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小公子4
    袁善闻言,摸着脑袋呵呵一笑,面对着自己的救命好友,一句都不敢反驳。

    他也是当时脑子一抽就冲出来了,现在想来,是自己托大了去,还白白连累了兄弟。

    温明阳知他为人,现下也只是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

    “要么就马上滚,要么就把手脚都留下。”他面无表情地说道,虽说语气没什么威胁之感,可愣是让那三个大汉背后一凉。

    这三个人虽说都是流氓地痞,可混迹了多年,在外看人脸色行事,眼力见也练出来了,心知这提刀的青年是个狠角色,心下忌惮,也不敢找他麻烦,之后红着眼小心地往后退。

    若说是这一个人他们还有一拼之力,可那旁边还站着一个一直未动的男人,这让他们不敢妄动,只好忍着屈辱,捡起地上那断肢,逃一般地往旁边的树林里跑了。

    那老大最后消失之前还不敢地往后瞪了一眼,似乎要看清几人的模样一般,眼中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

    马夫见此,皱了下眉头,“我去去就来,两位公子且等我一会儿。”

    温明阳目光微闪,朝着马夫微颔首,“四叔请便。”

    语毕之后,马夫便提着手中的大刀朝着那三人逃的方向而去,一转头,适才温和的一双眸子,忽然杀气四溢。

    这马夫叫叶四,是叶家暗卫中的一员,因着温明珠怕自家哥哥路上遇到些麻烦,所以才求了叶玉珩,让他派人跟着。

    叶四瞧着那三人是个麻烦,他们暗卫一行人的原则向来都是斩草除根,断没有留下祸患的时候,待他追上那三人之后,那三个大汉必会魂飞幽冥。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安静,那握鞭的少年望着几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走了。”温明阳没好气地踢了下身边发愣的袁善。

    “啊?哦”袁善还有些魂飞。

    两人利索地踢开挡在身边残破的桌椅,准备回马车上等着。

    “喂,你们就这样走了?”那握住鞭子的少年有些不可置信,“你们救了本我,不打算要点好处?”

    少年的话并不算客气,袁善听此心中不爽,正想回去拎着他的领子好好教育一番之际,温明阳却抓住了他的肩膀。

    “姑娘言重了,我们并没有救下你,没有这傻子那三人也奈何不了你。”温明阳笑呵呵地看了一眼那说话之人的袖口,语气甚是戏谑。

    袁善心头一惊,瞪着眼睛像是x光一般地扫射了两眼对面的两人。

    这细细看来,这两人是有些不对劲儿,就算是两个少年郎,也少有长得如此细皮嫩肉的,更别说这唇红齿白的模样,竟是越看越像两个小女娃娃一般。

    那姑娘闻言,脸上并没有被戳穿的窘迫,双眸中反而起了些兴致。

    “你就不怕我去官府举报你们?”小姑娘仰着头,脸上满是娇蛮,挑衅地看了一眼叶四消失的方向,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袁善气瞪了她一眼,心想自己帮了你,你这小丫头居然还恩将仇报!

    温明阳冷下了脸,而后察觉到不远处骚动的树林,忽然一笑,“还没说,请姑娘的人帮个忙,处理一下周边人的口舌才好。”

    说罢,也不理身后那小姑娘的气急败坏,拖着一脸菜色的袁善就往车上去。

    这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叶四也从那树林里出来了,脸上不红不喘,刀上更是雪白,身上没有一丝的血腥气,看得那小姑娘一脸的狐疑。

    “四叔,走吧。”温明阳没

    甚温度的声音传来,叶四只点了下头,看也未看那小姑娘一眼,赶着马车便扬尘而去。

    马车走远之后,那姑娘却一直瞪着那方向,心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赶过来的暗卫心里一阵后怕,依旧低下头恭敬地说道:“公主,那三个人死了。”

    “你好像不满意?”杨星火撇了暗卫一眼,呲着牙森森地笑道。

    那暗卫后背一凉,噗地一声跪下,“属下不敢。”

    不满意倒是说不上,心里有点憋屈倒是真的,这位公主也太任性了些,这些日子皇城里乱哄哄的,她竟不顾自己身份,愣是凭借着自身的灵巧甩开了他们一众暗卫。

    若是刚刚那几人对她有些坏心思,那他们这群人是掉脑袋也赔不起的。

    “哼。”杨星火冷哼了一声,并未戳破暗卫的那点小心思,把玩着自己手上鞭子的流苏,漠然地问道:“那三个人是怎么回事?我观那马夫身上无半点血腥气,怎么就死了?”

    暗卫心中一凛,“大约都是死在暗器下的,那人没接触死的那三人。”

    “尸体呢?”杨星火有些不满,本想捉住那三人的把柄,现下看起来似乎有些困难,她眯着眼,心里有些不甘,好不容易才遇到个有意思的人,这样子放过,可不行呢

    “没了。”

    “没了?”这下子她有些坐不住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暗卫见她生气了,心中一苦,补充道:“那人是个老手,做得很干净,属下去的时候那三人就只剩下了一片衣角了”

    死无对证,这下子连尸体都没了,也就没人知道他们下了狠手,更加不会有人抓他们把柄了。

    暗卫心中赞叹,可那消尸水不是皇家专配的吗?这三个人什么来头,怎么手中有这等东西?

    心里暗暗猜测着,可脸上却是麻木,仿佛天生就没表情一般。

    他不说,眼前的这位公主自然也不知道这暗卫心头在想些什么,只恹恹地摆手道:“算了,回宫吧。”

    “是。”语毕,那暗卫一招手,就有人从阴暗处牵出一匹马来。

    杨星火啪地一下拍开那双正想扶自己的手,瞪了暗卫一眼,自己个儿手脚并用地爬上马背,见那暗卫脸上没有嘲笑自己的表情,心下满意,端着架子道:“暗一!回宫之后,你给本宫好好查那三个人的来历。”

    这番言语正中暗卫的心头,面上不动地应下,“属下遵命。”

    杨星火点头,啪地一拍马屁股便冲着皇城而去。

    “暗一大哥”一副小少年打扮,现下脏兮兮的小姑娘突然出声,“金子不是故意陪着公主甩开你们的”每说一句话,小姑娘就抖一下,那副鹌鹑模样,活似暗一欺负了她一般。

    “金子姑娘不必解释,暗一知道公主的脾气”高大的暗卫淡淡地应道,虽然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可熟悉他的其余暗卫们,却看出了这男人眉间的无奈。

    金子哭包可怜巴巴地随着骑行的暗卫走之后,那余下的几个暗卫中,却忽然有一个笑出了声。

    “噗,大哥,公主爬上马的时候真是太”

    那暗卫话还没说完,站在他身边的暗一霎时一脚踹倒了他的屁股上。

    “十三你闭嘴!”暗一瞪了他一眼,而后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公主最讨厌有人议论她的身材,你再不长眼,下回就等着被扔去蛇窟吧。”

    十三闻言立马不敢说话了,想到了那名为蛇窟的地方,眼中的畏缩一闪而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