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路遇10
    方越生他们所在的村子叫王家村,是个姓氏为主的村子,基本上每家每户都相互带了点亲戚关系。

    外来住户很少,其原因主要是这王家村的人都十分排外,许多搬进来的人到最后也被这些村民给逼了出去。

    这也是方乔两家关系十分要好的主要原因。

    方越生与乔凌两人到了适婚年龄之后,就有许多的王家村村民到他们的住所去打探口风,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们。

    毕竟这两人年纪不大,面相又好,能力各方面也出众,还是两个识字的读书人。

    最重要的是,两人的双亲均已过世,要是自家女儿能嫁进去,没有公婆的欺压,那就是当家人了!

    种种原因联系起来,这两人简直就成了王家村适龄女孩心中的宝。

    但是,王家村里有女儿的人家都去遍了,方越生和乔凌两人都没答应一桩婚事。

    就连村里最漂亮的王春花抛下面子亲自上门去给自己提亲,都被对方给狠狠拒绝了。

    这下子,王家村的众人对两人的态度是彻底逆转了。

    他们认为方越生与乔凌两人是看不起他们王家村的人,嫌弃他们是泥腿子不上不得门面。

    于是开始在各处地方给两人下绊子。

    对此乔凌很是生气,每次都撸着袖子想要上前去修理人。

    但方越生都会出手制止他,让他不要惹事,毕竟他们两人是外姓人,不好与这些村民闹得太僵。

    这些村民之中,最讨厌两人的,就是王大山了。

    他是春花的追求者之一。

    本来看村里的姑娘们都飞蛾扑火般地投向方越生与乔凌的怀抱,心里还有些庆幸,幸好自己喜欢的春花没有看上两人。

    正当他得意洋洋,以为自己没看错人之时。

    第二天一早,就听到春花求亲被拒的事情,让他心里羞耻的同时,更是火冒三丈,大有被抢了媳妇的势头。

    因此才会做出晚上偷偷潜入方越生两人院子的事情。

    王大山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要知道在他们王家村这种小山村里面,两个男人在一起这可是大罪过!让族老他们知道了,这两人是会被捆到老院子烧死的!

    王大山想要告发两人的关系,但又有些犹豫。

    毕竟他与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死仇,这么一说出去,那就是要人命的事情

    正当他犹豫之时,却突然听到自己房间的窗户传来一声声轻响。

    他烦躁地起身,本以为是自己那些狐朋狗友让他出去喝酒,好准备骂他们一顿。

    但打开窗户,入眼的却是自己的女神!

    这让王大山心里乐开了花儿。

    王春花来找他也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就是想让他给拒绝自己提亲的方越生一个教训!

    最好是让他永生难忘的教训!

    王大山见王春花满脸的狰狞,本打算拒绝她的要求。

    但王春花说,只要他把这件事办妥了,自己就答应他的提亲。

    王大山挣扎了半天,还是咬牙答应了。

    第二天就去族老那里告发了方越生与乔凌的关系。

    &nbs

    p;天知道那天晚上是乔凌在王春花的刺激下,第一次鼓起勇气向方越生告白!

    本来他都没抱什么希望,打算等方越生拒绝自己之后就收拾东西离开。

    哪知道方越生在听了乔凌的话之后,脸色古怪了一瞬。

    在乔凌失望之时,却是一把抱住了他。

    而两人情不自禁的时候,正好被溜进来的王大山看见了。

    也是两人情义正浓,所以才没察觉到自己才发芽的感情,居然就被人家给看见了!

    族老听王大山的话,本来还半信半疑的。

    但是当他带人去方越生与乔凌的住所时,虽然没看见两人做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也瞬间相信了王大山的话。

    这些人活了这么多年,别的事情虽然没看明白过,但两个年轻人之间的之间的眼神与氛围,他们一眼就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当场就让人绑了方越生与乔凌。

    先不分青红皂白地围殴了两人不说,还把他们关进地窖里。

    不给吃不给喝,在这之后虽然没有虐打,但时不时地就有村民跑进来,冷嘲热讽不说,还对着两人泼冷水,扔石子儿。

    方越生体质要强壮一些,虽然觉得疲惫不堪,但也还挨得住。

    可乔凌却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在王春花进来对他辱骂了一番,泼了一盆冷水之后,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说起了胡话。

    这让方越生是恨毒了王家村的人,却对自己面临的处境无可奈何。

    想他与他爹搬到王家村以来,为了融入进去,不知道帮这里的村民做了多少事情!

    也从来不和村民们起争端。

    就连乔凌偶尔发火,他都让对方忍下去。

    这么多年以来,做了那么多事,他们一家人换来了什么?

    不是冷嘲热讽就是辱骂他们别有用心,反正始终都没能真正融入到这村里。

    现在他们居然还用什么狗屁村规把自己与乔凌给抓了起来?自己这外姓人,终于也被算到王家村里面了?

    想到这里,方越生心中掀起一阵讽刺,后悔与恨意已经快要溢出眼眶了。

    那双恶毒的眸子盯着身边的汉子,逼得他生生后退了两步,低下头不敢与面前的人直视。

    竹香听此,见那些村民都不敢看他,也知道这方越生的话,大概都是实情了。

    原本就不喜欢这些村民的嚣张,现在对着这群人,更是起了厌恶之心。

    他冷冷地扫射了一片周围,“所以”

    正当他开口之际,却听到身旁之人语气森寒地接过他的话:“所以,你们现在是要把他们抓去哪儿?”

    竹香见此愣了一下,抬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身旁的阿杰。

    好家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他也会管闲事儿了?

    竹香没想到的是,阿杰这还不是随便管一管。

    原本领头的汉子见自己最怕的人开口了,吓得浑身一抖,只得期期艾艾道:“放放到老院子里里祭火神”

    “祭火神?”竹香扯了扯身旁之人的衣袖,满脸的不解。

    阿杰面色柔和了下来,抬手按了按竹香的头,没有说话,再面对那汉子时,里面盛满了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