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路遇3
    “公挤,发嗨”

    竹香乖乖地任由自家公子揉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忍不住要逃出对方的魔爪了,忙伸手拍着脸上的两只爪子,示意对方赶紧停手。

    叶玉珩最后捏了一把少年的腮帮子才满意地放开手来。

    一得到自由,竹香连忙跳开两步,警惕地望着对面一脸笑意的某人。

    在他小的时候,叶玉珩也总爱伸手去揉他脸,谁让这小子独独脸上的肉多呢。

    现在竹香的年纪大了,总觉得这动作是对小孩子的,也不大乐意给他揉了。

    “公子,你叫竹香来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竹香捂着自己的脸,现在才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正事。

    如今他的学业可忙了,师父每天交给他的功课把他的时间给堆得满满的。

    若不是今日他家公子叫他过来,现在竹香肯定还沉浸在自己的功课里面呢。

    今日这药粉是他早就做好了的,一直想带过来给叶玉珩看,但一直苦于没有时间,这也只是顺带而已。

    “我让你过来是想让你去老爷那里取一样东西。”

    叶玉珩重新坐回了自己桌案后的位置,微抿了一口面前的茶水,淡淡地说道。

    竹香闻言,走近了两步,伸着脑袋问道:“什么东西啊?”

    需要自己专门去跑一趟的东西,定是十分特殊的。

    如此想着,竹香的眼中渐渐起了些兴奋。

    他从小便是如此,只要是叶玉珩交给他的事情,无论是什么,都会让他开心得不行。

    竹香的问题,桌案后的人并没有立即回答他,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冷言道:“相思引。”

    “相思引?那是什么?”

    竹香挠了下脑袋,面上左一块右一块的白色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

    “你去拿就是了,不需要问是什么东西。”

    叶玉珩抿了抿薄唇,面无表情地说道。

    竹香见他如此,也识趣地不再问了,只是应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桌案后的男人时不时地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上一口茶水。

    面上似有若无的笑意并没有半点温度,眼中墨黑瞳孔里的幽深之色让人看了心里胆寒,无尽的黑色,似乎要吞噬掉所有的东西一般,背后隐藏的疯狂令人毛骨悚然。

    “嘿!老子到处找你小子,你居然躲到这里偷懒来了!”

    找了竹香许久的杨老终于看到了目标,一个箭步冲上去拧住竹香的耳朵便往药房里面拖去。

    “哎哟!师父你轻点儿!我还有事儿呢,您先自个儿玩去。”

    竹香一边扒拉着自己耳朵上的那双手,一边急吼吼地说道。

    虽然竹香真正的师父是谢婉安,但杨老不乐意他喊师祖,非逼着竹香喊他师父。

    老人家倔脾气上来了,叶玉珩他们也拿他没办法,只得依了他。

    杨老闻言瞪了他一眼,手倒是放开了耳朵,却转了个方向,一巴掌拍向了脑袋。

    啪。

    “你个毛小子还能有什么正事儿!赶紧跟我回去,你今日的医书还没看完呢!一会儿你答不上来,老子给你好看!”

    说罢,杨老又扯着竹香的手腕,要拉他回去。

    竹香每日的任务可重了,医书都是两天一本地给他背。

    杨老的"背"可不是单纯的背书就完了,这要理解不了,一样是没用的。

    这"背"完了杨老还得抽查他看书的情况。

    一答不上来,就被下药,全是些整人的东西。

    什么含笑粉,抽筋丸之类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杨老做不出来。

    当然,这些东西也都是杨老改良过的,药效就控制在竹香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些玩意儿要是真用在竹香的身上,只怕是分分钟就会玩儿完。

    竹香的痒痒粉就是在杨老所提供的这些东西上鼓捣出来的,药效可以说是恶毒。

    这东西要是没有解药,那就只能是生不如死。

    竹香只是把这东西当个玩物,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些药粉的恐怖之处。

    虽然习医的压力很大,但他也确实在这方面有着强烈的兴趣与过人的天赋,因此也算是乐在其中了。

    杨老曾经还跟叶玉珩谈过竹香的情况。

    声称竹香的天赋与当年叶玉珩他娘简直是不相上下,甚至是隐隐有超过他娘的意思。

    “哎呀,公子差我去取东西呢,我一会儿再回去看不就行了!那本书我马上就看完了,也不差这点时间了!”

    竹香见杨老固执,连忙对着他解释道。

    杨老听此才停下了脚步,回头莫名地看着他。

    “让阿杰去不就行了?你凑什么热闹?”

    竹香气结,甩开杨老的手,瞪眼道:“师父你这意思是说我没用对吧!有什么事是阿杰做得我做不得的!?”

    杨老听着默默移开了眼睛,心道,那可多了去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嘴上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这要是竹香听到了,那可有得闹了。

    “行了你,逞什么能,小小叶让你干什么去?”

    见小徒弟有揪着不放的架势,杨老赶紧岔开话题,不让他再追着这事儿。

    果然,一说起自家公子吩咐的事儿,竹香立即上了当,得意洋洋地说道:“公子说,让我去找老爷要相思引!”

    少年仰着头,十分傲气地说出了这句话,在他的设想之中,相思引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竹香并没有看到,在他说出"相思引"三个字之后,面前的老人睁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半晌之后,竹香并没有听到应有的赞赏之声,疑惑地看向杨老,却见到对方一脸沉思,心里咯噔一下,心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师父怎么了?这相思引有什么问题吗?”竹香凑到杨老的身边,小心地问道。

    耳边的问话声让杨老回了神,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竹香,眼中的情绪很是复杂。

    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无奈地挥了挥手,叹息了一声。

    “算了算了既然他想要你便去帮他取吧”

    说罢之后,也不提让竹香回去看书的话了,转身独自往药房的方向离去,步伐看起来很是沉重。

    竹香莫名地看着他师父的背影,虽然知道自己要去取的东西一定有什么问题,但他在叶玉珩身边多年,知道有些东西是自己不该问的。

    于是便放下心中的疑虑,朝着主屋的方向而去。

    名字这么好听,总不能是什么坏东西对吧

    这么一想着,竹香脸上的神色渐渐明晰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