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小公子2
    “叔,怎么停下来了?”坐不住的袁善立马撩开帘子问道。

    那马夫看着眼前的场景蹙下了眉头道:“前面好像有什么争吵,堵住了,过不去。”

    这条路离进城还有一小段,因着这些日子来赶考的学子多,所以周边已经挤了些小食摊贩和茶摊。

    这是为数不多的赚钱机会,周边的村民都抓得紧,可也因为这样,这好好的大道却已经被这些摊贩占据了一半去。

    “明阳,要不要下去凑凑热闹?”袁善盯着前方吵闹,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一脸正气地回头道:“要是遇见了不平事,咱们也当回大侠,拔刀相助,英雄救美!”然而眼底那跃跃欲试的兴奋却是掩饰不住。

    这半个月以来,每天就是赶路赶路,袁善的性子跳脱,早就有些受不了了。

    温明阳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去吧,我在车上等着就好了。”说罢,又低头翻看那本古籍,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袁善见此心里有些失望,但抬起头之时,却又立马兴奋起来,走之前还有些不甘心道:“那我走了哦!”

    “恩。”

    “我真走了哦!!”袁善大声吼道,那浓浓的怨愤已经吸引了好几个路过之人的眼光。

    “快滚。”温明阳凉凉地看了眼前的人一眼,毫不留情地吐出两个字。

    袁善一抖,冷哼了一声,便朝着那人群中挤去。

    “你放肆!知道这是谁吗?还不把你的脏手从包袱上拿开!”尖锐的怒声响起,语气中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与畏缩。

    那被人群团团围住的中心立了五个人,两个身材不长的少年,和三个肌肉鼓起的彪形大汉。

    此时那声音尖细的小少年正一脸怒色地指着一个大汉,脸色都被气得有些发紫了。

    那大汉的手上拿着一个浅金色的包袱,明明应该是个充满着阳刚气的人物,可那双吊角眼和贼溜的眸子,却硬生生地显露出了几分猥琐出来。

    “你这小子胡说些什么?这包袱明明是老子的,怎的老子就走开了一会儿,回来就成了你的了”那说话之人正是这三人中的一个,此时他也一脸的怒色地向前一步,凶神恶煞地瞪着那指着自己一方的少年,眼中时不时地闪过警告。

    “你胡说!”那少年年纪不大,听着对方这样的话,似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又见到周围的人皆因这大汉的话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眼眶都急得红了一半,连忙向着身后茶摊的老板求助。

    “这位老伯,你刚刚也看见了对不对?这包袱明明是我们公子的,是他们过来抢了我们的包袱!”

    “啊?”突然被点名的茶摊老板愣了一下,偷偷地瞄了那三个大汉一眼,见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后背立马起了一层冷汗,面色发苦,只目光闪烁,支支吾吾道:“我小老儿刚刚才在沏茶,没没看见”

    说罢便提着自己身前的茶壶走远了些,竟是连茶摊上的生意都不顾了。

    那三个大汉见此,脸上皆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嘲讽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眼中尽是志在必得。

    事已至此,其实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对眼前的一幕有了些许了解。

    大家眼睛都不瞎,虽然这三个大汉极力地狡辩,但几乎大部分人都猜出了真相,不外乎是这三个人见财起意,想要霸占了这两个小少年的钱财罢了。

    每三年都是这周边人发财的好机会,这不止是指摆摊的村民,对那周边的地痞流氓也同样适用。

    因着来京都的有许多都是外地的寒门学子,在京都没有什么熟人,他们就成了这些地痞流氓打劫的好对象。

    选这些赶考的学生都是有原因的,没什么依仗身上又多盘缠,最重要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身体都比一般男人羸弱一些,文人嘛,每天关在家里读书练字,自然比不得这些在外做事的人。

    这些学子大多数性格内敛,就算是被欺负了去,因着不是本地人,也只有打断牙齿合着血往肚里吞。

    这周边的居民有的已经认出了这三个大汉的身份,看着那可怜的哭包小少年,无奈地摇头,心头叹息他们的悲惨遭遇。

    这三个是三兄弟,是周围出了名的地痞流氓,若只是仗着力气行凶,倒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三个人有个在京都给官老爷做管家的舅舅,这才真是要命的。

    别小看管家这个职业,这种人往往是八面玲珑,人脉广布,若是在大官家里做管家的,那官职低一些的人,都得给这些人一个薄面才行。

    这三兄弟干这事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往日里盯上的都是些穿得不太好的独行学子,今日也算是例外,看着这两个少年虽是结伴,但身材矮小,看着也不像是个能打的,所以才选了他们为目标。

    更重要的是,这三个人看见了这金色包袱里面偶尔闪漏出来的金黄之色,这下子,心里那一点点犹豫立马就烟消云散了。

    甚至于,他们还打算干完这一票就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这京都了。

    至于那舅舅?不要也罢!

    小少年也没想到那老板会是如此反应,眼泪哗啦哗啦地往下掉,拉着身边少年的袖子,眼中满是委屈与绝望。

    “啧啧,大哥你看这两个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身为男人还这么爱哭,莫不是哪家的娈童不成?”其中一个汉子指着那正哭着的小少年嘲笑道,语气中尽是恶意,看着眼前的两人眼光中时不时还闪过贪婪与淫邪之色。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那哭包小少年话语之间还带着童音,捏着身旁年纪稍长一点的人满脸的迷茫与不知所措,而那少年却只是冷冷一笑。

    周围的人有些看不过眼了,红着眼要上去拉他们一把,可那大汉一瞪眼,那些人便忌惮地缩了回去。

    “呵,软脚虾。”大汉不屑地撇嘴。

    可一回头,便听到耳畔"啪"的一声,他愣了一下,而后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抬手一摸,眼中净是血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