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路遇2
    两人顺着这股火热的视线看去,发现这视线的主人,正是在一旁黑着脸瞪眼的阿杰!

    叶玉珩意识到了什么,识趣地将自己被按住的手抽了出来,轻咳了一声,放在桌上不再动作。

    竹香并未察觉到自家公子不平常的动作,只是转过头去,凶巴巴地吼道:“你看什么看!这是我给公子的!没有你的!”

    此言一出,阿杰的脸色更是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

    叶玉珩唔了一声,在一旁看好戏,并没有制止竹香的打算。

    呵,这两天阿杰在自己面前可是好生秀了一番,如今可是咎由自取!

    小肚鸡肠的公子默默腹诽着,一点都没有要帮自家侍卫说话的打算。

    竹香瞪了阿杰一眼,转过头来又巴巴地看着叶玉珩,一副求表扬的样子,身后似乎有一条隐形的尾巴在摇来摇去。

    叶玉珩见此,无视了阿杰那道要杀人的视线,还故意在竹香的脑袋上摸了一把,面目和善地道:“干得不错!”

    被表扬的竹香双眸睁得圆溜溜的,虽然不解公子为什么要表扬自己,但心里却是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公子,这个东西,是竹香做的,痒痒粉,还有强效的蒙汗药!这个蒙汗药只要让人吸进去了,像阿杰这样的,能一下撂倒两个!”

    竹香伸出两根手指,轻蔑地撇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阿杰,得意洋洋地说道。

    叶玉珩动作轻柔地打开了那土罐子的盖子,往里面瞟了一眼,发现里面装满了双色的小锦囊。

    这次竹香也没再制止他的动作,双眸有些期待地看着自家公子。

    叶玉珩有些玩味地捻着手上的一个小锦囊,还未等他发言,便听到旁边阿杰没好气地说道:“就这么个小布包还撂倒两个我呢!你可别吹牛。”

    虽然说的是气话,但这人的眼神却似黏在竹香的身上一般,一刻都不曾离开。

    只是,这一番动作,却并未引起竹香的主意。

    竹香瞪着阿杰,气呼呼地说道:“呸!小爷用得着骗你吗?”

    顿了顿,竹香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看着阿杰,阴森森地说道:“要不然,你自己来试试这药效?”

    双眼微眯起的少年嘴角噙着笑意,眼中净是狡黠。

    这模样让阿杰心里痒痒的,趁着对方未反应过来,一把将自己的爪子盖在少年的头上,颇为满足的揉了两把。

    竹香被他的动作弄得一愣。

    啪。

    反应过来之后的竹香,一把将阿杰的手拍下,生气地跳脚。

    “叶明杰!你今天哪儿来的狗胆!居然敢摸小爷的头!小爷的头是你能摸的吗?”

    阿杰捂着被拍得微红的手背,也没料到竹香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大,不爽地回道:“摸下你的头怎么了?刚刚公子不还摸了吗?”

    竹香呸了一声,“你个王八蛋能跟公子比吗?”

    说着,便在叶玉珩手中的瓦罐之中掏出一个小锦囊,瞪着眼拿在手中吼道:“看招!”

    阿杰听着竹香的话,眼中的晦暗之色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心痛。

    看到竹香手里的东西,便下意识地用手中的大刀一挥。

    竹香扔过来的锦囊瞬间就被他挥刀打了回去,好死不死地就正好撞上少年的脸上。

    噗。

    这锦囊是经过竹香改造的,只要有大力刺激,里面的药粉就会散开来。

    &

    

    nbsp;  这东西一碰上竹香的面门,立即散发开来。

    叶玉珩见势不对,飞快地闪离竹香的身边,在药粉挥发到他身上之前便离开了危险范围。

    竹香被砸了之后愣了一瞬,而后就开始疯狂地挠自己的脸。

    阿杰见他开始大力抓挠,双眸之中瞳孔一缩,立即上前,与叶玉珩一左一右地按住竹香疯狂的动作。

    “你解药呢!放哪儿了!?”阿杰忍着手上传来的强烈瘙痒感,怒气哄哄地吼道。

    竹香的脸上与脖子都痒到绝望,饶是叶玉珩两人的反应与动作都足够快,他也已经在脸上抓出了一道红印。

    眼泪瞬间就飙了出来。

    这玩意儿他就在一些耗子身上使用过,没想到药效居然这么强大!

    竹香心里满是崩溃,在阿杰的怒吼声中才终于想起了自己身上还带着有解药。

    “在在胸口兜里”

    叶玉珩离他所说的地方稍近一点,想都没想就伸手去掏,却被阿杰一把挥开来,自己将手伸到竹香的胸口里面摸索。

    叶玉珩见此眼光一暗,抽了抽嘴角,但也没说什么。

    “你个王八蛋快点啊!怎么还没摸到!”

    竹香等了一会儿,却一直没等到救赎,脸上的酥痒让他忍不住挣扎起来。

    “马马上”阿杰结结巴巴地说道,终于从他的胸口摸出了一个布包。

    这会儿的杰侍卫红着一张脸,连手上的强烈痒意都被他给暂时忽略了去。

    “这个怎么用?喝吗?”

    说罢,还未等竹香开口,他便打开了布包,准备将手上的东西投入茶壶。

    竹香眼睛一瞪,险些被这人的蠢笨给气晕过去。

    这解药他可就做了这么一包,这要是被糟蹋了,那他可就完蛋了!

    “喝你,你踏马赶紧给扔到脸上来!”

    气急的竹香红着眼怒吼道,伸出自己的脚丫子一脚踹过去。

    一声闷响响起,这一脚正中阿杰的大腿。

    但他皮一向厚实,也不觉得这一脚有多痛,连忙用自己的手掌裹满药粉,对着竹香的脸抹去。

    本来他是觉得这药粉不能浪费才这样做的,可在叶玉珩的眼中可就变了味。

    好小子,没看出来啊!反应还挺快!

    叶玉珩赞赏地看了一脸着急的阿杰一眼。

    这药粉见效奇快,才刚一抹上去,竹香挣扎的动作便停了下来,满足地呻吟了一声,身子还无意识地朝着面上的手掌依偎过去。

    阿杰听见这声音,手上的动作一顿。

    手下竹香蹭药粉的动作让他想起了一些怪怪的东西,十分没出息地吞了口口水,下腹似烧起一团邪火一般。

    他怕对方察觉自己的异样,连忙退开,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竹香的中药的症状实际上已经止住了,他现在也只是心理上觉得痒而已。

    阿杰猛地一撤退,让竹香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他撑着身子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来,心觉得阿杰简直有病。

    叶玉珩在一旁旁观着,自然知道他是为什么突然跑开了,毫不留情地嘲笑出声。

    而后觉得自己手上也有些异样,便走过去一脸正经地捧着竹香的脸,大力地揉搓起来,其目的也只是为了沾上那作为解药的药粉而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