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进京6
    半月的日子一闪而过,今日京都的天气异常地晴朗,微风习习,万里无云,温度不上不下,很是适合外出。

    早在几天前,叶玉珩就收到了叶家的消息网送来的信件,说是京都的皇榜已经下来了,温明阳在第一试上拔了头筹。

    这对温家来说,可真是个了不得的消息。

    不过叶玉珩倒是并不意外。

    他虽然与温明阳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温家的父子两在读书一方面,那可是真真的天才。

    若是温父愿意下场考试,那成就指定非常。

    更何况,他虽然与温明阳有些嫌隙,但考虑到这是他珠子的亲哥哥,所以在京都该打点的地方,该卖人情的地方,他是一点儿没落下。

    温明阳的这番头筹,说他本身的实力是一方面,可这其中也少不了叶玉珩动作的身影。

    杨老就不说了,肯定是早就修书让自己京都的好友照顾着了,有了这些大佬的护航,温明阳的头筹,那是更稳固了。

    杨君昊知道了自己师父这么护着一个小年轻,倒是起了些兴趣,派人去查了一番,得知这是他师侄未婚妻的哥哥,倒也理解,不过因着叶玉珩的意思,他到现在也没得知温家的具体情况,只大概知道有些什么人罢了。

    他要是想查,依叶家的实力,就算是叶玉珩,那也是拦不住的,可有了杨老和谢婉安的关系存在,杨君昊也不愿意拂了对方的意,心想这不过是师侄的一点小秘密罢了,他作为师伯,也不好强求。

    这会儿他是这么想了,然而等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那是悔恨得肠子都青了。

    马上的叶玉珩一面策马奔腾着,精确地拐着弯,而另一面却是手攥着一封信件,眼中的柔色是怎么都止不住。

    这是昨日温家来的急件。

    这信上的内容也没什么特别的,尽是些细碎的生活小事儿。

    可在叶玉珩的眼中,却依稀地出现了一张女子温和的笑颜,那双眸子里还闪着粼粼的波光。

    王进有些无语地看了眼身后的那匹骏马和上面笑意渗人的叶大公子,嘴角忍不住狠抽了一下。

    原本他还对这人有些畏惧,因着少时商会上所见的那一面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可这一小段时间下来,他就忍不住心中吐槽了,这是传闻中的黑心狐狸吗?私下里竟然是这幅德行!

    就算是他这样心头无比思念着妹妹的人,断也不会在策马奔腾的时候,还逮着一封信,如此的如痴如醉吧!!他就不怕一不小心那马给撞树上吗?

    王进时不时地回头瞟一眼身后人影的安全,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得紧。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在叶玉珩身边多年的阿杰和叶旗云等人都没见过自家公子这副德行。

    要说这状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必须是他们公子有了心上人之后了!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还是件好事儿,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眼见着公子脸上的笑意是越来越多了,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温和了许多,对他们也和颜悦色了。

    这些时日,暗卫们的日子可谓是天堂!要知道以往他们公子虽然也时常面带着笑意,可那笑仔细看着,背后净是无尽的凉意。

    深知自己公子真面目的暗卫们觉着,这样还不如不笑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公子,马上就到京都了。”阿杰策马上前,在叶玉珩的耳边低声说道。

    哪知他刚一凑近,他家公子立马就将脸上的笑意收了,撇了他一眼,还把手上的那封信叠吧叠吧塞进怀里。

    那副吝啬的样子,让阿杰眼皮狂跳。

    谁要看你的信!?

    他心里咆哮着,默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甘心。

    好吧他凑上去是想悄悄看上一眼没想到公子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

    阿杰有些丧气地想着,眼看着自家公子每日一封急件,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怎的那小竹子就没这么有良心呢?自己都走了半个月了,就只收到了一句敷衍的问候!还是在寄给公子的信上随意提了一句,要不是自己走的时候特意威胁了两句,只怕是这敷衍都没有!

    高大英俊的带刀侍卫脸上满是黑气,那双眼睛时不时地悄悄瞪一眼前方的身影,里面一半是心酸,一半是羡慕。

    到了京都的时候,时间已经近了下午,而叶玉珩他们一行人还未曾用过午饭。

    说饿倒也还好,可吃饭是个民生大计,总是要用一些心头才过得去。

    “公子,南都学舍离这里不远,您要不要去探望一下温公子?”阿杰一手牵着两匹马,一边随口问着。

    “不去了。”叶玉珩冷漠道:“估摸着他是不想见我的。”

    阿杰点头,觉着自家公子好歹还有点自知之明,正想着去安置行李,却听身后的人道:“你去选个礼物送过去吧,算是我这个未来妹夫恭贺大舅子喜中头榜的贺礼。”

    顿了顿,又听他特意强调道:“记得在上面写上我的名字,未来妹夫!”

    阿杰回头,见鬼似地看了一眼自家公子,待见到对方的眼神射过来之时,连忙低下头道是。

    公子什么毛病?人温公子又没惹他,没事儿去撩拨人家干嘛?还有,公子你什么时候改名字叫未来妹夫了?

    叶玉珩微颔首,好心情地带着身边一众人进了酒楼。

    怎样?他就是见不得给自己下过绊子的人好过!

    这酒楼是叶家的产业,依旧叫似锦,这里的管事非是一般的掌柜,而是一位颇为干练的女子,姓童,名水。

    童水与她丈夫周生都算得上是叶家的老一辈人,也是曾经叶任良的手下,现如今叶家已经都归于叶玉珩的掌管了,自然也换了主人。

    “公子来了。”童水见门口走近的几人,那双有些许细纹的脸庞立即笑开了花,连忙放下手中的算盘和账本迎上前去。

    似锦酒楼的生意很好,来往的客人们络绎不绝。

    达官贵人们都知道这似锦是江南叶家的产业,这童水的身份不一般,因此多也给几分面子。

    食客们见老板娘如此热情,有心的人便悄悄抬眼打量着这进来的几人。

    “童姨。”叶玉珩点点头。

    那方的叶旗云却走上去一脸哥两好的样子搂住了童水的肩膀,大大咧咧道:“童姨,我们这都日夜兼程赶了半个月的路了,这会儿还没吃饭呢,有没有什么吃的端上来?”

    童水嫌弃地将他的身子推远了一些,睨了叶旗云一眼,很是漠然道:“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