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进京9
    谢婉安还在的时候,朱淮和胡馨也曾是叶家的常客。

    若是他两不常去,依照叶玉珩那个时候的年纪,也不可能对他们有印象了。

    叶玉珩他娘死之后,叶任良的性格大变,曾经温润如玉的公子,忽然变成了一个酒鬼,对叶家不闻不问不说,连儿子都丢在一边不管,叶家也不太平,各种旁支蠢蠢欲动,那时候发生了好一番动荡。

    那段时间叶玉珩与杨老呆在一块儿,模糊的记忆中,他记得朱淮曾来叶家找过他爹,两人打了一架,整日烂醉如泥的叶任良自然不是他的对手,险些被打死在自己家中。

    后来叶任良虽然酒醒,把叶家有野心的人该杀的杀,该处理的处理,好好的叶家至少被弄死了三分之二,可是自那之后,他却对叶玉珩的态度变得奇怪起来,直到陈姨娘之后,情况才好些。

    可他像是上了瘾一样,府中虽只有陈姨娘一人,可叶任良在外的女人却也不少。

    叶玉珩小时候经常跟在他身边,他看出来了,那些女人多多少少都与他娘有几分相似。

    叶任良对儿子一向都是下着狠手,每次操练都是伤筋断骨,最困难的时间,若不是杨老日日守着,只怕那小小的孩子便熬不过来了。

    他爹恨他,叶玉珩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

    不过截下信件好像不是因为这件事?叶玉珩眯着眼,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来小玉珩叫爹,这是你娘。”还不是镇国大将军的朱淮摸出一根芽糖伸到漂亮的小公子面前,指了指身边蠢蠢欲动的妻子,满脸温柔的蛊惑。

    “不行,娘说你是叔叔,不让我瞎叫!”小公子人虽小,可为人却很正经坚持,挺着小胸膛一副男子汉不能出尔反尔的模样,只是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却偷偷瞟过那芽糖,暗暗咽下口水。

    奶声奶气声音响起,却让这对年轻的夫妻眼睛更亮了。

    朱淮与妻子对视了一眼,回头胡馨却又忽地从身后摸出了一个仙君小面人儿,轻轻地把小公子揽在怀中哄道:“呐,小玉珩啊你悄悄叫我们一声爹娘,那这个小面人儿和糖就都是你的了,怎么样?”

    小公子低下头搓了搓自己的小手,而后咬咬牙,似突然下定了决心一般,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就偷偷叫一声你们可不能告诉我爹!”

    说罢,他还做贼似地偷偷环顾了一下四周,生怕他爹忽然从哪个旮沓角给冒出来。

    他倒是不怕他娘知道这事儿,最多只捏捏他鼻子罢了,可他爹就不同了。

    “你要是敢在外面瞎叫,老子就打烂你的屁股!”

    小公子觉着他爹阴魂不散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耳畔,吓得整个小身子一哆嗦。

    可那面人儿和糖却似闪着光一样地吸引着他,让他的整个小心肝儿噗通噗通地跳着。

    “放心,我们绝对不告诉你爹!”朱淮信誓旦旦地说着,那张棱角分明又十分正派的脸庞成功地骗过了当时还年幼,心智不全的小玉珩。

    小玉珩很开心地答应了,却没发现自己面前的这对叔叔阿姨,在他答应了之后,脸上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爹,娘!”

    “诶!乖儿子!”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小兔崽子!!”

    叶玉珩抿着唇,记得那是自己还幸福着的童年第一次被打得那么惨,以至于到现在还印象深刻,且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收到过镇国将军夫妇送过的东西。

    “啊对了。”回过神的叶玉珩从身上摸出了那块得到的玉佩递到身旁女子手上,“这是轶弟的吧。”

    那玉佩已经不比在温明月手上时的惨样了。上好的暖玉,触手温和光滑,细细看上去,那上面还似乎流淌着水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诶?”胡馨有些惊讶地接过那玉佩,“这东西怎么在你这儿?你见过轶儿了?”

    “大概吧,这是一小丫头给我的。”

    “恩,也对”胡馨点点头,“我都已经近一年没见过轶儿了”

    她叹了口气,忽然又振奋了精神,“胡姨听说你定亲了!那姑娘好吗?这玉佩不会是那姑娘给你的吧?”

    胡馨的眉头忽然轻皱,这短短的一瞬间,她就已经脑补了一段两兄弟同争一女的戏码。

    “不是。”叶玉珩淡淡地回道,瞟了一眼正想入非非的人,“是我未婚妻的妹妹给的。”

    “咳是吗?”胡馨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移开眼。

    “诶!”才刚一停歇,她又忽然惊喜地拉着身旁的男人问道:“你未婚妻的妹妹叫什么名儿?今年芳龄几许?可有定亲?”

    她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这玉佩可是他贴身戴着的,就从来没有取下来过,小时候那旁的小姑娘多碰一下都得生气,怎么就会把这东西解下来送人?

    叶玉珩嘴角抽了下,他的这位长辈关心的重点是不是有点偏了?正常做娘的不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儿子的生命安全?

    据他所知,他的这位弟弟可是险些阴沟里翻船,死在籍籍无名的一对父女手中

    “那小丫头叫明月”叶玉珩着重地咬着"小丫头"三个字。

    “哟,这名字好!”胡馨开心地点头,完全没理解到眼前人的意思,似乎自己侄子口中的小姑娘就已经是她的儿媳妇了一般。

    “十二岁”

    “”

    空气中忽地有一瞬间的凝滞,正高兴着的那张笑脸突然僵硬了下来。

    “十二岁!!”胡馨尖叫道,忽然黑着脸,咬牙切齿道:“禽兽!”

    叶玉珩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了解到了朱轶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离家出走。

    “侄儿想,要不了多久轶弟就会回家来了。”

    “恩?”胡馨目光灼热地盯着眼前之人,急道:“你遇见他了?”

    “遇见了。”叶玉珩点头。

    “那小兔崽子在哪儿?”胡馨的脸上忽然绽放出笑容,语气也甚是温柔,可正撸着袖子的动作却让人忍不住发颤。

    她笑得越开心,那一旁的下人就退得越远。

    叶玉珩挑眉,正想开口之际,却不防那门外忽地响起了惊叫声。

    “夫人!”

    “夫人!”

    “公子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