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要求1
    “富海,既然你记得,那我如今就以你救命恩人的身份拜托你一件事。”李振山站起身来,一脸郑重地看着面前之人。

    李富海欲言又止地看了李振山一眼,最终还是败在他的坚持之下,“老爷你说。”

    其实他已经猜到了李振山即将要出口的话。

    除了已过世的夫人,在老爷心中最牵挂的,也就只有小姐和公子了

    “贡品丢失这样的罪过,不出两天消息就会被送到谢家的手中,到时候我就会被推出去顶罪,我要你在上头降罪下来之前把璃儿和全安给带出南离。”

    “可是老爷”

    李振山见他不忍,又似乎下定了决心的模样,立马打断了他的话,疲惫道:“你不用再劝,若是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会让你带走璃儿他们姐弟了

    能让我放得下心的,也只有你了”

    李富海见此,心里凄凄,握紧的拳头攥紧了又松了下来,最后却只有颓废地垂下头。

    自己只是一个家奴而已,如今能做的,只有保护好府上小姐与公子的安全了。

    正当两人商量着如何将家中的财富带走之时,门外却忽然传来小厮的通告声。

    “老爷,外面有个小子,他说是王公子身边的人,请老爷到王府一叙。”

    李振山冷冷地看了那小厮一眼,挥了挥手,不耐道:“赶出去!”

    如今家中危机四伏,谁有心思去理王进那贱人的算计。

    反正过两天他王家也算计不到自己了

    李振山想着,心中尽是苦涩。

    那小厮闻言,却没有立刻退出去,反而有些为难道:“可是偏厅的小子说,他们家公子能解咱们李家的危机”

    啪!

    李振山听此,一拍而起,睁大眼睛面色森寒地看着那小厮道:“偏厅的人当真这么说?”

    “当当真”小厮被吓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犹犹豫豫地回道,低下的头却是目光闪烁,不敢回看。

    糟了自己以为那王家的人在故弄玄虚,还好生嘲笑了一番

    这么看来老爷那里是真的有什么事了,自己得找机会脱离李家才行

    李振山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说的丢失贡品这件事,但王进那人既然能说出这句话来,那说明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如果能找出劫走贡品的是谁,那是不是说明,他能将功折罪,赶在消息飞走之前把那贡品找回来?

    更或者

    李振山眼中闪过寒光,心里冒出的想法让他恨不得将王家碎尸万段!

    “走!我们去王家会会那位新上任的家主。”

    虽然王进屡次打压李家,让李振山支撑得困难,但要论起来,李振山真正见过王进的次数,也就一次而已。

    那一次,还是王进随着王家的前任家主上门提亲的时候。

    那时候王进一直都低眉顺眼,虽然脸长得算不上好看,但举止有度,对他也尊敬,给当时的李振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那个时候他也没想到,这咬人的狗不叫!这么个看起来温和,甚至有些懦弱的男人,手段居然这么阴狠!

    甚至在能力上远超过上一任的王家族长。

    在王雨

    

    儿父亲掌权之时,李振山还能带着李家与王家齐头并进,甚至时不时地能够压上王家一头,但在王进的手下,他吃了不少暗亏,这一来一去,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就再也翻不了盘了。

    早知道

    李振山想着往日的种种,心里不住地后悔,当日就不该任由璃儿任性不然这王进如今就是他李家的女婿了,哪儿会有这些糟心事

    虽然心里思绪万千,可李振山进门之时还是摆足了谱,斜眼对着那开门的小厮冷哼了一声才大步流星地挺直背脊往前走去。

    那小厮见此,不屑地撇了撇嘴,但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出来。

    一个被自家公子压着打的胖子,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呢?

    王家弯弯道道的路不少,因着王雨儿的要求,周围都种上了各色的花朵,以红色为主。

    如今正是茶花绚烂之际,一片片火红的花海,衬得整个王家生机勃勃,让人看了觉得喜庆。

    可这样的场景在李振山的眼中却是极其刺眼的,这些花的开放在他看来,似乎就像是汲取了他李家的精气一般,越是生机勃勃就显得他李家越是落魄。

    这样的想法让李振山对这里的景色一点兴趣都没有,还隐隐地有些厌恶。

    “到了,公子就在里面。”

    那带路的小厮语气冷硬地说道,语毕之后便转头离开了,一点再说话的**的都没有。

    他就是那个在李家遭受了气的小厮,本来就没有多乐意走这一趟,对方居然还敢甩脸子!真是不知所谓!

    小厮的无礼态度让李振山心头一噎,恨恨地瞪了他的背影两眼,整了整自己的心情,面无表情地踏了进去。

    一进门,他便看到了首座上的王进。

    对方正悠闲地捧着一杯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见着李振山进来了,他也只是掀了眼帘,微微点头,完全没有起身迎接的打算。

    这让李振山心里面又憋了一口气,可想到对方的传话,也只好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王贤侄,你叫老夫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如今我们两家的关系,难道还有什么旧可以叙?”李振山嘲讽地说道,看向王进的眼神像刺一般,恨不得将他扎成一只刺猬。

    王进见此,倒是好脾气地笑了笑,“多日未见,李老板今日可好?”

    见王进没有像往常一样叫自己伯父,李振山心里有些不舒服,冷哼一声,“我李家好不好难道你王进不知道?何必假惺惺地来这一套,你有什么事就快说,若是些琐事,恕李某不奉陪。”

    说着,他便作势要离去。

    本以为自己是长辈,王进会劝一劝拦下自己,给个台阶下。

    但李振山都快走出门口了,那身后之人还没叫住他的意思,这让他心头恼怒。

    他想知道王进口中说的那件事,是不是有关于贡品的事,可王进打压了李振山那么久,他此举,就是想找回点面子而已。

    未曾想,对方这点脸面都不给他。

    王进见李振山渐渐放慢的脚步,眼中闪过不屑。

    这胖东西,明明是来求自己的,还敢摆谱,谁给他的脸?

    虽然王进是想直接将人给丢出去,但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还是在李振山踏出房门之前,叫住了他。

    “李老板留步!我想,关于贡品一事,应该不算是琐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