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进京4
    时间一晃而过,一周的时间过去,叶玉珩与王进已经处理好手边的事情准备去京都。

    “要不要将成亲的时间往后推?”温明珠一边捏着眼前人的袖子不放手,一边略有些犹豫地问道,“你这一去归期不定,这光一来一回就得接近一个月这”

    原定的婚期是农历七月份,若是原定的日期,怎么也太赶了些

    温明珠有些担心到时候万一人回不来可怎么办

    叶玉珩脸色一臭,笃定道:“我提前都来不及,怎么会往后推?”

    又见眼前的女子欲言又止的模样,他伸手勾起了眼前的一道青丝,放在鼻下轻嗅,片刻之后放软了脸色道:“放心,我会看着时间赶回来的,你就乖乖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好了”

    温明珠有些头疼地叹息了一声,到底也没拂了他的意,只微颔首,再抬起脸庞之时,那双眸子盛满了不舍。

    “咳!”正当她想说几句软语之际,一阵不合时宜的轻咳之声霎时响起,让张嘴的女子眉头轻蹙,可到底有些不甘心地闭了嘴。

    叶玉珩暗恼这时温父的不解风情,眯着的双目里面尽是不虞。

    “明珠啊,他们该走了。”温父看着叶玉珩阴沉下来的脸,心情骤然变晴,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即将分离的一对璧人,毫无棒打鸳鸯的愧疚感。

    “恩”温明珠敛下眉眼,乖巧地退回了父亲的身边。

    “对了!”正当叶玉珩即将上马之际,温明月却忽然惊叫道:“你等等啊,我去拿个东西。”说着便急急忙忙地往回赶。

    叶玉珩挑挑眉,心里诧异,转眼见到温明珠脸上也有些许疑惑,便起了些好奇。

    平日里小丫头对自己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怎的走了还要送点离别礼不成?

    叶玉珩眯着眼,立马推翻了这番猜想。

    不过这回他倒是错怪了温明月。

    小姑娘在房中翻箱倒柜了半天,正苦恼之际,终于在房中的一个旮沓脚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喏,这个给你。”温明月摊开自己有些脏兮兮的手掌,那上面躺着一块同样布满尘土的玉佩,脸上很是别扭。

    叶玉珩皱着眉,有些嫌弃地拎起那玉佩的流苏。

    温明月见他一副想扔掉的模样,心中一怒,一脚蹬了过去,恰好踩在叶玉珩的脚面上。

    用了些力道,叶玉珩的脸色顿时就青了,看着眼前软软糯糯的小姑娘,恨不得当下一脚踢飞她!

    温明月见他疼成这副模样,居然还没叫,但脸色却难看了不少,心头得意,仰着头道:“你别看东西脏兮兮的,这个据说是什么将军儿子的信物!”

    “叫猪什么来着”小姑娘皱着眉摸着脑袋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这人叫什么,连这玉佩之主的身形都是一片模糊,实在没办法了,便求救似地回头望着她姐姐。

    温明珠也是迷茫了一会儿才记起这玉佩的事,“好像是叫恩叫朱一?”说着,还对着小妹眨巴眨巴眼,一副求证的模样。

    周围的人看着姐妹两都是迷惘的样子,盯着那个据说是将军之子信物的东西,眼中满是怀疑。

    什么将军寒碜成这个模样?

    “那个将军儿子还长

    得挺好看的。”温明月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虽然记不得那人清晰的面容,但她记得当初自己对那人的印象还蛮好的,于是接着道:“京都好像都是大官,这个人再怎么说也是个将军什么的吧应该官儿挺大的”

    小姑娘的声音有些弱,本来想嚣张地将这东西扔出来,可因着她不记得那玉佩的人长什么样了,这效果就大打了折扣,心里很不服气。

    姓朱吗

    叶玉珩似想到了什么一般,也不嫌弃这玉佩脏了,捏着那挂绳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南都学舍的学风严谨,氛围也是积极向上。

    寇太傅当年开放的教学风格沿袭了下来,所以这里的招生不似一般学院的苛刻。学舍不止招收男子,连女子也会留下悉心教学。

    当年的女舍可是由寇夫人掌管的。

    寇夫人本人并不是将门出生,可当年她与丈夫一道走上沙场,那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好儿女,文学造诣也是极高。

    南都学舍在南离算是开创了一个招收女子习学的先例,当年虽然有过些许阻碍,可在众位有志的世家女子与各方的努力之下,这女舍终是突破了阻碍,逐渐在世人面前展现了它的光彩。

    往年里富贵人家也会为自己的女儿请上个"女先生"来教书习礼,可那与女舍所教学的东西却有天差地别!

    这女先生其实连称之为先生都有许些水分,所教的东西翻来覆去也不过是"女戒"二字。

    这么些年以来,南都学舍也培养了不少的著名才女,这些女子虽说做不了官,但个个都是口吐莲花的妙人,也是掌家的一把好手。

    “喂!你这人怎么跟木头一样,端是油盐不进!”一身着墨色骑装的少年追在一个疾步而走的青年男子身后,那张白皙的脸庞鼓起,面上满是气急败坏。

    “站住!”

    见那男子一直未曾回头,那少年终于火起,捏着身后的鞭子"啪"地一下打在一旁的石桌之上,那大理石做的圆桌顿时留下一道白痕。

    “本本小姐让你站住!你听见了没有!”那少年仰着头,脸上满是倨傲,近了看才知道,这身姿不长的少年,竟是一略显英气的小姑娘。

    似是听见了身后那张圆桌的哀嚎,一直未曾回首的男子终于停住了脚步,然而那张俊俏的面孔此刻却带了些薄怒。

    “你追了我这么些天,到底想要干什么?”温明阳觉着心头有些窝火,连脸上一向带着的浅笑都收了起来。

    虽说这第一次的科考已过,可温明阳并不认为这会儿他就可以轻松一阵了。

    他与他父亲一样,都希望能三次连着中榜,这第一次他有信心,可后面的两次考试,他就算心头有些底儿,可也要尽力才行,如此方对得起家中亲人的期待。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若是沉浸在考试中,那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算不得什么。

    温明阳是半路进的学舍,很多方面都还有欠缺,他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可留下来的时间,也不过还有两年而已,就算他聪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那也得勤勉才行。

    南都学舍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他是恨不得每天都泡在书里,与夫子多多交流学识,哪儿知道这小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才进学舍没几天,就一直追在屁股后面跑着,到底想做什么也不清楚,让他心中烦得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