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要求3
    与谢家其余院子的富丽堂皇不同,谢楠的院子里,竟是诡异得一个下人都没有。

    空气中全是静谧,虽然干净,但却透露出一股怪异。

    当时的李振山还在心里唏嘘。

    以谢楠的地位和爱好,住的地方居然会这么地阴森荒凉还透露出一股鬼气。

    这院子里面唯一的有生气的地方,似乎就是中心那颗不知名火红色的大树。

    若是在其他的地方,李振山肯定会夸一句有灵气,但是在这种院子里,他只觉得这东西出现得不是时候,怎么看怎么突兀,那颜色太过于亮眼,就像是血液染出来的一般,红得让人心里发寒

    更让人心头难安的是院子里的李振山,是真的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气。

    正当他愣神之际,那一间最大的房门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咀嚼声。

    他觉得头皮隐隐发麻可想到自己是谢楠的人亲自传的话,又必须硬着头皮进去

    战战兢兢地推开了房门,触及房中的装饰之时,李振山的眼睛被刺了一下。

    红色房间里面全是红色

    咋一触,他被吓了一跳,微风的拂动之下,竟恍惚地认为,那是流动的血液

    李振山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忍下拔腿就跑的冲动。

    他再蠢,也知道这谢楠让他过来不是什么好事只是

    李家得罪不了谢家,若是自己就这样落荒而逃,那谢家灭了他们,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而已。

    耳边的咀嚼声并没有停下,反而扩大了不少,还伴有呼哧呼哧的怪音,仿佛是那发出声响的主人故意给房中之人听的一般。

    李振山挣扎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硬着头皮踏了进去。

    随着脚步的慢慢移动,他的视野渐渐开阔,鼻子里的血味也逐渐浓郁,直到隐隐约约地看见了幕帘后一个高挑但消瘦的人影。

    李振山在那暗红色的幕帘后站了许久,最后定了定神,依旧咬牙揭开了那状似充满了不祥的幕帘。

    而那背后的场景,却令他惊恐地瞪大了双目,从脚底下渗出了阴森的寒意

    这一次,不再是虚假的红色,而是真正的血

    那幕帘背后空荡,除了一张硕长的石床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如今,那石床上面,躺了一个不着片缕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面孔很美,身材虽然背遮住了一部分,但从那均匀纤细的双腿和紧致的皮肤看来,不难猜到这个女人的风华。

    只是,如今她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嘴里溢出一条涓细的血河,那一滴滴的鲜血落在石床之上,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李振山觉得,他就是听见了滴滴答答的响落,而他自己的血液却似冻住了一般,连大脑都在发麻,动弹不得。

    那石床旁边站了一个男人,他手上拿着一把匕首,闪着森寒的刀光。

    双手舞动的瞬间,那匕首上面,便落下一片薄如蝉翼的肉片,而这个背对着李振山的男人,竟然就拿着那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凑到自己的嘴边,将那嫩肉和着血丝吞了下去!末了还犹自点了点头,发出了一阵满意的呼吸声。

    李振山的脑子嗡嗡作响。

    因为这两个人在他的眼中都如此熟悉。

    这个背对着着他的男人,就是他日思夜想着要如何讨好的谢楠!

    而这个女人,就是他不久之前才送过来的歌姬!

    女人还没死,她察觉到了自己身旁还有其他人的气息,缓缓地转过头去,眼中触及到李振山的身影,本来静默了身体,忽然挣扎了起来。

    那双眼中闪烁着求助,怨恨,与绝望而在激动之下,那双美目中,竟是流下了血泪!

    &n

    bsp;歌姬的舌头已经被割掉了,那呼哧的怪声,就是从她的喉中发出。

    而在这之前,她似乎就已经被下了什么药,身体动弹不得,如今就算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却也只是小幅度的颤动,没有任何用处,反而还激起了床边之人的不悦。

    李振山被床上的响动声惊回了神,他想也未想,直接转身拔腿就跑。

    可眼见就要到了那出口的瞬间,那扇稍显厚重的木门,居然自己给关上了!

    而那本来空无一人的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出现了一个全身漆黑,满脸邪笑的男人。

    他的年纪似乎不大,但浑身诡异的气息依旧让李振山停了下来。

    “李老板走那么快干嘛?我们大公子可是准备好好款待你呢。”男人盯着浑身颤抖的李振山意味深长地说道,目光之中却时不时地闪过杀气。

    李富海见刚刚还在诉苦的人,忽然没了言语,心下有些奇怪。

    走到他面前之时,才惊讶地发现。

    此时的李振山,双眸之中满是惊恐,似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寒风阵阵之下,额头上竟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连牙齿都在咯吱咯吱地打颤。

    “老爷,老爷?”李富海轻轻地拍了拍面前有些过于宽阔的身影,眼中闪过担忧。

    “恩?”

    李振山回神之后,还有些迷茫,似乎沉浸在自己的记忆中没能出来一般。

    扯起唇角,有些虚弱地笑了笑,镇定下来之后,便找了张椅子瘫坐下来,沉默地闭上了双眼。

    在王家之时,王进告诉他,谢楠已经在派人来的路上,目的是让李振山将李璃嫁给他。

    以李璃的地位,自然是做不了正妻的,但谢楠看在李振山的面子上,会对李璃许以贵妾的身份,但说到底还是个妾。

    “你要是想让李璃如那些歌姬一般被谢楠给吃掉,那你就尽管答应他好了。”

    王进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嘲讽,那目光似乎看透了一切,让李振山羞愧到不敢与之对视。

    他虽然惊讶于王进居然会知道谢楠那样阴私的癖好,但更多的,却是惊恐。

    李振山不是初出茅庐的傻子,王进口中所说的吃掉不带半分暧昧的色彩,谢楠求娶李璃也只是为了控制自己。

    了解内情的他,只觉得里面充满了阴森与恐怖。

    当日从谢家回来之后,李振山便去了火焰山上去找那算命的盲眼道长,除了想求一道保命的黄符之外,还想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

    那道长咋一见他,就皱起了眉头,说他眉间有一股怨气,之后立即从桌下抽出一碟朱砂出来,拿着一支细细的毛笔在李振山的额头中间点上了一点美人痣。

    李振山惊讶于这道长神奇的同时,在那美人痣上身的瞬间,竟然诡异地感觉到身子一轻。

    思及到那背后的寓意,他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下来。

    为了讨好谢楠,他可送了不少女人进去。

    因着不敢打良家女子的主意,所以送到谢楠手上的女人,都是打过印记的奴隶,经过一阵子调教之后送去。

    在那之后,李振山也没有再见到那些女人。

    本来他还以为是那些美人不合谢楠的胃口,被送到别庄去了,所以停止了动作。

    但这之一段时间之后,谢楠竟还专门派人来问过他,为什么没有送美人给他。

    这还让李振山惊喜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他便会送几个人进去。

    如今想来,后悔与愧疚的情绪要将他淹没,李振山虽自认为也是个奸诈阴险的小人,但他还阴暗不到断送这么多人性命的地步。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些女人最后的去处在哪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