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昏迷2
    “哎哟!”才走出房门,在外面站了没多久的温明月忽然捂着肚子惊叫一声,一张肉肉的小皱巴成一团,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

    这会儿温明阳正皱着眉,想着自己妹妹面无人色地躺在床上,不安得紧。

    咋一听小妹喊了一声,吓了一跳,生怕她也有个什么,忙走到旁边问道:“怎么了?”

    温明月苦着一张小脸,“我好像是吃坏肚子了”

    温明阳闻言,心下松了一口气,没好气地看着她,“谁让你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什么都往嘴里面塞!”

    “我想去茅厕”温明月看着眼前的哥哥,纠结地说道。

    “我还能拦着不让你去不成?”温明阳虎着脸瞪了小姑娘一眼,“你还看着我干甚?不痛了?”

    语毕,温明月脚下生风,飞快地往屋后跑去,只是那张小脸一转头,脸上的痛苦之色消散,只余下狡黠。

    温明阳在外面站了一小会儿,期间蹙着眉一直频频望向那扇紧闭的房门,因着实在是担心房中的情况,忍不住朝前踏了两步,然而想着自己和小妹是被赶出来的,又纠结地停下了步伐。

    他虽一向对外人不甚在意,但对自家父母,那可是称得上言听计从。

    正纠结着,忽然见那屋后面黑影一闪,温明阳愣了一下,四下瞟了眼,见自己二叔之类的都已经回房歇息了,便装模作样的掸了下衣袍,抬脚就往那屋后走去。

    他悄无声息地走过去一看,见那后窗户的背后,果然扒拉着一个娇小的身影,顿时心中一乐。

    “嗯哼”温明阳把头放在他小妹的耳边,轻轻一咳。

    正聚精会神,卯足了劲把耳朵贴在窗户上的温明月顿时被吓得一抖,差点从那石墩上面给摔下来。

    幸好温明阳手快,一把拉住了她,才让小丫头不至于脑袋上面多个包。

    “你干嘛?”站立后的温明月见是自家哥哥,沉着一张肉脸就瞪了过去,毫无刚刚欺骗了对方的惭愧之情。

    “你还好意思问?”温明阳压低了声音,没好气地看着她,“你不是肚子痛吗?你房间后面有茅房不成?”

    小丫头狡猾得很,竟然自己一个人偷偷溜过来!

    温明月不服,正想说,你自己不也溜过来了吗?扒着那点事儿有意思吗?

    “明珠没事,大抵过些时间就能醒过来了。”

    兄妹两正大眼瞪小眼,忽然听见房间里面的回声,两人忙放下成见,聚精会神地听着那里面之人说的话。

    房中的杨老老脸通红,抓耳挠腮地最后也只憋出这一句话出来。

    那厢温母见自己师父的样子,心知女儿的性命定是无恙,但好好的人忽然就这么昏倒了去,这其中定有缘由。

    “没事就好”温母那颗忐忑的心稍安,忽而又目光锐利地射向面前的人,“那请师父讲讲,明珠这无故晕倒是为什么?”

    杨老闻言,微微背过身去,双眼不敢直视自己小徒弟的目光。

    那副心虚的模样,让温母心中一怒。

    “师父!”

    “诶诶,在呢别叫了”杨老耸着肩,最终还是转了身子回来。

    见房中的两人都盯着自己,他暗自吞了吞口水,心想着,都是那小王八犊

    子惹出来的祸,居然要老子这么大把年纪了来给他背锅!

    “那个小丫头没什么事”杨老低着头没甚精神地说道:“哎呀也不是没事”老人的脸上很是烦躁,憋红了脖子也不知道怎么跟眼前的两个人解释才好。

    温母没说话,一直黑着脸等着下文。

    “其实就是就是”杨老想了想,最后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叶玉珩那小兔崽子给丫头下了药!”

    “下药?”温父与温母两人同时叫道,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温父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问道,现在是恨不得将杨老口中的那个下药人给抓回来抽筋扒皮才好。

    枉他还想着,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冷心冷肺,但看在他对自己女儿还不错的份儿上,以后就不多难为他好了。

    现如今看来,他们竟是给女儿招了头吃人的狼回来!

    温母听杨老如此说,心里头也是一惊,但她还是有些不信。

    这么些日子以来,叶玉珩对自己女儿的好与在意她是看在眼中,说他对自己女儿下毒手,温母是怎么也不愿相信。

    “你们知道相思引吗?”杨老抬头问道,心里也在不住地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没阻止那混小子。

    “相思引?”温母皱眉,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东西,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了。

    “对相思引”杨老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温明珠,又继续道:“其实,明珠她不是中了药”

    “那是?”

    “是蛊”

    相思引这名字虽然听着好听,但它的作用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这是早些年叶任良为自己准备的东西。

    当年谢婉安的身子骨不好,叶任良怕她丢下自己先走,便百般艰难地从南荒之地寻来了这一对名叫相思引的蛊虫。

    这蛊虫分雌雄一对,从前服下这蛊虫之人,大多是爱得深切的夫妻,但有的心术不正的人也将之当做控人之物。

    种下相思引也有条件,需一男一女同时服下才会生效。

    若是密封的蛊虫单单只激活了一只,那服下蛊虫的人便会被这虫子咬坏五脏六腑,痛苦而死。

    若是这相思引生效,那这被种下蛊虫的二人,从此之后性命便会相连在一起。

    若是一人受伤,那另一人便会有同样疼痛的感觉,而若是这伤过重,有伤及性命之险,那么另一人则会感同身受,而若是这两人其中一人身亡,那么,另一人则会立马随着而去。

    这东西听着似乎很浪漫,但这其中隐藏着的自私与疯狂,只要一深思便会明了。

    如今在南荒蛊术没落,相思引也早就失传,叶玉珩的这一对可是他爹废了重金才找到的。

    若不是因为谢婉安后来看透了丈夫的想法,偷偷跑过去把盒子中的药给换走了,这一对蛊虫也轮不到叶玉珩来使用。

    从前叶任良并不知道妻子的这一举动,服下那对假药之后便心安理得地准备随着妻子的脚步而去。

    但直到谢婉安死之后许久,那身体里的蛊虫也没有动静,叶任良这才反应过来,这其中出了问题。

    又见到自己儿子手捧着一只令人眼熟的木盒子,他的心是彻底地凉了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