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小公子1
    半个月之后,温明阳的马车已经很是靠近京都了,路上的行人也多变成了赶考的学子书生。

    本来温明阳第一次考试,离他家不远的地方便是一处考点,但温家人考虑过后,还是让他与袁善结伴,上京都考。

    其主要原因,倒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京都有南离最负盛名的南都学舍。

    这南都学舍是当年寇太傅为寒门学子所创立的,虽然历时比不得那些林立多年的老书院,可因着寇太傅当年身为第一大儒的号召力,所以许多著名的大儒都闻声而来。

    这么些年以来,发展已经远超了许多老书院,当有南离第一书院的名头。

    温父让儿子到南都学舍来,其实也是抱有替妻子圆梦的念想。

    毕竟这学舍是当年自己老丈人所建立的,自己的妻子也在其中是生活了几年,如今他是不愿意让妻子进京都,可送儿子去他外公所创立的书院,也算是圆了一番梦。

    温明阳的手里握有杨老的推荐信。

    杨老作为寇太傅当年的好友,在南都学舍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虽然他最擅长的是医术,可其实在学术上面的成就亦是不小,还是这学舍的挂名副院长。

    虽然他常年不在京都,可京都却一直流传着这杨神医的名号。

    可以说有了杨老的推荐信,就相当于温明阳有了进书院铁的资格。

    因着袁善和他关系好,温母觉得两人在京都可以互相照应,所以也央着杨老给他也写了封推荐信。

    这可是把袁善给乐坏了,他原本定下的书院虽然也处在京都,可与南都学舍相比,那自然是拍马也赶不上的。

    对于这种馅儿饼,他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觉悟,很是自然乐意地接受了这番好意,还拉着温明阳好哥们儿长好哥们儿短的,那几天可把温明阳给恶心坏了,看见他过来就躲。

    “唉”

    这已经是袁善今天第一百次哀叹了。

    此时的温明阳腿上放了一本蓝皮浅色的古籍,手上拿着自家带来的肉干正啃得津津有味。

    “你担心个什么劲儿?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翻两本书。”

    袁善哀怨地看了一眼旁边犹如坐定老僧一般的人,“你不懂,这次考试不止是考试,还关乎我的终身大事!要是落榜了,我那大舅子铁定不会让我娶雨儿了”

    往日里袁善对于科举的态度倒是极其乐观,觉得考不上就考不上了,大不了三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如今他却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他曾对着王进说过的话,如今依稀浮现在眼前,可随着马车越来越接近京都,自信心却不由自主地动摇了起来,总忍不住想着,万一自己没有上榜,那他的雨儿是不是就要嫁给别人了

    一想到那番境遇,袁善的心就像是被人给抓住了一般,连跳动都艰难万分。

    “你不是跟王大哥达成协议了?”温明阳腿上的书翻得哗哗作响,头也不抬地继续道:“你放宽心,若是王家妹妹喜欢你,那她必定会

    自己向她哥哥争取的,你安心考试,金榜题名,就是对她最好的支持。”

    袁善听此,躁动的心稍稍安静了些许,可想起自己与王进那所谓的约定,他又忍不住搓了搓手,眼神浮动,有些心虚

    其实当日王进并没有跟他约定什么,只是他自顾自地说着,对方就那么听着而已,更别说什么答应将妹妹嫁给他了。

    “对了。”袁善正发愣之际,温明月突然合上书本,目光锐利地射向他,“我听闻你娘不喜欢王家的姑娘?”

    温明阳这些日子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关于王雨儿的流言都已经传到他的耳中了,可见这外面的蜚语已经到了何种的地步。

    “啊?”袁善怔了一下,随后蹙起眉头,眼中浮现出烦闷,只支支吾吾道:“我娘那个人也没什么坏心思她就是觉着,雨儿的性格太强势了,怕雨儿嫁过来我会被压着”

    “那你是怎么想的?”温明阳继续问道。

    王雨儿与温家的来往密切,温明阳对着两个妹妹爱屋及乌,倒也把她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下,关系虽比不上亲妹妹,但到底有几分爱护之情。

    “我当然是乐意的了!”提起王雨儿,袁善那张脸上的表情又变得生动起来,一动就到了温明阳的身边,挤眉弄眼道:“我可是巴不得日日和雨儿再一起,被她拿捏在手上那可是求之不得的!”

    说着,他脸上露出几分傻笑,竟是十分向往起来。

    温明阳见他又开始了日常幻想,嫌恶地打了个哆嗦,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移开去。

    “你若真喜欢她,那我就给你一句忠告。”

    “嗯哼?你说。”

    “小心王大哥。”温明阳盯着袁善,认真地说道,“虽然我也只是一种感觉但是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语毕,那说话的人便低下头,将注意力又放在了自己手中的书上,不再言语。

    那袁善却并不知他话中的真意,不在意地摆摆手,满脸的傻气,拔高声调一派的理所当然起来,“这还用你说我当然得小心我那大舅子了!不然他不把雨儿嫁给我了可怎么办!”心中却暗戳戳地计划着要时不时地送点什么东西去讨好未来的大舅子。

    温明阳看他的样子是没懂自己的话,斜眼瞟了他一下,张口欲说些什么,可见他那幅傻样,到底是没将自己的猜测说出口。

    虽然袁善与他关系颇好,可王进这些日子以来却也没亏待了他去,他是帮哪边都不占理,干脆就让他们自己去争好了,谁赢了美人心,那是个人的缘分。

    不过看这人,傻人有傻福,到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温明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望着一旁嘀嘀咕咕的袁善,眼中闪烁着某种名为恶劣的光芒。

    马车内一时间平静了下来,除了袁善叽叽咕咕地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以外,车内就只剩下了那纸张翻动的声音。

    然而,平静之下,行进中的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外面也隐隐约约地传来一阵阵尖锐的争吵之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