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夜袭2
    总觉得玉哥哥今日,比往日似乎是更激动了一些

    温明珠想着,暗自吞了吞口水,看着上方那张俊脸,心跳加快,脸烧得绯红,整个人紧张到胃都快抽搐了。

    她有些惧怕地缩了缩身子。

    “明珠你真好看”

    叶玉珩双目痴迷地看着眼前的人儿,目光具有极强的侵略性。

    “玉哥哥”

    温明珠有些不适于他的动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羞带怯地看着他,这一番动静下来,腰侧的系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下来。

    细长的水红色系绳显落了出来,隐隐可见上面绣着的荷花,双色衬托之下,却显得女子的肤色更为白嫩。

    温香软玉在怀,无处不透露着魅惑,这让叶玉珩如何忍得住!

    他低低咒骂了一声,长臂一伸,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地便搂住了女子的纤细的腰肢,然后伸手将那俏丽的下巴稳在原处,自己似巨浪一般涌了上去。

    有力的舌头撬开贝齿,在那香软的口腔之中肆意地汲取其中香甜的气息,逼着她的柔软与之共舞。

    女子的身体在对方的强势攻略之下,已经渐渐软了下来。

    她细细地嘤咛了一声,带着女人特有的娇嗔,合着细软的腔调,却激起了男人内心深处的征服欲。

    蜂蜜味

    温明珠有些分神地想着,却不防正在动作的男人忽然在她嘴唇上轻咬了一口。

    这让走神的女子神思瞬间回笼,抬眸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是我不够努力?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走神?”叶玉珩不满地说道,直起身子脸上一脸的阴晴不定。

    温明珠闻言,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干巴巴地对着他笑。

    忽然,男人的眼神一厉,双手一挥,等女子再回神之时,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衣料蔽体了。

    微凉的晚风从窗户的细缝中悄悄浸入,让身着清凉的女子打了个寒颤,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她双臂抱紧,脸颊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娇俏且惹人怜爱。

    立在上方的男人满意地眯着眼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温明珠被他欺负地眼角发红,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明珠说说你爱我”他在女子的耳边半哄半逼迫地蛊惑道。

    顺势而下,在那锁骨之上烙下自己的印记,而另一只手则按在那水红的荷花,顺着那光滑细嫩的雪肤若有若无地往上抚着。

    在温明珠的耳中,这些声音似天边传来的一般,空灵且模糊。

    “我我爱你”女子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娇软的声音让其身上的男子发出阵阵笑声。

    “你爱谁?”

    “叶玉珩”

    叶玉珩听此,面上终是浮现出满意的神色。

    他将手中的珠子翻来覆去地欣赏,褪去了一开始的霸道与狂躁,如今的动作却是极尽温柔。

    温明珠被凉风吹回了些神志。

    整齐的黑袍裹在男人的身上,虽然衬得他俊朗非凡,却让她的不满也渐渐上升。

    凭什么自己都这样了,玉哥哥还穿得整整齐齐!当真是让人羞耻!

    她想着,竟壮着胆子直接伸手扯下了对方的腰带,还将之当成护具一般,紧紧地贴在胸前,挑衅地看着他,眼角透露着些小得意。

    叶玉珩因她突然的动作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双眸之中充满了戏谑。

    “娘子居然如此主动,那为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话的功夫,在温明珠还没来得及反驳之时,他粗鲁地将身上的衣服一扯。

    她看着精壮的上身直了眼睛。

    线条流畅的肌肉与整齐美观的腹肌结合在一起,简直就是行走的雄性荷尔蒙,饶是她已经见识过多次,却依旧喜欢得移不开眼睛。

    只是这左臂之上缠着的布条怎么还在?

    温明珠皱着眉,有些担忧地伸手触了触那绷带,转头想要询问其伤势如何。

    叶玉珩的身子一顿,心中颇有些懊恼。

    这些日子以来,虽然经常与自家珠子嬉闹,但自从上次以后,他是再也没让明珠看见过自己这条左臂。

    今日兴奋之下竟然忘记了这件事!

    虽然心中思绪翻腾,但他脸上依旧带着些痞痞的笑容,还调笑般地眨了眨眼,“还有些疤痕罢了,我怕这痕迹难看,怕吓着你,特意绑上的,不碍事。”

    而本来还想细问两句的女子,在对方的一番动作下来,也渐渐忘记了自己刚才想的事情,逐渐沉沦与这一甜蜜当中,

    叶玉珩简直是恨不得将眼前的妖精现在便就地正法!

    他额头之上青筋毕露,黑着脸看着面前笑得快要打滚,时不时还刺自己两句的女子。

    “既然是自己勾起来的火,那得自己灭掉不是?”叶玉珩坏笑着看着眼前的人儿,伸手强硬地抓住那双细嫩纤细的白手放在自己身上。

    温明珠这会儿是笑不出来了,心想自己还真是自作自受,嘴贱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

    他按着人闹到半夜,房中才渐渐静下来,却盛满了靡靡之息。

    温明珠想,什么温文尔雅!这人一到这种时候,那都是狗屁!

    床铺上的蚕茧里面如今是躺了两个身影。

    高大的男人霸道地将身旁的女子圈禁在自己的怀中,手上时不时地捻着几缕溢着香气的青丝。

    在自己未婚妻的房中逗留了大半夜,如今的天都已经蒙蒙亮了,叶玉珩只要是不想被温家的人打死,就只有在此时悄悄地离开。

    “我走了。”

    他俯下头,在温明珠的耳边轻声说道,语气是说不出的留恋与不舍。

    不过温明珠现在并不想理他的这份深情,怒气翻腾地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自己头上,摆明了让他快滚的态度。

    叶玉珩心满意足地走之后,温明珠缩着身子缩在铺盖卷里面默默地咬着小手帕。

    脸上满是愤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