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要求4
    老道士无神的目光透露出了惊人的寒意。

    在给李振山的额头点上朱砂之后,他的神情却蓦地变了,似乎是欲言又止,又隐隐带了些后悔。

    李振山心虚地不敢直视道士的面孔。

    这怨气说到底是自作自受的结果,人都说道士是讲因果的,那些女人虽不是他下的手,但她们的死却与他有莫大的关系,说是李振山害死的也不为过。

    老道士替他解了怨气,只怕也会受到牵连。

    “唉,这一点,可折了我这老不死的寿”那道士苦笑,还未等李振山说话,又继续道:“你问的那树,俗名叫死人树,以吸食鬼怨之气为生,种这种树的人大多大多作恶多端,又怕怨灵找上自己,所以才种了这鬼魅的克星

    你要知道,你手上沾了那么多无辜女子的血虽然老道替你化去了些怨气”

    李振山听此,目含感激,但道士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你的命格并无贵人相助,那些女子已经将你的运道啃噬殆尽,你接下来的日子,只怕是不过好要善终,怕是不行了”

    李振山沉默了半晌,想到自己顺遂的前半生,眼中的阴郁之气稍稍散去了些。

    他轻轻摇了摇头,“当年年少时得了先生的指路,所以才有了这顺遂的日子,如今我的半辈子也算享尽了福气,是我自己贪得无厌,才遭了这祸事,报应”

    听了老道士的一席话,李振山也认了命。

    自己这条贱命能平了那些女子的怨气,倒也算活该。

    老道士用已盲的双目"盯着"那远去宽阔的背影,里面尽是悲悯。

    女人大多是记仇的,所以这世间的怨鬼才会以女子居多。

    老道士没能忍心告诉李振山,他手里欠下了太多无辜女子的性命,就算是那些女子怨恨之人不是以他为首,但单单以他的运道并不足以抵债。

    父债子偿

    他的作为已经影响到他子嗣的命格,那两个孩子只怕也会如他一般,不得善终

    高墙之中,所有人都矜矜业业地尽着自己手中未完的活计。

    一切都是井井有条,整齐,却又极其冷清。

    偶尔有三两个年轻女子的嬉笑之声与身着各色官袍的臣子穿梭在这深宫院墙之中,为这透着寒意的冬季带些许些生气。

    “奴婢见过贵妃娘娘!”

    身着粉色装束的宫女们在嬉笑之间见到了拐角处忽然出现的贵妃,俱都停下了嬉闹,恭恭敬敬地跪在路边,有些惶恐地喊道。

    那贵妃身着淡紫色宫装,偏澄金色的束腰勾勒出了她纤细的腰肢,垂在腿边的流苏随着走动轻轻地晃动,缀着的细小明珠相碰,发出悦耳的声响。

    她的脸上带着些柔和的笑意,看着不过是刚过三十的年纪,由着那金线绣线的凤凰衬得格外雍容华贵,但却并不显得高高在上。

    这是宫中唯一的一位贵妃,也是唯一的一位妃子,余贵妃。

    余贵妃手上提着一只深红色的食盒,见路边跪了几个宫女,她并不在意,只是柔和地道了一声起来罢,便缓缓地向着前方离去。

    那几个跪在地上的小宫女见她走之后,紧绷的身子才悄悄放松下来。

    “贵妃娘娘好漂亮,脾气也好,真的是个好人”一个站起身来的小宫女,望着余贵妃远去的背影,有些羡慕地说道。

    她也想成为那样的女人呢

    “对啊,咱们陛下有了贵妃娘娘可真是好福气呢,娘娘还为陛下亲自下

    

    厨”

    “可不是,咱们陛下和贵妃娘娘可真是伉俪情深,宫中的娘娘可就贵妃一人呢!可见陛下对贵妃娘娘用情至深”

    一群小宫女看着余贵妃逐渐消失的背影,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语气中是数不尽的艳羡。

    “娘娘,要不要奴婢把这几个嘴碎的丫头给清理出去。”一个稍显年老的宫女在余贵妃的耳边轻轻说着,双目时不时地瞪向后方,杀机尽显。

    这群小丫头怕是刚入宫没多久,又存了些讨好娘娘的心思,连陛下和娘娘的事都敢在背后议论

    余贵妃闻言,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微闭了双眸,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神色。

    伉俪情深吗

    她看了一眼手上提着的食盒,嘴角却勾勒出一抹苦笑。

    尚书房内,身着龙袍,浑身贵气的男人正皱着眉拿着一本奏折在仔细地观看着。

    或许是里面的内容不尽人意,所以男人的脸上尽是黑云涌动,让他身边站着的高大御卫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忐忑得紧。

    “我那小师侄那边怎么样了?”

    一直脸色不太好的杨君昊忽然出声,吓得旁边的安御卫浑身一抖,听清之后,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古怪,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

    杨君昊没有听到身边之人的回答之声,放下手中的折子挑了挑眉,“怎么?你有什么话想说?”

    安御卫听此,咬了咬牙,走到桌案的前方嘭地一声双膝着地跪下,“请陛下为安息做主!”

    “恩?怎么了?”桌案后的皇帝见他如此,微皱眉问道。

    安御卫抬起头,目中带了些咬牙切齿,“我儿安冲奉陛下之命去保全叶大公子一家,却不想叶公子并不领情。

    冲儿听说叶公子将要娶妻,便着人去打听了一番叶公子的未婚妻,想要护她们一家周全,却不想叶公子竟蛮横地派人打断了冲儿的手脚,还狠狠地折辱了一番臣臣”

    想起自己儿子全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被抬了回来,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安御卫的心像是被人给捅了几刀一般,眼眶也渐渐发红。

    “恩?有这等事啊”杨君昊凉凉地说道,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跪着的近身御卫。

    半晌之后,地上的安御卫额头上开始渐渐布了些冷汗,回过神来之后,心里开始后悔。

    他刚刚是犯了什么疯!居然敢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去麻烦陛下

    就在安御卫经不住威压,准备叩首请罪之时,却又听上头之人开口道:“既然他不想朕知道他未婚妻的事,那就依了他,让安冲他们不要去查了罢。”

    他的话中提也未提那安冲的事情,摆明了就是不想替他出头的意思。

    地上的安御卫听到回话,心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添了一根绵刺。

    虽然他知道以叶玉珩的身份,皇上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想到自己儿子那浑身是血,脸上满是青紫的模样,还是有些不甘心。

    就在安御卫沉默地退到一旁之时,却又听面前之人淡淡道:“我看你似心有不虞的模样?可是对玉珩有什么看法?”

    安息听此,心中惶恐,忙跪下道:“臣不敢,冲儿年少不懂事,怕是不小心冲撞了叶公子才遭此祸事,是他自己活该,怪不得叶公子。”

    他再心无城府也看清楚了这九五之尊对他那师侄的偏爱,嘴里是再不敢提做主之事,连忙告罪。

    杨君昊放在桌上的手滴滴答答地扣着,许久之后才道:“起来吧,朕知道你心有不甘,明日你把安冲送过来,让朕亲自给他诊治一番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