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路遇5
    打了小的,老的来出气了。

    还不止是老的,连相好的都来兴师问罪了。

    “小兔崽子!你师弟干了什么?怎么就被你弄到香堂里去了!”

    杨老一进门,就着急地对着叶玉珩嚷嚷道,而他的身后,还跟了个一脸哀怨的带刀侍卫。

    叶玉珩才刚回到房里坐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迎来了这对老小。

    “公子那香堂里面那么冷竹香怎么受得住,您就忍心?”

    阿杰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家公子,眼中闪烁着明晃晃的责备与控诉。

    屁股才沾到椅子的叶玉珩一个冷眼甩过去,浑身气势汹汹的两人瞬间就低下了头。

    待他深吸了两口气才没好气地说道:“不让他长点记性,他以后是看见什么都想尝两口!”

    说罢,眼神还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一脸心虚的杨老。

    这习惯随了谁,不言而喻。

    被埋汰了的杨老心虚了一瞬之后,抬起的脸上满是不服气,振振有词道:“那又怎么了!作为医者,不就是要具神农尝百草的决心?想老夫当年”

    “他能跟您一样吗?”

    叶玉珩见杨老一脸得意洋洋地准备自述一下自己当年的事迹,忍不住有些怒意地打断他。

    杨老是从医多年,医术高明,心里对试药这方面有分寸。

    且每次以身试药,都配有自己的解毒丸。

    虽然有时候不能解全毒,但基本上都为自己留了充足的配置解药的时间。

    可竹香这小子,年纪小,好奇心重,性格冲动,能力与杨老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他试药不给自己留后路,跟杨老这种老油条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见杨老憋红了脸想要反驳,叶玉珩冷笑了一声。

    “竹香有没有告诉你,他想吃的是什么东西?”

    正想据理力争的两人闻言皆是一愣。

    率先反应过来的杨老皱眉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

    和阿杰一起遇到竹香的时候,他正垂头丧气地往香堂那边走。

    问竹香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他支支吾吾的也没说清楚。

    倒是自己和阿杰两人,听见是小小叶罚他去跪香堂,头脑一热,就跑来兴师问罪了。

    他们是不知道,竹香虽然年纪小,有时候还爱犯迷糊。

    但这人吧,有时候直觉就是忒准!

    虽然他并不清楚相思引是个什么药,但直觉告诉他,这事儿不能瞎嚷嚷,特别是不能让他师父知道!

    叶玉珩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两人连竹香犯了什么事儿都不清楚,纯粹是护崽子心切!

    “我让他去我爹那里拿东西,回头就看见他正把拿的东西往嘴里面塞,要不是去得及时,这会儿您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叶玉珩看着杨老,淡淡地说道。

    杨老闻言迷茫了一瞬。

    想起前一会儿遇到竹香时,他说要去拿的东西,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垮了下来。

    啪!

    “罚得好!就该让他多跪一晚,长长记性!”杨老一拍桌子,磨着牙恶狠狠地说道。

    想着要是今日没能制止到小徒弟干蠢事的后果,心里阵阵后怕。

    阿杰不知道他们两到底在说些什么,也

    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与自己统一战线的杨老为什么突然就叛变了。

    心里极度不满。

    在他看来,竹香要吃什么就给他吃好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

    “恩?”

    叶玉珩与杨老两人同时转过头来,眼中的不虞之色让阿杰身子一抖。

    即将出口的话也被不甘心地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不跟他们争晚上去给竹香送棉被过去好了,可千万被冻着了

    阿杰如此想着,脸上却是一本正经。

    夜幕降临后,叶家的宅子里,除了下人们收拾洗漱的声音之外,其余的地方是静得可怜。

    香堂坐落于这宅子的一处偏僻角落。

    里面虽然是点着许多的烛光,照亮的大堂通明,但那桌案之上闪着冷光的木牌与外面漆黑的夜景再加上这深秋月份,让空气之中处处都透着寒意。

    饶是竹香已经在自己身上加了件厚棉衣,都觉得有些挨不住。

    “还真是最近这几年是养娇了像个娘们似的,这才多久”

    跪着的少年有些不满地嘟囔着,小心地挪动了一下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知觉的腿,顿时痛得他哀嚎了一声。

    正当他咬着牙抽动之时,头顶上却飘来了一片阴影。

    “你怎么就这么老实。”

    阿杰皱眉看着地上的少年,眼中尽是心疼。

    他将手上带着的食盒与棉被放在一旁,便将双臂抄在竹香的胳膊下,将他提起来,以便他活动自己的腿脚。

    “嘶你慢点慢点!”

    突如其来的大力拉扯,让竹香久跪的双腿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忙对着身后之人尖声嚷嚷。

    阿杰听他叫喊,拉他的动作放慢。

    又见他双腿一直抖动,双眸暗了一瞬,下一秒便直接将他横抱起来,放在那蒲团上。

    “哎呀!你动作不知道轻点吗?”

    被抱着的竹香可是一点都不领情,瞪着阿杰不住地叫喊。

    啪。

    阿杰见他就算是腿疼得厉害,那张小嘴也不住地扒拉扒拉,抬手一巴掌拍在他大腿上。

    力道虽然不大,但这足以让这会儿的竹香难受了。

    这一下换来竹香的怒目而视,心里的委屈一下就上来了。

    “你王八蛋!你就知道欺负我”

    想起往日里对方对自己一连串的动作,再加上今日遭受的处罚,竹香心里难受极了,一抹眼泪,就开始诉苦。

    “你这老乌龟!不帮小爷也就算了,还整天就知道觊觎小爷的地位,一不小心就得让你钻了空子!”

    本以为自己学了医,就能压他一头了,哪知道最后遭殃的竟还是自己!

    想起今日自己遭了自己的痒痒粉,竹香的心里更是欲哭无泪了,泄愤似地拍了身边的大块头两巴掌。

    可这两巴掌不止没把对方给拍疼,竹香自己的手掌还拍出了一片红。

    这让他更是心酸了。

    这会儿他腿脚也缓过来了,往地上一躺就开始撒泼。

    “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王八蛋老乌龟!你这没义气的家伙!小爷平日里对你那么好!你就没帮小爷去求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