,也没觉得有什么影响,更何况,这杀气也不是针对她的。

    可地上的朱轶却倒了大霉,那种被杀机锁定的感觉,让他压力倍增。

    最后还是他娘忍无可忍地怒吼:“朱淮你个王八蛋!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地上那个是你儿子朱轶!”

    恩?朱大将军眼中的泪水顿时如江水退潮一般收了回去,他狐疑地打量了两眼地上的大汉。

    “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他还是有些动摇,虎着脸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他看起来年纪都快赶得上我了,怎么可能是轶儿!”

    诶这个年纪好像也不可能是馨儿的儿子

    朱淮退回了妻子身边,对眼前的"儿子"保持着怀疑的心态。

    “不行,虎子!”

    “属下在!”

    一个在旁边看了老久热闹的将士忽然被点名,忙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意,恭敬地上前回道。

    “你去把地上的那小子给我拾掇干净了!”朱淮朝着那地上的人努努嘴,又飞快地移开了自己的眼,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他虽然语气中还有些怀疑的意思,可实际上心头却是相信了妻子的话。

    如此说,也是看着自己儿子那副胡人的模样不顺眼而已,并非是不相信他的身份。

    哼,都怪他自己太邋遢了,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的儿子!

    镇国大将军不肯承认自己的眼误,心里将这口黑锅完全甩到了儿子的身上。

    这次他的要求胡馨也没打断,反而还对着那叫虎子的将士轻仰了下头,示意他快些。

    可这会儿虎子走过去那手刚碰到地上的人,那朱轶却强忍着腰间的疼痛往地上滚了一圈,嘴里还杀猪般地叫着,“我不剪胡子!你别过来!”

    虎子愣了一下,心头觉得有些为难,便回头用眼神询问自家将军。

    朱淮的脸色一黑,斥道:“起来!你像什么样子?难道出去一年就学会了怎么打滚?”

    “你少来!我躺这儿是谁干的?”朱轶丝毫不惧他爹的黑脸,憋红了脸,梗着脖子嚷道:“你别以为装得一脸正经的模样我就不说了!我出去一年都没受过这样的伤!”

    胡馨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但考虑到现下的场面,强行压下了自己嘴角的弧度,末了还面无表情地对着身旁的丈夫挑眉,令自己装出一副不虞的模样。

    朱淮本来还瘫着一张脸,准备耍无赖混过去,可察觉到自己妻子的目光,心头一跳,眼中不由地闪过尴尬,朝着地上的人使了个眼色。

    小王八蛋快起来!

    我不!

    朱轶掩在大胡子下面的嘴角微勾,回头立马对他娘吼道:“娘你看这个老眼昏花的男人!您这么貌美如花,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连自己儿子都认不出的老男人?”

    语毕之后,还转头明目张胆地给他爹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朱淮气得跳脚,撸着袖子恨不得冲上去打得地上的人叫娘,父子两的视线在空中胶着,双方互不相让,一触即发。

    胡馨有些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行了,小崽子你装什么装,快起来!”

    朱轶委屈地看了他娘一眼,嘟囔着,“那是儿子装吗?您是不知道您的好丈夫给儿子这一脚那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说罢还瞪了他爹一眼。

    朱淮在儿子的碎碎念之中,气势渐渐弱了下去。

    胡馨装作没听见儿子的抱怨声,淡淡问道:“你回来的时候见过你叶大哥了?”

    “恩?”朱轶扶着自个儿的腰,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哪个叶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