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年关12
    “来,这是小丫头你的。”

    温母一脸笑眯眯地拿着一个厚重的红包放到小女儿的手中,完了之后还心满意足地拧了一把小姑娘红润的脸蛋。

    温明月捧着那个大红包,小手悄悄咪咪地掂量了一下这东西的重量,听到里面清脆的响声,立马笑弯了眼睛。

    “谢谢娘!”她大声地叫着,摸着那红包不放手,一副财迷的模样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你这傻丫头。”温母好笑地看着女儿,眼中净是柔软。

    因为温明月的年纪小,温母怕她手中有钱就胡乱地花,于是平日里对她的经济掌控得十分严格,所以小姑娘猛得拿到了一个厚厚的红包,心里自然激动。

    她现在已经在心里盘算着这笔钱要买些什么东西了。

    这下子多宝阁的机关鸟就是我的了!

    温明月心花怒放地想着,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亲她娘两口。

    温母见小女儿那幅鬼精鬼精的样子,拍了拍她的头,便走到一旁温明语的身边。

    “来明语,这是大伯母给你的压岁钱。”

    因着两家人这些年来的交恶,所以已经有几年都没有在一起吃过年夜饭了。

    今年因着温父的念叨,所以温明珠特地跟温明语交代,让她在跨年之时叫上一家人到水镇上来吃个团圆饭。

    “不不,大伯母,您对明语已经够好了,这钱明语不能要”温明语看着温母递过来的东西,有些手足无措,忙摇头,眼中带了些湿意。

    自己的工钱和吃喝都是大伯母一家给的,现在这么还能要这些东西呢。

    温母看着自己侄女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心里起了些淡淡的心疼。

    这么小点儿的孩子,平日里总是一副阴沉沉的模样,一看就是个不被重视的,也难为她这么多年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怎么这么多话!”温母佯装着生气,直接将手中的红包塞到自己侄女的手中,趁着她愣神之际,直接走向下一个孩子。

    温明月见温母的背影,张了张嘴,心知这东西自己已经退不回去了,便只有红着眼收下,嘴里小声地说着谢谢。

    不过片刻,桌上的少年少女们手中就都多了一个红包。

    连小石头和小双两人都各自得了一个。

    小双拿着那厚厚的红包眼中满是惊喜,连声说着谢谢,嘴里还报了一串吉祥的话语,惹得温母与温父俱都哈哈大笑,直夸她聪明。

    要知道,小双从前可是一个大字都不识的,如今才几个月的时间,她也没学了多少,这些四字四字的吉祥话,怕是小姑娘准备了好久的必杀武器。

    而小石头拿着压岁钱的反应就很激烈了。

    他红着眼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在温母回过神的时候,少年已经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了,嘴里还叫着谢谢夫人的大恩。

    身旁的人忙将他扶起来,一脸哭笑不得。

    他们都觉得小石头的动作太夸张了,不过是一封压岁钱罢了,居然当得了他如此激动。

    而小石头心里却并不如此想。

    当日他来温记应聘之日,可是一身完完全全的乞丐样,一身瘦骨嶙峋,浑身脏兮兮的,要是在其他的店里,他这样的状态,连店门都不会让他进。

    而且当日里他的表现其实也算不上是顶尖。

    虽然嘴里的话说得顺溜,但因为过于紧张,却是不小心打坏了店中的好几个碟子。

    当时他都绝望了,自己一个小乞丐,平日里吃的都是人家不要的东西,哪儿有钱还赔这些看起来十分珍贵的碗碟?

    然而最后温明珠她们的决定却让小石头目瞪口呆。

    而自从他进了温记之后,肚子没再饿过,穿的衣服没再破过,也不再挨那些大乞丐的欺负了,甚至于每月里还能存下一笔不小的钱财。

    这是小石头以前做梦都没敢想过的事情。

    在小石头的眼中,温家无疑是让他得以重生的大恩人。

    “谢谢老爷,谢谢夫人,谢”小石头心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竟是直接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温母无奈地拍了他的背,“行了行了,你这小子,大过年的喜庆日子,还净哭个什么劲儿!”

    “可不是,这得了钱还哭,丧气劲儿。”王氏阴阳怪气地说道,双眼嫉妒地盯着小石头手中的东西狰狞地似要抢过来一般。

    她这话一出,房间里面的气氛就有些凝滞,温明月更是生气地瞪圆了一双眸子。

    而温母闻言,却只是回头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

    因着深知王氏是个什么德行,所以温母也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反而转头安慰着小石头,让他不要放在心上。

    温二叔本来还满脸憨憨的笑意,沉浸在节日的喜庆当中,听到自己妻子猛的一句话,脸上的笑容忽地变了僵硬,随后警告地瞪了身旁的妻子一眼。

    王氏见这桌上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善,心里火起,啪地一拍桌子,立马站起身来就要翻脸。

    “你们这些”

    然而她才开了一个头,余光却扫到大女儿一脸笑容地扬起了闪着银光的手腕,她眼中的幽暗让王氏一下子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浑身的血液都冷得发抖。

    那厢温家的人见王氏的样子心头恼怒,温明月都已经站起身来准备撸着袖子把她给扔出去了,却看到王氏的脸色忽地变了惨白,嘴里的话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般。

    随后,王氏脸色难看地坐了下来,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而那双眸子时不时地扫过温明语的一方,却暗藏着恶毒。

    温家的人见她如此,心里都狐疑得紧,但想着今日是过大年的时候,便也没深究王氏突然的发疯。

    温明语低垂着头唇角微勾。

    她手腕上的银饰就是往日里那奸夫送给她那好妹妹的礼物,在被她踩碎之后王氏也没要了。

    温明语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便捡着那破碎的银花给串了个手环,时不时地扬起来刺激一下王氏,算是她警告的一个手段。

    而她身旁的温明静却是坐立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悄悄地瞟了一眼看不清神色的姐姐,忽然看到温明语抬起头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那样子似看到什么脏东西一般,让给温明静心下一怒。

    这要换成往日,她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哪儿见得她姐姐这副模样。

    而现在,她却只能僵直着背脊,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憋得她恨不得扑上去咬下温明语的一块肉下来。

    但她也只敢想想而已。

    现在的温明语可不像往日那般好欺负了。

    要是温明静敢对她动手,保准被打得哭爹喊娘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