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进京10
    “是吗?”胡馨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很甜,可手指上噼里啪啦的响声,却让身边的人均都打了个寒颤。

    正憋着火气想走过去,那来报信的小厮却连忙拦住她,“夫人等等”

    “怎么?你想给他求情?”被拦下的女人,脸上笑容骤然消失,一横眼,那小厮心中一悚,暗暗吞了口口水。

    小厮的年纪不大,他本是朱轶的书童,可朱轶离家出走那会儿是一个人跑的,把他留在了将军府,胡馨恼他帮儿子跑出去,所以就把他扔到了大门做看守。

    这会儿他低着头,在气势强大的女人面前,诺诺地说不出话来。

    好半晌,胡馨眉间带了些不耐,擦过小厮身边之时,他却忽然攥紧了身边人的衣袖。

    脸色有些奇怪,支支吾吾道:“夫人公子他变了”

    胡馨翻了个白眼,一把甩开小厮的手,“你都一年没见他了,还不准他换件衣服?”

    说罢,大步地走出了偏厅的门。

    “公子,我们跟上去吗?”

    “不然呢?”叶玉珩看了身边的人两眼,快速地跟上了前。

    他们三个人的身材高大,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前面火焰越来越旺的女人。

    “停下。”快步行进的男人忽然停了下来,让身后跟着的两人差点一头撞上他的背,险些让几个人成了个葫芦串。

    王进从他背后挪了下身子,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之际,却见他们在客栈中一起吃饭的那大汉紧张地背着手,看着他们的身影之时,还强笑着客气地挥着手打招呼。

    这是将军府的侍卫?

    “叶公子,朱夫人走”

    “那是朱轶,胡姨的儿子。”王进刚想提醒说朱夫人快走远了,身旁之人便突然出声,还指了指那站立的大汉。

    可话中的内容却让阿杰与王进顿时张大了眼睛。

    将军儿子就长得这么寒碜的吗?

    这会儿不止是叶玉珩三人忽然停下了步子,连那报信的小厮都停下来了,正想告诉自家疾走的夫人,这就是公子之际,却不料身后的夫人忽然穿过了他的身边。

    夫人和公子不愧是母子,都这样了还能认出来?相对于来说,自己真实太不过关了!小厮心里感叹着。

    适才朱轶说出自己的名字之际,小厮险些拿着身边的扫帚将人给扫出去,幸得他自己说出了些只有他和眼前拿扫帚的小厮才知道的事,这才获得了认可。

    朱轶看着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母亲,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那一直挺立的背脊也悄悄耷拉了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他心下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

    众人眼见着朱母的手已经抬了起来,皆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出。

    可半晌过去之后,闭着眼的朱轶是听到了耳边众人的吸气声,可自己脸上却一点儿痛感都没有,狐疑地睁开了眼。

    然而首先入眼的并不是自家娘亲那张满是怒气的脸。

    众人眼见着朱夫人掠了自己的袖子,似笑非笑的神色,而那小厮却有些呆滞。

    不对,娘!?

    朱轶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猛地一转身,正好见自个儿娘疑惑地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心头一梗。

    胡馨的脚步放慢了些,总觉得那人有些熟悉啊?

    然而她的脑子里面快速地将自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认识的人过滤了一下,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一些长得不错的斯文人,哪儿会有这样不讲究的?

    她想着,那双美目里面闪过一丝隐晦的嫌弃。

    或许是考虑到这人可能是丈夫的朋友,到底是强行地按下心中的怒气,扯出一抹客气的笑容。

    朱轶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直到他娘已经消失在眼前都没反应过来。

    后知后觉的小厮忙上前,同情地拍了拍自家公子的肩膀,“公子夫人她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吧”

    他轻轻摇下头,欲言又止。

    或许是朱轶他娘心虚的原因,所以他到底是逃过了一场毒打,这也算是一好事了。

    出了将军府之际,天色已经渐晚,虽说女主人竭力留叶玉珩三人吃饭,可他考虑到人家儿子刚回家,母子两肯定有许多的心里话想说,也就不好打扰了。

    朱将军倒是因为事务繁多,一直都没有现身。

    在府上做客之际,叶玉珩与胡馨闲聊了些家常小事之外,更多的还是探讨了一下正经事。

    叶家就算是在江南再厉害,可在京都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有些内部消息都只会在官员中流动,大家都默契地不会往外传。

    南离其实没有真正的皇商概念,只要替皇宫办事的商人,他们私下里都称之为皇商。

    叶玉珩没有在胡馨的面前隐藏自己的野心,若是他所在的朝代还是往常的轻商,那他也没有必要再往这里面钻营了。

    可现在的南离不同,这个朝代因为商业太过于繁华,已经朝向了一个与他所知,不一样的方向而去了。

    胡馨曾是南都女舍里带出来的第一批学生,她不同于一般女性的不问世事。

    钱这东西对他们当官的来说,那是不可缺少的,只有那未出阁的傻姑娘还会真正认为这东西是庸俗的。

    叶玉珩答应,如果叶家能笼络了宫里的事,那么他会暗地里与将军府合作。

    做官做得越高,那在皇上面前就必须愈加地清廉,特别是他们武将,动作更是得干净透底儿。

    朱淮是个不理俗事儿的,把家里的东西完完全全都交给了妻子打理,就连他自己的俸禄也是。

    可那些银钱却抵不上府上的开支,将军府的底子还是当年的老将军从战场上缴纳回来的。

    虽然如今他们不缺银子,可坐吃空山到底是有吃完的一天,胡馨得为自己的孙子作打算。

    对于皇商的这个提议,她也只是略想了一瞬便同意了。

    “我说轶儿,你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胡馨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似乎饱经沧桑的儿子心中复杂,还有些淡淡的后悔,嘟囔着,“早知道就不逼你成亲了唉”

    到底是自己儿子,她心疼是肯定的,可更多的还是恼怒。

    这一走就是一年,还就写了两封信回来!

    朱轶见她娘的脸色渐渐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心头一凛,连忙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眼泪婆娑的样子。

    “娘孩儿这些日子过得好难啊”他可怜巴巴地说道,正想扑过去抱住他娘,却不防他娘一脸惊恐,连忙将他推开来。

    现在的这胡子拉碴的一张脸,再装出那副委屈的样子,那可真是辣眼睛

    可后来他娘似乎是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儿子了,虽然表面上不再抗拒了,可那僵硬的身子和脸色,依旧诉说着心头的不愿。

    朱轶本来是装的,可现在见他娘的这个反应,那是真心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