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林中告别2
    “雨儿!”一直未曾吭声的袁善忽然攥紧拳头大喊道:“我会高中!等我回来娶你为妻!”

    旁边的温明珠一行人被袁善突然的这一动作吓了一跳,嘴角直抽抽。

    好家伙,够种啊,当着王进的面喊,故意挑衅吗?

    那方的王进与王雨儿两兄妹正准备上马车,忽然听见远方的这一声吼,王雨儿停下了脚步,忽地回头一笑,眼波流转,却是对袁善最好的鼓励。

    王进听了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冰冷地看了袁善一眼,便转过头去将面前的王雨儿扶进马车内。

    “走吧!”温明阳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好友的这一番蠢相,走过去拽住其后衣领强行拖到马车上去,“明珠,我们这就走了”他定定地看着眼前出落得越发娇艳的两个妹妹,再用余光瞟了一眼身旁那个多余的人,心里要多堵有多堵。

    “哥”温明月红着眼眶,拉着她哥哥的手,愣是舍不得放开。

    温明阳沉吟了半晌,抬手摸了摸小妹的发顶,认真嘱咐道:“哥哥不在,你要好好听爹娘,还有姐姐的话,知道吗?”

    “知道。”

    “不许到处乱跑,知道吗?”

    “知道。”

    “要多和你姐姐呆着,知道吗?”

    “知道!”小姑娘的声音忽然变大,呲着牙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温明阳眯着眼,满意地点头。

    叶玉珩嘴角细微地往下撇了一下,看着一旁跃跃欲试的小姑娘,心里想着要用什么方法把她扔得远远的,手上搂着的动作却越发紧了。

    等温明阳的马车走了之后,叶玉珩便一把横抱起已经眉眼有些疲倦的女子径直上了马车,若不是怀中的女子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他是真想把身后的那个对自己充满着敌意的小跟屁虫给扔在这里。

    其实小丫头对他的影响倒也不大,毕竟没有她哥哥那般难缠,如今失了那个狗头军师,叶玉珩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轻盈了几分,嘴角不由翘起。

    温明珠她们如今所身在的这辆马车与以往的不同,外表极其的奢华,暗黑的木制散发着隐隐的幽香,檐角的暗红色流苏系挂着一颗颗圆润的南珠,车身上绣着金丝的祥云与黑墨般的底色彰显着车主身份的尊贵,这一番景象,饶是远隔着几百米的距离,都能让人察觉出这车主的不好惹。

    这是叶玉珩自上次自己被一群村民截下所吸取的教训。

    有时候过于低调反而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事,倒不如大大方方的。

    内里偌大的空间样样聚齐,行进缓慢的车辆使得里面端坐的人没有一点颠簸感。

    车内的小木桌上安置了一个鎏金的香炉,徐徐的青烟从中冒出,使得空气里面充斥着淡淡的花香味。

    不似一般的檀香的厚重,自然的清香不会过于粘腻,清新怡人,这样的味道刚刚好。

    这是温明月自己闲时倒弄的花饼,小姑娘对于香料这一途有着莫大的兴趣,因着喜欢,甚至于还常常独自溜进香阁的后院里想方设法地去偷师。

    有一次倒霉地被逮住了之后,原本香阁的人是想将她给赶出去的,但她好运气,恰好遇到了要出门的温明博,温明博看着自己小堂妹抹着一张花脸,一副可怜巴巴的没脸见人的模样,心里好笑之余,也顺手救下了她,更是好心地带她去见了自己的师傅。

    如此,温明月才真正地踏上了习香的道路。

    小姑娘上了马车之后,毫不犹

    豫地脱下鞋袜霸占了那马车上的小床,看着自家姐姐的疲倦模样,好心情地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末了还对着那频频对自己冒出杀气的人露出挑衅一笑。

    呵呵,别以为哥哥走了就没人能治他了!早得很呢!

    温明月想着,双眸越发的亮了,手上的动作拍得那床板啪啪作响。

    叶玉珩看见那得意的小姑娘额头上青筋暴露,眼神已经化出了实质一般的寒刀嗖嗖地射过去。

    温明月如今也不似往常一般畏缩了去,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丝毫不惧地呲牙。

    两人之间暗暗较劲,空气中似乎都摩擦出了点点的火花一般,温明珠都觉得自己面前已经隐约出来了一个炸弹的轮廓。

    她伸手盖住了身旁男人那双锐利的眼,又对着稍远处的小妹轻声道:“好了,年纪都不小了,怎么还跟个娃娃一样?”

    “我只是有些疲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还不想睡觉,明月你自个儿歇着吧,一会儿到地方了我再喊你。”

    温明月闻言嘟了嘟嘴,正想说她也不睡了,可见到面前那张柔和的脸,却不由地顺着对方的意思来,乖乖地躺在了被子里,露出个小脑袋在外面,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姐姐。

    那乖巧的模样,让温明珠心中发软,不由地脱离了身旁男人的怀抱,走上前去轻拍了拍小姑娘的额头。

    “睡一会儿吧。”她道。

    温明月点了点头,原本没想真睡,可躺在这软和的床上,眼皮子却不由自主地合上了,随着身上女子的轻拍,不一会儿就熟睡了去。

    今日清晨为了掩护王雨儿到这雁鸟林来,姐妹两都起得有够早的,特别是本来就睡性大的温明月,虽然一直显得生龙活虎,可内里的倦意却不住地袭来。

    温明珠正替她小妹拢着被子,却不防身后一阵大力将她搂住,片刻之后脖子处就多了一个大型动物,不住地蹭着。

    她有些受不住这样的痒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轻斥道:“行了你,明月还在呢!”

    “她在又怎么了?”叶玉珩的语气中充满了醋意,“把她扔下去好了!”

    说罢,他轻轻松开双臂有些跃跃欲试,看着床上那个熟睡的小身子,眼中是止不住的恶意。

    小姑娘软软的毛团子并没有激起他一丝一毫的同情心,现在他只想将眼前的这个打扰自己和媳妇亲近的人给扔出去!

    温明珠心中一梗,忙拉住想要动作的身边人。

    因着了解对方,所以她丝毫不怀疑身后搂着自己的男人出口话的实践性。

    事实上要不是她一直在叶玉珩和温家两兄妹之间缓和关系,三个人怕是早就发生了一场大战了!

    叶玉珩察觉到怀中之人的动作,只好敛下眼中的不甘,心里的坏主意也就此作罢。

    温明珠见他如此,心头松了一口气。

    他倒是记吃不记打,上一次把小妹给踹进河水里面,冻着了小丫头,被她爹给知道了,愣是提着菜刀给追了两条街才作罢。

    堂堂的叶家大公子,江南叶家的当家人,顶着一脸的菜色被自己老丈人给杀到锐气全无,此一番风景让临近的水镇居民看了好一番大戏,到了今日,那见识过这场戏的人还津津乐道。

    叶玉珩现在一出现在那两条街,察觉到周边人对自己诡异的目光,总觉得有些锋芒背刺,极其不自在。

    想到当时身边男人灰头土脸的样子,温明珠终是抑制不住地轻笑出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