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小公子3
    “贱人!”那大汉一回头就看见那少年手中提着一根鞭子,更甩得啪啪作响,哪里还不懂自己的脸是遇到了什么。

    适才还满脸猖狂的笑意,现下却突然扭曲起来,眼中满是阴毒。

    可那少年却粲然一笑,姣好的容颜引得周围之人一阵议论之声,就连那三个大汉都忍不住晃了神。

    正愣神之际,那少年却忽然面色一冷,提着手中的长鞭就朝着那三个大汉的身上甩去,那鞭子似长了眼睛一般,专挑人脸上打,不一会儿,那三人就变得跟个花猫似的,蹦跳起来好不滑稽,引得围观的众人嗤笑。

    “小杂种,快住手!”

    “啊!”

    “你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啊!”

    三人一边跳脚,一边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些不干不净的威胁话语,可他们每说一句话,那少年的鞭子却甩得愈加狠厉。

    那鞭子似乎是特制的东西,不似一般的长鞭,上面隐隐约约地闪着些寒光,仔细一看,那尖端净全是细细的倒勾,打在人的肉上愣是像刮一层皮一般,痛得入骨。

    挥舞的鞭声啪啪不停,可那围观的人却是心里一阵舒爽,恨不得就打死这三人才好。

    那少年的脸上一直挂着些若有若无的笑意,不大的年纪,配上那张出众的脸,竟是生生从眼尾中透出一股子邪气来。

    那大汉见自己就这么一直挨打也不是办法,狠了狠心,双目一瞪,竟是怒喝一声,一把抓住了那朝自己挥过来的鞭子。

    那倒刺入肉,痛得这大汉脸上的肌肉扭曲,可见到对面那少年的微眯的双眸,害怕自己一放手鞭子又挥舞起来,愣是忍下剧痛,狠抓了一把那鞭子,扯了一大段过来。

    “小杂种,看老子不打断你那双爪子。”他低声阴笑着,对着身旁的两个兄弟仰头示意。

    片刻之后,那两人就撸着袖子狞笑着一步一步接近了去。

    那小少年不似他主子那般镇定,害怕地吞了吞口水,却依旧从地上拾起一根短棒,忍着眼泪挥舞着:“你你们不不要过来!”

    两个大汉见此只对视了一眼,冷笑了一声便朝着那少年一把扑了过去。

    那提着鞭子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正想按下鞭子中的机关之时,却不防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提着一根木凳"哐"的一声就砸在那冲过来的大汉头上。

    动作的两人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一瞬,那被砸的大汉更是头晕目眩,额头上流出一股子血色来。

    “嘿,三个狗东西,光天化日,皇城脚下,竟然敢欺负弱小,你看老子不打死你这三个王八蛋!”

    说着,他便潇洒地抽出自己手中的剑,气势汹汹地对着面前的人。

    若说是动作行云流水,配上那嘴里的话语倒也是一番英勇少侠之资,说不定还能震慑住着三个地痞,可抽剑而出之际,却出了状况,忽然卡在半道上。

    “噌”的一声,虽说那剑是抽出来了,可达到的效果却不那么理想了。

    袁善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黑气,心里对自己有些恨铁不成钢,虽然依旧是那幅正气禀然的样子,可耳尖的微红却是骗不了人的。

    握草丢人丢大发了

    他想着,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幸亏雨儿不在这儿。

    握鞭的少年原以为是出来个厉害角色,那双眸子似通了电的灯泡一样,噌地一下就亮起来了。

    可见到说话的人连抽个剑都抽半天,完了还一脸做贼心虚地四下瞧了瞧,一副没看见熟人丢脸面的二缺模样,那张脸皮子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妈的,哪儿来的傻缺,老二,起来弄死他!”大汉凶恶地说道,扫了一眼袁善看起来并不强健的身躯,一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那地上被叫做老二的人站了起来,甩了甩头,似被激怒的疯牛一般,没答话,捡起一根凳子,红着眼一把扔了过去。

    哐的一声,那凳子擦着握鞭少年的耳畔而去。

    袁善眼疾手快地一把扯过身旁那呆愣的小少年,还一边着急地吼道:“喂,小子你傻了不成,快扔了你那鞭子!”

    那少年闻言却只是对着袁善翻了个白眼,一点都没有领情的意思,捏着自己手上的鞭子不放手,与那大汉对峙着。

    袁善见此,险些气得眼前一黑,正狠着心想去拉那少年一把,却忽然感觉到自己头上笼罩着一个黑影。

    原是那三兄弟中空闲的一个趁着几人不注意的时候接近了袁善,正阴笑着举起一根木凳朝着袁善的头而下。

    那袁善见此瞳孔一缩,躲避不及了也一把将小少年搂在怀中,打算硬抗下这一击。

    眼见着那大汉就要得手了,少年咬着牙,正准备放弃手中的鞭子,余光却忽然寒光一闪,紧接着一声突破天际的惨叫声霎时响彻。

    “啊!”

    离得近的袁善和小少年被这一波音波冲击地脑袋都有些疼了,两人皱着一张脸,苦巴巴地抱在一起。

    恩?这是什么?

    睁开双眸的袁善视线还有些模糊,待看清楚之后。

    “啊!!!”

    一道比那大汉更加尖锐的惨叫声出现,袁善一边拎着手中的小少年,一边不住地朝后面退着,满脸的惊吓。

    “手手”他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手中的那个小少年被他勒得出不了气,不住地翻着白眼。

    “松松”小少年扒拉着自己脖子上的手,那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看得那提刀的马夫脸上一阵抽搐。

    地上的断手和着一大滩的血色,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周围的围观人都惊恐四散,不一会儿周边就没了人影。

    袁善退着之际,背后却忽然碰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抬头一看,见是自己好友,那颗忐忑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一把扔开手中的小少年,挪到对方的身边,狗腿地笑了笑。

    然那可怜的小少年却噗的一声闷响,趴在地上啃了一嘴的土,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看着比刚刚没被救的时候狼狈多了。

    袁善也不是傻子,看见温明阳手上的那把闪着血色的大刀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明明阳啊你是什么时候下来的?”惊吓过后的袁善转眼间就忘了刚刚自己的恐惧。

    温明阳抖了下刀上的血迹,嫌恶地把他推开,“在你耍威风差点被人开瓢的时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