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归来4
    落水的温明月浑身哆嗦着被王雨儿主仆两送回家来。

    温母他们见了也来不及问是怎么回事了,赶紧让厨房里活跃的顾蕊娘烧了一锅姜汤备着。

    这后院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外面的一番动静丝毫没有打扰到房间里熟睡的人儿,她太困了。

    叶玉珩悄然地关上了房门,看着那张稍远处床上的那个厚厚的蚕茧,一直紧绷着的脸上终是露出了柔色。

    他伸手小心地掠了一下温明珠脸上几缕调皮的发丝,随后目光贪婪地看着那张苍白的小脸。

    只一眼,他便发觉了床上之人的消瘦与虚弱。

    然而他的眼中有懊恼,歉意,深深的心疼,但却唯独没有后悔。

    叶玉珩在受了伤醒来之后,急急忙忙地处理了手边的要紧事,生生地拖着重伤的身子熬了好几天夜。

    最后还将叶旗云也留在了河西一方善后,可他自己却带着阿杰匆匆赶了回来。

    因着太过于急切,还跑死了好几匹骏马。

    而如今看着床上之人安然入睡的模样,他终是能松一口气了

    叶玉珩曾翻遍了与相思引相关的古籍,发现这蛊虫并不会将受过的伤尽数返还给另一人,他粗粗估计,反弹的疼痛大致在八分左右。

    所以如此看来,一般的小伤,对方也只会感到有些酥痒而已。

    可相思引除却作用诡异之外,它还有个弊端。

    体质不同的两人,若一方受伤过重,另一方如果过于虚弱,连八分的疼痛都难以忍受,那就有可能被活活地疼死。

    所以叶玉珩才会如此着急地赶回来查看温明珠的情况。

    好在,还没到难以挽回而地步。轻了的分量,以后多多补回来便罢了

    叶玉珩想着,眼中的幽深越发地严重了,此刻一放松下来,他才真正感受到了疲惫。

    温明珠醒过来之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了。

    模糊的视线渐渐明晰,她缓缓地撑起自己的身子,忽然感觉到自己腿上的重量,愣了一下。

    视线触及到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之时,喜悦与甜蜜在心中缓缓散开来。她轻笑了一声,目光柔和,正想伸手触摸之际,却不防那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动了动。

    温明珠想了想,便收回了自己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等着他发现自己,心里却也在庆幸,幸好自己午时已经梳洗过了,要不然那股子味道,还真没法见人

    “醒来?”叶玉珩直起身子略微舒展了一下,见温明珠身上的被子滑落了下来,那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小心点着凉”

    随即便伸手将棉被重新拉了上去,将女子重新裹成了个蚕茧的形状。

    温明珠在他靠近的时候便按住了他的手,捧着他的脸庞细细地看着,眼中渐渐蓄满了泪水。

    叶玉珩此时的状态算不得好。

    因着连日的赶路,下颌的胡茬来不及清理,黑色疯长,如今摸上去已经分外刺人了。

    那张薄唇微抿,就算是已经吮吸过多次,可上面依旧是血色全无。眉眼之间充满了疲惫,饶是已经小睡过一觉,可那双狭长的眼眸里面却依旧遍布血丝。

    温明珠抹了一把眼泪,沉着脸一把扯开了眼前男人的衣领。

    “嘶。”因着女子的动作有些急切,叶玉珩绷直了背脊,倒吸

    了一口寒气。

    温明珠抿了抿唇,虽然未置一词,可手下的动作却轻了不少。叶玉珩也未阻止。

    然而一直到拨弄着最后一层寝衣之时,女子的动作却越发的轻柔了,还隐隐有些颤抖。

    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些淡淡的血腥气息。

    直到整个伤口呈现在她眼前之时,温明珠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似不要钱一般,哗啦啦地往下掉,哽咽地直抽抽。

    “好了好了”叶玉珩拢了自己的衣襟,将头抵在女子的额上,轻柔地为她拭去眼泪,“我已经没事了不是?”

    温明珠撇了下嘴,側过身子去不理他,一个人生闷气,心里却是阵阵都后怕袭来。

    那胸膛的伤口浸了点点暗红的血色,饶是她未拆开细瞧,只看那伤口的位置,也清楚地知道这人当时伤得有多重。

    若是那伤口的位置再偏一点,那只怕是他们两个就只能是在九泉之下做对亡命鸳鸯了。

    叶玉珩无法,只得用些力气将正在气头上的人儿扯过来抱在怀中,在其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吻,察觉到怀中之人无声的抗拒,感叹道:“这天底下大抵只有我这样可怜的病号了,这急匆匆地赶回来,连口热水都没喝上就挨了大舅子一拳,末了还得受媳妇的气这可真是流年不利啊”

    温明珠听罢撇了下嘴,因着顾及着眼前之人的伤口,所以也没敢大幅度地挣扎,只好用那双瘦弱的小手轻锤了一下,冷言道:“你活该!”

    “是是是,我活该。”叶玉珩好脾气地应道,手上搂着心上人的动作却越发地紧了,似是寻到了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

    他这次是真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回来,还差点就一脚踏了进去。

    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行程,却没想到在路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饶是他神机妙算,也根本没想过,谢楠的手上会有一把枪

    想着害自己颇深的人,他微眯起双眸,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暴虐,而再低头之时,却又恢复了那张温柔的面孔。

    两人静静地相拥了一会儿之后,温明珠便揭开自己身上的被子,轻轻地拍了拍,微微扬起头颅,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叶玉珩一笑,这种邀请,傻子才会拒绝呢于是便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外衣,钻进那个温暖的源泉。

    “谢楠死了吗?”温明珠轻轻靠在叶玉珩的肩膀上,一张小脸绷得死死地,吐出的话语冰凉。

    她并没有问男人为何会受伤这样的蠢话,因为她知道,有时候身在其位,有些危险是铁定的。

    如今她最想知道的是,谢楠这个人有没有到底有没有消失,以后还会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

    “没有”叶玉珩淡淡地说道,见肩膀上的女子脸色难看起来,又补充道:“不过我在他逃之前废了他一双腿和一只手,如今,他也只是个废人”

    顿了顿,他又道:“我让人传书给谢运母子,让他们加紧将谢家控制住,想来谢楠以后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可就算是如此,叶玉珩心头的恼怒却是一丝未少。

    其实谢楠此人头脑简单又刚愎自用,说到底只是有些匹夫之勇罢了,并不足为惧。真正让叶玉珩忌惮的,却是他身边的黑鹰

    那人虽然名义上是谢楠的侍卫,但实际上充当的却是他的智囊这一角色。

    此次谢楠的成功逃脱,却也是因为黑鹰的舍命相救,不然依他一个武力值极低,只依靠一把死物之人,是不可能逃脱得了叶旗云一行人的追捕,当然黑鹰为此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

    叶玉珩对黑鹰这人的评价颇高,往日里他还不懂,为什么像这种脑子好使又能力高的人会甘心留在谢楠这种人身边。

    但如今自家养大的两个娃娃却让他忽然懂得了些什么。

    那黑鹰只怕是对谢楠抱得有异样的心思

    “为什么他会有枪?”温明珠皱眉问道,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沉思的男人,那言外之意却是:为什么人家有,你却没有?

    叶玉珩闻言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

    刚开始提及谢楠之名的时候,他还以为温明珠是自己推测的结果,可为什么明珠会知道谢楠有枪的事情?

    他想着,心头甚是疑惑,但也没再多问些什么。

    思及到那把让自己吃了大亏的枪,叶玉珩心头一梗,眼中也渐渐起了些后悔之意。

    其实枪这东西,还是他最先发现的。

    谢家与叶家都坐落在江南之地,两家的势力离海口颇近,自然是都不可能放过海运这一块大的肥肉。

    几个月前,叶家的商队曾传过一封信而来,说是在海外有人进了一件杀器。

    那人说是那东西也是他第一次做出来,因着家里已经捉襟见肘了,所以才拿出来给商队之人,说是想换些银子回去补贴家用。

    商队之人试了试那武器,觉得威力惊人,于是便传话回来,询问叶玉珩应不应该把这东西给带回来。

    叶玉珩当时一看那图纸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里一惊的同时,思来想去,传回去的命令,却是让商队的人毁了这些东西,顺便将那进献之人给杀了。

    有时候历史的轨迹还真是具有同样的轮回,就算是换了个时空,最先发明枪炮这东西的,却依旧是那些现如今仍旧被视为蛮夷之人的西洋。

    叶玉珩下意识地抵触将这些热武器带回南离,他知道,这东西若是被有心人发现了,那之后肯定又会是一番动荡。

    因着过于忌惮,叶玉珩道最后连自己都没能留下一些东西,便令人彻底地销毁了,而那发明此物之人,也被叶家的商队弄去喂了海鱼。

    本来若是完全地将这些东西消灭掉了,那肯定是将一场巨大的危机消灭在了萌芽状态,但那死掉的人好死不死地还有一个半大的儿子。

    那儿子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万分困难地打听到了谢家的商队。

    就算是在海外,这两家之间的斗争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缓和,反而是因为没了管束的原因,斗得越发地狠了。

    谢家的人可没有叶玉珩那般好心了,在他们看来,那少年进献的东西不过是一件威力颇大的武器罢了,转眼间就送回去给了谢楠。

    那谢楠试过之后,颇为惊喜,就算是身手再好的人,能逃脱枪这一武器的人却也是几乎没有。

    又因着手上这一依仗,所以谢楠才会有勇气去截杀叶玉珩。

    叶玉珩也是在谢楠逃跑之后,在河西谢家的宅子里抓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所以才知道了这一回事。

    当然,对于自己的敌人,叶玉珩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那倒霉的少年最后也被弄去与他的父亲相聚了。

    温明珠张了张口,心中颇为纠结,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叶玉珩的这一做法到底是对不对。

    也幸亏那枪支只是处于最初的阶段,所以威力还有些不足,不然就算是叶玉珩的身子骨再硬朗,胸口被射中了三枪,存活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