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年关10
    “这种事情知道人应该不多才对,你怎么会那么清楚?”温明珠斜眼看着叶玉珩,眼中明晃晃的怀疑。

    谢楠这样的恶习,谢家应该捂得死死的才对吧?玉哥哥作为人家的死对头,这也了解得太清楚了吧?

    温明珠有理由相信,王进知道的所有关于谢家的事大致都是他透露出去的。

    叶玉珩闻言,嗯哼了一声,见怀中之人扭得厉害,一副非要知道,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便伸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让她老实一点,双眸眯起,里面有对她的警告。

    “知道这么多烦心事干嘛?”叶玉珩叹了一口气,见她又有动作,忙将她按住。

    这再扭下去,那他明天的行程就要推迟了。

    “谢家的大房不止一个儿子。”叶玉珩叹息了一声,无奈地继续道:“谢楠有个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庶弟,叫谢运,他母亲原是我手下的人。”

    温明珠满脸的问号,“你手下的人?谢运他娘年纪至少”

    她满脸惊叹,这人心智成熟也忒早了,按照谢运他娘的年纪算,这局也布得太早了吧?

    叶玉珩但笑不语。

    早年谢运他娘只是他埋在谢家的一颗钉子,只是这颗钉子运气好,被大房谢楠他爹给看中了,这下子才算真正起了作用。

    谢运他娘聪明,这些年以来在大房中的地位渐渐稳固,又因为谢楠食人这一恶癖,谢大老爷虽然也帮着儿子遮掩,但到底心里也惧怕这样的怪物,所以心底的那杆秤也渐渐地倾斜了。

    如今谢运在谢家的地位已经有与谢楠持平的趋势了。

    “你都将谢家渗透得像个筛子了,怎么还会允许他们的存在?”温明珠挑挑眉,心下有些不解。

    谢楠这种人,谢家那家主只要是脑子没包,就肯定不会将家业交给他。

    谢运又是玉哥哥的人,以他的秉性,谢家居然还能这么嚣张,不太符合常理啊?

    叶玉珩笑了笑,“你知道李振山手里面的那些贡品都是从哪儿来的吗?”

    温明珠抓着他的衣襟,诚实地摇头。

    下一秒便听叶玉珩解释道:“那些贡品,都是由谢家出头,召集江南这片所有的富商凑齐的东西。”

    “自从上面那位上任之后,这每年上缴贡品就成了一个惯例,江南第一富商的名号,实际上一直都在谢家的头上,也只有水镇这一片和临近的地方,才会将叶家当做首位。”

    叶玉珩淡淡地说道,见怀中之人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伸手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之后才继续道:“江南太过于富庶了,皇上为了控制住这里的豪族,就下令让他们每年都缴纳出一笔巨款作为贡品。

    因为我娘的缘故,所以我们叶家就被免了上供,师伯的一番好意,我们做小辈的,总不能辜负了去。”

    温明珠听此,这才恍然,指着叶玉珩的鼻子骂他一肚子坏水。

    若是谢家没了,那首富的名号就一定会落在叶家的头上。

    本来叶家这么大个家族,每年不缴上贡就已经有许多人不满了,要是做了首富还不带头进贡,那到时候就算是皇上的意思,底下的人肯定也会做些什么来下绊子。

    />

    如今他们虽然不满意,但谢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虽然心里满是苦水,但也只有担起这个活儿,不敢有什么怨言,毕竟那可是皇上啊。

    听完这些秘事,温明珠打了哈欠,困意袭来,“过些日子过大年的时候,你要来吃年夜饭吗?”

    本以为会得到肯定的回答,但她的头上一直都没有回应,这让她的困意稍稍减弱了一些。

    “怎么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吗?”温明珠抬起头,眼中有些紧张。

    这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年,她希望他们能一起过。

    叶玉珩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明日要启程去河西,你跟我一起去吧。”

    温明珠愣了一下,而后脸上的表情开始拧巴起来,眼中满是挣扎。

    半晌之后,她的肩膀垮了下来,趴在叶玉珩的胸口闷闷地回道:“去是不可能去了,成亲之前是都不可能去的了。”

    娘那边还好说,可爹和哥哥要是知道了这事儿,准得把鸡毛掸子换成菜刀,说不定连这亲都成不了了。

    叶玉珩也就不甘心地这么一说,心里其实也知道,他是不可能将媳妇儿带出去的。

    就他那老丈人和大舅子两个门神

    想到那两个油盐不进的人,叶玉珩觉得脑仁儿有些疼。

    打不得骂不得,没娶到媳妇之前,还得将之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噢,可能娶到之后,那还是两个祖宗

    “你这次去河西干什么?去多久?”温明珠缩在叶玉珩的胸膛,有些恹恹地问道。

    “我去”他张了张口,想了想,还是咽下了到口中的话,“我尽量在过年那几天赶回来好不好?”

    叶玉珩见温明珠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心里不忍,就算说了这样安慰的话,但他也知道,这次去的路途不会那样平静,回来过年的可能性不大。

    温明珠的心思几乎都沉浸在心上人不能回来过年的失望当中,对于他嘴里拐了弯儿的话也没有注意到。

    她恩了一声,便趴在叶玉珩的胸膛不再说话了,稍许之后便睡了过去。

    叶玉珩盯着她的睡颜看了许久,直到她睡熟了之后,在额头轻轻地落下一吻,也闭上了眼睛。

    河西的一处大宅之中,夜里森寒的风在肆意地呼啸着。

    宅子里一处静谧的院子里闪着点点的火光,谢楠坐在那有着微弱火光的房间中,手上拿着一把小刀,时不时地戳一下面前盘子里鲜红的血肉。

    他的唇角沾满了血色,过于偏白的肤色与鲜红的薄唇衬得他形同鬼魅一般,虽然俊俏,但却让人心底发寒。

    房间里除了窗户处传来呜呜的声响之外,就只剩下那血肉被扎时发出的闷响之声。

    这些声音在无人的院中显得格外地渗人。

    谢楠脸色阴沉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团血肉。

    这些肉是从主宅那边带来的冰冻过的肉,就算是经过了加急的运送,但是肉的味道依旧是发生了一点变化。

    他不喜欢这样的肉,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吃到新鲜的味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