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1昏迷3
    如今温明珠的情况,就明显是叶玉珩那边出了什么未可预料的事情。

    “丫头怕是因为身子骨比不上玉珩那臭小子,所以才昏了过去”杨老皱着猜测道。

    “明珠身体里的蛊虫不能取出来吗?”温父猛地上前一步,颇有些激动地问道:“引到我身上也行啊!”

    温母闻言,走上前去握住丈夫的手,盯着杨老的视线几近哀求,明显和丈夫是一个意思。

    杨老在这种殷切的目光之下,心中愈发后悔与愧疚。

    当日里听说叶玉珩要取相思引之际,他就知道这对蛊虫会用在谁的身上。

    开始也想过阻止,但后来心思百转之下,他总以为这不过是男女之间爱意难以自持,害怕对方先行一步罢了。

    又或许是想到府上每日如行尸走肉一般活着的叶任良与自己二徒弟之间的遗憾与悲剧,那时候他觉得,两个人生死相依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且杨老念在叶玉珩身强体壮,脑子又聪明,时不时一肚子坏主意,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叶旗云那一次身受重伤以外,还没人让他伤到过什么。

    这蛊虫的害处,应验得最多的地方应是在叶玉珩的身上才对,杨老没想到这期间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差错。

    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这相思引其背后的深意被表面上的生死相许遮盖得太过于美好,以至于让他都被蒙蔽了,铸成大错。

    “我没办法取出来”杨老喃喃道,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挫败与颓废状。

    蛊术一道向来神秘莫测,这相思引算是最古老的蛊术之一,连曾经最精通于这一道的人都难以解除。

    杨老虽说是神医,但也只是擅长于医术,隔行如隔山,更何况这些小虫子还带有些奇怪的能力,没人能说得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房间里面瞬间沉静了下来,就在三人默然无语之际,那紧闭的房门忽然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温母他们俱都被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之时,眼中便出现了一张充满了怒意的小脸。

    正是气急的温明月。

    她的后边还跟着同样脸色难看的温明阳。

    兄妹两在窗外偷听到的东西让他们目眦欲裂,谁都没有想到那看起来温和有礼的人心中居然会这么黑暗。

    “我们不让姐姐嫁出去行了吧?”小姑娘带着哭腔地扑到昏睡的姐姐身上,回头看着站在床边的杨老,眼中满是敌意,“管那王八蛋死不死!凭什么要姐姐给他陪葬?谁欠了他的?”

    在旁的温父温母对视了一眼,均是双眸一亮,似乎觉得小女儿的这个办法可行。

    作为父母,只希望女儿的一生能够过得顺遂,那叶家原本也算是好的归宿,但叶玉珩此人太过于危险,他们不能放心将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送入虎口。

    若那蛊虫的效果只限于此,那退了这门亲事,不让两人再见面,若是顺利的话,那女儿也能过得了一生安康不是?

    这一次,连温母都对这门亲事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但杨老听此却扯下嘴角,而后苦笑道:“哪儿有那么简单”

    “何出此言?”温明阳沉声问道,心里已经是恨毒那下蛊之人。

    &

    

    nbsp;  自家从小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本就不愿她就这样嫁出去。

    何况那叶玉珩自私阴毒,完全把妹妹当成了私有物,他莫不是不知,妹妹还有家人在乎?

    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叶家作为豪门大族,私下里的肮脏事定是不少,那叶玉珩又是常年在外奔走,他还真是自信,自己能活到寿终正寝。

    温明阳冷笑,双眸之中的幽暗之色渐渐浓郁。

    “若中了这蛊,那两人就已经是被绑在一起了,万不能分开。”杨老木着脸,这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摆出何种表情,“这蛊虫阴毒,若是中了蛊虫者与之阴阳结合之人不是另一只身带蛊虫之人”

    “那会如何?”温母追问道,眼中的不安之色逐渐显现。

    “那两人均会化成血水。”杨老闭着眼,似有不忍地说道。

    温家之人听此,均是吓得后退一步,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血水?”温明月惊恐地瞪大了双眸,喃喃地重复道。

    房中静默了一瞬之后,温母忽然崩溃地扑到女儿身上痛哭。

    “都是我害了明珠都是我的错”

    若不是自己念着与师姐的旧情,促成了这一段孽缘,那女儿就不会惹上这等祸事!

    温母想着,心中的悲恸更甚,对女儿的强烈愧疚之情让她心中绞痛。

    温父走上前搂着妻子,黑着脸没有说话。

    “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不是?”杨老沉默一会儿,磕磕巴巴地说道:“我看两个孩子的感情不不错这蛊虫虽然狠了点”

    杨老的话还未说完,房中之人皆是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看着他,那目光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但但也能保他们一生一世只有彼此”在满屋子的杀气当中,杨老是硬着头皮将剩下的话说完。

    臭小子净给老子留下些烂摊子!

    杨老心中咒骂着,也憋屈极了。

    想他自己身为神医又身份尊贵,在京都谁不得供着他,怎地现在就沦落到这个田地了?

    “这药你是不是知道”平静下来的温母拉下脸,语气淡淡地问道:“或者说,这恶心的东西就是你给那小子的?”

    杨老听此心中一凛,心知自己小徒弟这话虽然问得平静,但自己要是说错了答案,那他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只怕就全废了。

    说不定还不如以前呢。

    思及此,杨老赶紧摇头,竖起三根手指,一副对天发誓的模样,“我姓杨的对天发誓!这药跟我没关系!”

    说罢眼巴巴地看着床边的温母,生怕她不相信自己。

    但杨老也是老奸巨猾,并没有直接回答自己小徒弟的问话,反而是转了个弯,只说自己与这蛊虫没关系,而不提自己知不知道这件事。

    温母此时的心头乱得很,也没细想自己的师父话语之中的陷阱,闻言转开了头,终于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师父身上。

    杨老见她的样子悄悄抹了把冷汗,心里以为这一关已经过了。

    但他并未注意到,自己心虚的模样早已落入了身旁的兄妹两眼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